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作家张贤亮说:“如果没有智慧和艺术,镇北堡就一钱不值。我出卖的并非真正的荒凉,而是经过文化艺术装潢过的荒凉。”大漠,孤烟,断壁,残垣,当这些景色结合为一体呈现在你的面前,你有没有想过要手持月光宝盒,穿过时空隧道,牵着瘦马,在古道旁的客栈里,向风情万种的老板娘讨一碗烈酒,抑或是变身为文化大革命中,手持毛主席语录的小小红卫兵?在这个古堡中,奇特、雄浑、苍凉、悲壮、残旧,衰而不败的景象,将它的荒凉感、黄土味及原始化、民间化的审美内涵,尽可能的呈献给每一个能读懂她的人。

  有谁会想到一座被遗弃于西北荒漠的明代古堡,没有高楼广厦,没有金碧辉煌,仅仅是凭着古朴的废墟遗址,却在数百年后的今天,闪烁着耀眼的火花。旷野漠漠,风沙迷漫,纵横交错的黄土高坡,一览无遗地裸露着泥土最本质的存在,荒凉、荒芜、苍茫。追随着对美最原始的定义,叩开镇北堡古朴的大门,寻觅在这里留下的每一个故事。

中国电影从这里走向世界

  中国电影从这里走向世界

  很多地方,是因为有故事,所以更加动人。当你在这个漫天风沙的黄土地上寻觅的时候,当你置身在一个个故事之中的时候,你会不会产生太多美丽的错觉。

  进入镇北堡,黄土泥坯砌成的小街,低垂的酒旗、残缺的城楼、风雨剥蚀的黄土墙,还有院落里那些吊着古钟的枯树、硕大的磨盘、土炕上的蓝花被子、油红光滑的竹席、细脖油灯和方桌上的粗大海碗———这一切原始真实的存在叫人心动。我想,我们不能以文明人浅薄风雅的眼光来欣赏这一切,它们是实用的,固执地显示着祖辈生存状态的真实性和生活方式的地域性,带着黄河流域的雄浑、半坡氏族的大气,令人想起过去那些土匪、赌徒、牲畜贩子、丝绸商人,当然更多的还是老实巴交的骑驴婆姨赶驴汉。

夜幕下的镇北堡西部影城

  电影《红高梁》就是从这里走向世界的,据说当年在拍摄电影的时候,张艺谋对这里几乎是一见倾心。有人问张艺谋为什么选中了这块地方,张艺谋说“这里有高高的天,大大的地,这里的风土人情和自然风光,能表现大西北的粗犷、豪爽、高大、健美。”在这里拍片“能表现出那种人的洒脱和自由,强烈的生命意识,能把祖上的男男女女的生生死死都狂放出的一股热气和活力,那股子自在和欢乐,无拘无束的表露出来。”而自从它荣获第38届西柏林国际电影《金熊奖》之后,在这里摄制影视片之多,升起明星之多,获得国际国内大奖之多,皆为中国各地影视城之冠,被誉为“中国一绝”。

具有深厚中华传统文化的西部影城展厅 摄影吴维军

  镇北堡西部影城,它诞生在两座曾被世人遗忘的古堡中。沿公路边的古堡俗称“老堡”,始建于明代弘治年间,是古代军事要塞的兵营,在清乾隆三年(1738年)被地震摧毁,距今已有500年的历史。到了清代为防御外族的乘虚而入,于是,在震毁的“老堡”旁边不到200米处的地方,又修建了一座比“老堡”略大一点的土城堡,这就是所称的“新堡”,它大约落成于旧堡被震毁后的两年,也就是清乾隆五年(1740年),距今已有290多年的历史。这种古堡,在当地俗称“土围了”,是中国西北地区特有的“覆土建筑”。古代人也讲究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城堡墙体没有一块砖石,完全用黄土夯筑而成。经过数百年的雨雪风霜以及人为的破坏,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边防要塞的雄资已经荡然无存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走进镇北堡西部影城 带你穿梭电影时空 1 作家张贤亮说:“如果没有智慧和艺术,镇北堡就一钱不值。我出卖的并非真正的荒凉,而是经过文化艺术装潢过的荒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