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从伊斯坦布尔到开罗的航班没有坐满,降落前我换到了机舱右侧。这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我先是注意到地中海边的灰色滩涂,像哺乳动物幼仔的皮肤,往内陆一点是由大片棕色、黄色、白色拼成的三角洲,看上去和华北平原上的农村区别不大,世界上最长的河流把东非高原一点一点地搬到了这里。然后我就看到了尼罗河,青黄色,反射着微光,像一条绸缎被甩在大地上,这是真正的河流的模样。河流两岸是绿色的,但西部沙漠竟然这样的近,那些黄色高高耸立,好像随时都可以倾覆在河上。

虔诚的朝拜

  飞机在开罗上空盘旋,整个城市像是刚刚在泥坑里打了个滚儿,又迅速在太阳底下风干了一样,几乎所有的建筑都是饱经沧桑的尘土色,不同之处只在尖顶、圆顶或是平顶。莫名其妙地想起了遥远的古格王朝遗址。小亮片在公路上奔跑,跑着跑着就堵在某个路口,据说这是一个城市重归日常的标志。机场也在沙漠中间,飞机已经很低了,底下还是黄沙一片,一架废弃的客机坐在沙土里面。降落了,前几排一个东北口音的男人用足以匹敌机舱广播的音量喊了两嗓子:“妹(没)看着啊!妹(没)看着啊!”他说的也许是尼罗河西岸吉萨高地上的金字塔,它们看起来是有点小。

  我来到这座城市,想要看看它如何面对自己不断到来的历史——有的凝固在4000年前的方椎体里,有的刚刚在全世界的眼前爆炸,但还没有走出机场,就遭受当头一棒。机场到达大厅静悄悄的,平常这里充斥着世界各地的游客和从海湾国家返回的打工者,过去30年有超过1/4的埃及人前往富有的沙特阿拉伯打工,他们带回了房子、养老金和沙特的价值观。但是今天,这里只有无所事事走来走去的海关官员。

  我们往无申报通道缓缓走去,已经快要出门了,摄像师突然想起自己的器材需要申报,于是折往申报通道,所有行李开包检查,记下了两台摄像机的型号和代码,以为差不多了,结果一切才刚刚开始——他们请来了一位讲英语的大妈,她要求我们出示开罗方面的保证书,以证明我们不是来埃及倒卖摄像机的,否则就只能押5万埃镑在海关,等我们离开埃及方能取回。我们现金不够,又只有国内出具的函件,于是陷入了和大妈苦口婆心的纠缠,我们想尽了办法,求助电话打到了半岛电视台北京分社,但大妈不为所动,在我们赞美完英勇的埃及人民之后,她的要求又多了一项:你们是来采访的吧,那还得去总统那里盖章。

  我几乎当场疯掉,心想:你们的总统不是已经了吗?冷静下来后意识到她说的是Press Center(新闻中心)不是President(总统)。此后两天,我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她那张毫无商量余地的脸,和糟糕又自信的发音——她甚至管“上海”叫“Shangay”!那是她打算介绍给我们的一个中国人办证中介机构,负责人来自上海。我们决定让他们扣着设备,先进城想办法弄证。临走前,她告诉我们,媒体办公室24小时有人,随时可以来找她。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到她。第二天下午,我们带着保证书和盖章来到机场,一个工作人员主动帮忙,跑前跑后,还不断用日语和韩语对我们说“你好”,最后他告诉我们:办公室8点到下午3点开门,你们错过了领器材的时间。接着这个小伙子好心建议道,你们明天上午再过来,给那个守门人一点小费,就能进入工作室所在的区域,也就可以取回器材了,“然后,我喝咖啡的钱呢?”他带着10埃镑(约合人民币12元)离开了。

  这时还不到下午3点半。我们拦住其他海关官员询问确切的开门时间,得到了若干个版本。我们去机场问讯台碰运气,他们说:我们什么都不知道,那个办公室也许有人,但是人不知去了哪里。这个国家已经换了主人,但拥有600万工作人员的官僚系统仍得以维持。早在1992年,埃及的一部喜剧电影就辛辣地嘲笑过他们。一个叫艾哈迈德的小人物去政府大楼Mogamma给女儿转学办手续,但却屡碰钉子,一个官员让艾哈迈德格外恼火:每次他来,官员就假托“祈祷时间到了”不肯办事,最后他们扭打起来,期间艾哈迈德抢走了守卫的抢,并且擦枪走火。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全方位埃及文化游 “胜利之城”穿越时空 1 从伊斯坦布尔到开罗的航班没有坐满,降落前我换到了机舱右侧。这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我先是注意到地中海边的灰色滩涂,像哺乳动物幼仔的皮肤,往内陆一点是由大片棕色、黄色、白色拼成的三角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