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高小丁行走在新疆(本人供图)

  西方青年在大学毕业后工作前,流行选择一次长途旅行,让自己在旅途中观看世界,认识自我,明白自己到底需要什么。这一年就叫做“间隔年”。在中国,“间隔年”还是很新鲜的概念。

  25岁的高小丁大学毕业后,就带着1000元钱,离开自己熟悉的城市,带着“间隔年”的梦想,漫游了半个中国……

  迷茫中,选择一个人上路

  昨日,记者联系上高小丁,25岁的他已回到奉节县夔州路179号老家,准备“收拾好心情找工作”。

  回顾过去的这段日子,他脑海中一幅幅画面犹如电影徐徐回放……

  今年2月21日,早晨天没亮,租住在南坪上海城小区的他,就起床收拾行囊,一个背包、一个睡袋、一张防潮垫、几件衣服和一些药品。没人送行,他坚持一个人背包上路。

  2010年6月,他从重庆通信学院毕业后走进社会。仅大半年时间,他就找了四五份工作,最长的干了两三个月,最短的干了不到一星期。文案策划、影视后期制作、咖啡店服务员,他都干过,工资只有1000多元钱。挤同学的出租房虽不用交房租,但一月下来,除了生活费、车费、电话费,收入已所剩无几。更主要的是,他“始终找不到自己的定位”。

  “放下工作,撇开世故人情,背上大包包,挂上相机,往心中向往的地方奔去,追寻那说不清道不尽的东西。”是高小丁当时最迫切的想法。

  临行前,他在QQ日志中写下这样一段话:“总结过往的喜悦和悲伤,我遇见的人,我看到的事,我做过的事……发现很多都不是自己想要的。为别人的期望而生存,为适应而丢弃自我……我要逃离现实的框框架架,在迷失中去找寻消失的自己。”

  旅途中,他边行走边打工

  按行程计划,他先上渝黔高速路搭顺风车到遵义,再南下海南,后沿着海岸线北上天津,从天津、北京、陕西到新疆,又从新疆到西藏、云南,最后从云南、四川返回重庆。而他兜内只有200元现金和一张存有800元的银行卡。搭车旅行、边打工边旅行是他准备采用的方式。

  坐公交车到茶园后,他找到了同行伴侣,两男一女,这3人是他通过网上征集的。随后,4人沿渝黔高速路徒步,赶到一加油站,准备搭顺风车。

  “我们都是菜鸟,4个人在一起根本不好搭车,要么别人担心安全拒绝搭载,要么别人的车根本挤不下4人。直到下午五六点钟,我们也没搭到车。”高小丁回忆,于是,那三人改乘火车到遵义,高小丁则独自守在加油站,最终搭乘了一辆货车到綦江。第二天,他再从綦江搭乘了一辆私家车到遵义。

  在小丁旅程日记本上,他清楚写着,在遵义呆了两天,为节约钱,宿了一天网吧、一夜公园。

  接着,他在贵州又约到另一网友,两人搭车到凤凰古城。“按计划我本该南下海南,但网友不同意,我就改变了计划,从凤凰古城到怀化,再乘火车到昆明。”

  其中,在凤凰古城,他当了一回沙发客。

  之后,小丁又从昆明搭车到丽江。此时,他身上的钱已所剩无几,同行伙伴因休假时间不够,离他而去。他独自一人先是在丽江找到一客栈,老板答应给他800元,让他在网上当写手,帮该客栈写旅游推荐词、广告语等。但他没干下来,找到一客栈当前台接待,包吃包住。

  “在该客栈干了20多天,老板给我支付了300元钱,没让我继续干。”高小丁离开客栈,又结交了两个同伴,一同搭车到泸沽湖。“路上,我们遇到一个好心大叔,他是一个建筑工地老板,不仅让我们搭乘他的车,还送我们1000元钱。”

  在泸沽湖游玩了两天,他们再次分道扬镳,高小丁一人搭车到西藏。

  “到西藏后,我又没钱了,又找一个客栈打工。工作近两个月,老板没给我一分钱。”小丁回忆,无奈之下只有求助父母,给他寄了1000元钱。

  七个月,行走了半个中国

  之后,他更改了旅行方式,不再搭顺风车,改乘火车,但选择票价最便宜的慢车硬座,住宿则首选沙发客。

  “主要感觉搭车、徒步太累了。”小丁坦言:为节约费用,他还逃过火车票,即买短途票坐长途车,甚至到网友家“混吃住”等。

  最终,他的行走路线为:新疆—陕西—北京—天津—青岛—济南—苏州—上海—杭州—武汉—重庆(之前,他还行走了重庆—贵州—湖南—云南—西藏线路)。高小丁于10月1日回到重庆,在这7个多月里,他走了近半个中国。

  “经历这半年多的洗礼,搭车、徒步、吃不饱饭、睡沙发……我感受到活着确实不容易,但只要坚持就会有奇迹。慢慢地我也找回了以前的自己,把一切旧的东西冲刷,然后抽离出灵魂中的自己,用重新淡然冷静的心态面对这个世界。我更懂得人生浮躁的欲望只是逞一时之需,过去后也就如浮云中的泡沫蒸发掉。”他在QQ日志中写到。

  高小丁的母亲彭文华是一个家庭主妇,父亲在电信局工作。彭文华告诉记者,儿子出发时,家人一百个反对,但孩子大了,家长的意见不一定都听得进去。

  “小丁走这段时间,我基本上天天心都是悬起的,不过他每到一地都会打电话报平安。”彭文华说,通过这次历练,感觉儿子更懂事了,更珍惜生活了,更会跟人打交道了,“他还从新疆给我带回薰衣草等礼物”。

  小丁的大学同学、在重庆钢运置业代理有限公司工作的刘磊也证实,小丁的举动最初让自己觉得“疯狂”,之后就是支持,随时给他打电话、看他QQ日志,关注他的行程。

  对小丁的行为,重庆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主任、教授陈文权说:大学生刚步入社会,容易产生挫败感,通过“间隔年”之旅积极融入社会,值得肯定。但融入社会的方式有很多种,先就业再择业也是很好的方式。记者 韩毅 实习生 朱婷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25岁大学生带1000元 七个月行走半个中国 1 西方青年在大学毕业后工作前,流行选择一次长途旅行,让自己在旅途中观看世界,认识自我,明白自己到底需要什么。这一年就叫做“间隔年”。在中国,“间隔年”还是很新鲜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