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UCSF 校长苏珊 · 德斯蒙德 - 赫尔曼 / sfexaminer.com

  【科技视点】主题站除了译介科技观点、评论之外,还将为大家带来科技人物的故事。下面这篇文章编译自《纽约时报》 2011 年 10 月 10 日对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校长苏珊·德斯蒙德-赫尔曼的访谈 An Innovator Shapes an Empire. 作者是 DENISE GRADY。

  (文/DENISE GRADY)2011 年 10 月初的一个夜晚,德斯蒙德-赫尔曼博士家里的电话铃响起,听筒里是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一名学生,她在为学校争取捐款。

  “关于这个,” 苏珊 · 德斯蒙德 - 赫尔曼博士告诉电话里的学生,“其实我就是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 校长 (chancellor)。而且,我跟我丈夫去年已经给学校捐了 5000 美元了。”

  学生似乎没明白“chancellor”这个单词是的意思,依旧保持着之前的语调说:既然博士和丈夫去年向学校捐赠了 5000 美元,那现在再捐一些吧。

  德斯蒙德 - 赫尔曼博士说,他们在去年的捐赠之后已经又捐赠了一笔给学校。但学生还是不愿意就此放弃,执着地请求着。

  德斯蒙德 - 赫尔曼博士对着满满一个礼堂的教授、管理人员和学生讲这个故事时,爽朗的笑了——尽管这个学生没太搞清楚状况,但这份决心让她的校长非常赞赏——“做得很好!不过我希望她打完这通电话以后,用谷歌搜索了 ‘chancellor’ 这个词,并且知道它是什么意思了。”

  下面的听众都笑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个玩笑的背景——那一笔已经赠与学校的捐款。校长和她的丈夫尼古拉斯 · 赫尔曼(Nicolace Hellmann)博士最近向学校捐赠了 100 万美元。

从商界走入学界的女校长

  现年 54 岁的德斯蒙德 - 赫尔曼博士任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校长已经 2 年多了。她是这所大学的第一位女性校长,也是第一位并非象牙塔学者出身的校长。来此之前,她在制药业经营着已经非常成功的事业。

  UCSF 校长苏珊 · 德斯蒙德 - 赫尔曼博士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进行演讲,提出了学校未来 3 年的发展规划(摄于 2011 年 10 月 4 日)/ ucsf.edu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是科学家公认的生物医学领域极为重要的阵地之一,也是生物技术与创新的摇篮,但学校的公众知名度并不太高。德斯蒙德 - 赫尔曼博士想要把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打造成马约诊所(Mayo Clinic,世界著名的医疗机构——译者注)那样的明星机构。因此,在如今并不景气的经济状况下,大学仍然逆风而上进行大规模的扩充。作为一位医生和科学家,德斯蒙德-赫尔曼博士想要把学校提升到更高的层次;同时,作为一名商人,她决心努力争取足够的资金确保目标可以达成。

  在制药业的多年奋斗,给德斯蒙德 - 赫尔曼博士留下了一大笔财富,用她自己的话说,她 “非常非常富有”,并且,她和丈夫打算捐出这些财富。德斯蒙德 - 赫尔曼博士本可以轻松退休,可她非但没有这样做,还在这个经济衰退、公立大学因科研资金缩水而苦苦挣扎的时候,临危受命接下了一个医疗中心和一座研究型大学。从此,她要为 2.3 万名员工、两家综合型医院、数十个诊所,总共 5590 名学生、住院医和博士后专科医生负责,背起每年 30 亿美元的预算。

  德斯蒙德 - 赫尔曼博士表示,她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学医(她是一位癌症专家),在这里遇到了自己的丈夫,现在又接受了这份工作,因为她热爱这个地方,“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和一个带领着这样一所机构的领导者,我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所以我也许可以带来一些改变。”

  她对这所大学的愿景是把它打造成 “世界数一数二的健康科学先锋” 。这意味着这里要有无与伦比的病人护理服务,要有足够的钱留住杰出的研究人员和工作人员,使他们源源不断的把科学发现转化为治疗手段。

  UCSF 校长苏珊 · 德斯蒙德 - 赫尔曼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 Mission Bay 医疗中心落成典礼上发表讲话。她的身后从左到右分别是由众议院议员 Nancy Pelosi,UCSF 医学中心执行长 Mark Laret 和加州大学校长 Mark Yudof(摄于 2010 年 10 月 26 日)Elisabeth Fall / ucsf.edu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已经从政府那里拿到了一大笔资金用于转化研究(即把基础科学的研究发现转化为病人治疗手段的研究),这是美国政府历史上对大学拨款数额最高的几次之一, 5 年时间里投入总金额高达 11.2 亿美元。德斯蒙德 - 赫尔曼博士认为还要集中更多的力量投入到转化研究中去。如今,崭新发亮的干细胞研究大楼和巨大的海滨新校区里,许多这样的研究正在进行,这个坐落在旧金山海湾的新校区正逐渐发展成一个医学与生物技术的新帝国。

  大学目前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患者缴纳的费用、研究资金和学生的学费,德斯蒙德 - 赫尔曼博士希望通过加强大学和生物科技公司之间的合作来 “贴补家用” 。近年来,海湾地区的生物科技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其中很多都脱胎于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发起的各项研究。

  有些人,说这么不景气的时候,她不应该设下这么高的目标,但德斯蒙德 - 赫尔曼博士却指出两家非常成功的公司作为反例——苹果和基因泰克(Genentech),它们都起步于经济低迷的 1976 年,而后者即是她曾经供职的美国生物科技巨头。

一份证明实力的履历

  对某些人来说,也许她野心大到有点不切实际。但真真正正了解她过去经历的人却不多。

  回大学任职之前,她在基因泰克生物技术公司呆了 14 年,最后的 10 年她一直担任产品研发总监。她在职期间,公司推出了一系列非同凡响的药物——其中包括 “安维汀” (Avastin,全球首款抗肿瘤血管生成药物)和 “赫赛汀” (Herceptin,治疗乳腺癌的药物)这两种代表着抗癌新方向的药品——并且成为了美国癌症治疗产品的主要制造商。

  她的名字总是和很多个 “最” 联系在一起:最强力的改革者、最有能力的女人、工资最高的女人。

  德斯蒙德-赫尔曼博士说,尽管瑞士罗氏公司(Roche Group)收购基因泰克之后很希望她留下,但她还是于 2009 年离开了公司。那时候她的年薪(包括基本工资、股票分红和其他报酬)已经达到 800 多万美元。她还持有基因泰克的几十万股股份,每一股价值 95 美元。

  而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当校长,她的起薪是每年 45 万美元。

  苏珊 · 德斯蒙德-赫尔曼在基因泰克生物技术公司呆了 14 年,最后的 10 年一直担任产品研发总监(Carlos Avila Gonzalez | Chronicle / articles.sfgate.com).

  德斯蒙德-赫尔曼博士身材苗条、充满活力,她喜欢努力工作,然后更努力地玩来清空大脑。她是个滑雪好手,也热爱山地自行车,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她还为自己的山地自行车行程定下 “不挂彩” 的目标。平时她会在早晨 4: 45 起床跑步。

  “看完她的简历,你一定想不到见到本人时她竟是如此可亲,” 大学的医院药品主任瓦赫特医生(Dr. Robert M. Wachter)如是说, “她那样和蔼,人们不禁怀疑她是不是足够强硬。但事实证明她是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回到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时候,她快速的环视了校园景色,然后说: ‘在资金问题上我们要做一些强有力的改变。’”

  今年,由于州政府及其他医疗投入资金的减少,大学将为此花费 3.8 亿美元。而医保患者人数还在日益增加,越来越庞大的人群将耗尽学校的资金。

  德斯蒙德-赫尔曼博士最开始的策略是裁减行政人员,尽管她自己也说光靠裁员是不可能让大学走向成功的。去年,这个策略省下了 2.93 亿美元,但大学里也一下少了 270 个职位,其中包括裁减掉的人员和一些待招职位的空缺。

  “大家基本达成共识,裁员是正确的,” 瓦赫特医生表示,但他也补充道,“当然,裁员是大家都不乐意的。”

  UCSF 校长苏珊 · 德斯蒙德 - 赫尔曼接受《纽约时报》采访(Jim Wilson / The New York Times)

    她关于医学教育的想法也让保守主义者中的一些人颇不以为然。

  “根据我的预测,未来 10 年内,医学院的整个课程都会不一样,” 德斯蒙德-赫尔曼博士说。她认为,其中一点就是医学院的就读时间会缩短。现在如果一个医学生想完成专科手术技巧的学习或专科研究,大概需要 15 年。

  “这样合理么?” 她问道,“我不是医学教育专家,但我认为有一个问题不应被忽视, ‘大学应该是什么样的?’”一些学校已经推出了时间更短的课程,使学生可以用 6 到 7 年的时间获得本科和医学学位,而不需 8 年那么久。

  “我越来越觉得个性化是大学发展的趋势,” 德斯蒙德-赫尔曼博士说。

  比如,有一些学生想去农村为贫穷和就医困难的人们服务,那么就应该有一个大学课程帮助他们尽早为以后的目标做准备。她说这样的课程让学生 “根据自己的目标来制定相应的学习计划,以能更好地追逐自己的理想。”

  她回忆起面试一位教育副主任候选人时,向他描述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医生。 “我说,‘如果让我想象,我希望我的医生是一个非常聪明、守时、体贴、幽默、善于与患者沟通,心怀社区和大众,因为医疗改革和医疗花费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我真希望他们个个都像圣人。你花很少的钱帮我培养出大批大批这样的人么?’”

家庭环境教会她如何做个领导者

  德斯蒙德-赫尔曼博士在内华达州的里诺长大,家中包括她在内一共有 7 个兄弟姐妹。她的父亲是一名药剂师,母亲是英语教师。她和兄弟姐妹们都是在家乡里诺读的大学,因为这样家里才负担得起。为了去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进行临床实习,她还申请了学生贷款。这所大学为她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刚来的时候我有些自卑,”她说,“我经常开玩笑说尼克[指丈夫,尼古拉斯 · 赫尔曼]和我之所以互相吸引并成为朋友,完全是因为做实习生的时候周围一大把哈佛、耶鲁、UCSF 和斯坦福的名校生,只有我俩是州立大学来的——一个来自内华达,一个来自肯塔基。”

  她和尼古拉斯 · 赫尔曼于 1987 年结婚。 1989 年两人去了乌干达,花了两年时间研究和治疗艾滋病以及癌症患者。此行的原因与两人的价值观密不可分。“我觉得我们从家庭生活和所受教育中学到的,是一种强烈的使命感和想要奉献的愿望。”德斯蒙德 - 赫尔曼博士说。

  从乌干达回来以后,她和丈夫搬去了肯塔基州。

他们没有要孩子。

  “我从小就在一群孩子中长大,所以我觉得自己不需要再从自己的孩子那经历一次这些东西,” 德斯蒙德 - 赫尔曼博士这样解释。

  苏珊 · 德斯蒙德 - 赫尔曼博士从 1989 年开始花了两年时间在乌干达研治艾滋病以及癌症患者 / nytimes.com

  她的管理风格也是在成长过程中形成的。她的父母总是会发掘孩子们的长处,她说:“好的管理者就是要发现员工到底擅长什么,又是什么阻碍了员工的发展,他们可以让员工发挥出最强最好的自我。”

  在肯塔基州治疗癌症患者时,她发现自己经常要向病人解释化疗已经不再有效,也没有更多的药物可用了。后来她跟丈夫一起到康涅狄格州的百时美公司(Bristol-Myers)工作,希望为开发新的抗癌药做出贡献。她参与研究了抗癌药物紫杉醇,在这个过程中发现自己十分热爱药品开发工作。

  “我感觉自己这么久以来学到的东西和受过的训练都像在为这份工作做准备,”她说。接着她在 1995 年去了基因泰克。那时这家公司还没有抗癌药物,但正在着手开发。她很快参与到了其中。

  时任基因泰克总裁的亚瑟 · D · 利维森(Arthur D. Levinson)表示,德斯蒙德-赫尔曼博士对于把病人利益放在首位“非常热忱”。受过严格的统计学训练,具有完备的医学和肿瘤学知识,她可以从新药的实验数据中评定药品的优劣,还能够告诉研究者什么时候应该暂缓、甚至放弃某个项目。

  “她是个非常友善的人,所以她并非生来就可以做到现在所能做到的这些,”利维森博士说道,他觉得如果要说早期她在公司的表现有什么不足,那就是当时的她太温和了。“但她很快明白了这一点。她把自己变成了铁腕的领导者,褒义的铁腕。她可以不怎么费劲就做出强硬的决定。”

  他很快升了她的职,并且这样一路升上去。“我知道她是那种会走得很远的领导者。”利维森博士如是说。

  【编者按】本文编译自《纽约时报》 2011 年 10 月 10 日科学人物访谈 An Innovator Shapes an Empire. 作者是 DENISE GRADY。由于篇幅原因,编译时作了删节。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苏珊·德斯蒙德-赫尔曼:科研新王国的缔造者 1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第一位女校长苏珊·德斯蒙德-赫尔曼,她的名字总是和“最”联系在一起:最强力的改革者、最有实力的女人、工资最高的女人。《纽约时报》2011年10月10日刊登专访,带我们领略这位从商界走入象牙塔的女性的夺人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