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慈禧葬礼

  最后一次按清廷皇室仪仗举办的大丧却在1932年2月,清廷退位20年之后。这次皇室大丧沸沸扬扬,轰动京师。死者是穆宗同治皇帝的遗孀:赫舍里氏,被同治皇帝封为瑜贵妃,后历经光绪、宣统两朝,尊称敬懿太妃。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四个月后的1912年2月12日,清廷颁发《清帝退位诏书》,中国大地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结束,退出历史舞台。然而,最后一次按清廷皇室仪仗举办的大丧却在1932年2月,清廷退位20年之后。这次皇室大丧沸沸扬扬,轰动京师,报端多有评论。

  1932年2月5日,居住在北京东城麒麟胡同颐养天年的敬懿太妃过世。敬懿太妃是穆宗同治皇帝的遗孀,赫舍里氏,被同治皇帝封为瑜贵妃,后历经光绪、宣统两朝,尊称敬懿太妃。与她同住麒麟胡同的还有同治皇帝的另一位遗孀,被同治皇帝封为瑨贵妃的西罗觉罗氏,后尊称荣惠太妃。

  这两位太妃虽非同年同月同日进宫,但同时在“庚子之乱”中奉慈禧懿旨留守皇宫,所以情同亲姊妹。敬懿太妃先行,尚在人世的荣惠太妃坚持必须按皇室仪仗举办敬懿太妃的丧事,要让这位受了一辈子委屈的姐姐风风光光进东陵。且亮出巨资,称不管花销多大,她如数尽出。同时还撂下话:她亦时日不多,死后也要“大葬”。

  两位老太妃的原始积累

  这两位老太妃有钱不假,不单金银珠宝论箱子数,连光绪皇帝大典穿的龙袍,也在两位太妃手里。不过这金银珠宝和光绪龙袍的来路有点“不着调儿”,算耍赖也好,算伎俩也罢,这些财宝实打实是从兵爷眼皮底下硬生生“偷”出来的。

  这件事得从冯玉祥逼宫说起,1924年11月5日,冯玉祥派兵围了紫禁城,并切断了电话线。冯玉祥手下身兼京畿卫戍司令的鹿钟麟将军,号称奉大总统令闯入宫中,见到溥仪后立即宣布:三小时内宫中一干人等必须出宫,同时只能携带本人衣物,不得藏匿细软。上自溥仪,下至杂役,凡违背者严惩不贷。

  小内务府总管绍英奉溥仪之命追出去协商,希望能宽限时日……不待绍英细说,鹿钟麟便疾言申斥:“时局动荡,今天不搬出,我军一撤走,发生意外谁负责?!”随鹿钟麟将军而来的京师警察总监张璧更放狠话:“没得商量,三小时内必须搬走!”

  张璧说罢这话,转头命令副官:“通知景山炮兵部队,时间一到就开炮,不用再请示!”其实,景山哪里有什么炮兵部队!这话就是说给绍英听的,再让绍英回宫转达给溥仪。

  绍英一溜小跑到了储秀宫,将所闻转述给溥仪,溥仪闻言呆若木鸡,手里刚啃一口的苹果掉在床上都浑然不觉。待吓坏了的溥仪喘过一口气之后,绍英这个菜鸟又慌慌张张进来添乱:“皇上,不得了了,再宽限20分钟,马上就开炮了!”

  惊慌失措的溥仪在婉容、文绣等一干人的簇拥下,失魂落魄地跑出神武门,钻进汽车,逃往醇亲王府。这天的出宫真如丧家之犬,除了身穿的衣裳外,一点细软没带。

  在整个皇宫乱成一团之际,却有两位不信邪,一位是敬懿太妃,一位是荣惠太妃。这两位太妃一个大哭不止,一个手捻佛珠不与人言,催着出宫的士兵逐级反映,请鹿钟麟和张璧前来察看。鹿、张二人觉得戏弄溥仪如猫戏鼠,摆弄这两位从没见过世面的女流还不是轻而易举?

  孰料不然,你说让景山的炮兵准备,敬懿太妃回敬:“不劳炮兵费心,我愿早日得见先皇!”说罢以头撞柱。敬懿太妃刚被拦住,荣惠太妃停止念经,号啕大哭,也寻死觅活要赴九泉。

  两位老太妃一边大哭,一边质问鹿、张二人:“溥仪能往醇亲王府搬,我们进宫几十年了,往哪儿搬,这不是逼我们死吗?”鹿、张二人哑然,这俩老太太说的是实情,离开娘家几十载,如今境况如何全然不晓,往哪儿搬?总之,鹿钟麟、张璧没降住两位太妃,倒让两位太妃折腾得没了主张。

  两位再一寻思,真要闹出人命来,让反对派抓住把柄,得不偿失。所以对两位太妃大施怀柔:“我们是奉命前来,两位老太妃的境况我们这就去向上反映,两位老太妃先在宫里住着,出宫的事容后再议。”

  次日,《顺天时报》头版报道此事,评论中有“绑票、泰山压卯、欺凌寡妇”等词句,二版刊出“某太妃拟流血殉清朝”、“淑妃断指血书,愿以身守宫门”的花边新闻。捧读报纸,鹿钟麟、张璧后怕,若昨日不是当机立断,对两位老太妃怀柔,今日不知会登出什么文章呢。

  冯玉祥亦觉鹿、张处理得当,指示有关方面为两位老太妃找住处,容其从缓出宫。报端一评论,上面一缩头,下面便松懈了,但两位老太妃却忙碌起来。她们让宫女将所有能装进箱子、包裹皮的物件如金瓶、金炉、金香盒和古玩珍宝,甚至连旗上、伞上、轿子里用的绣片,一股脑收拾妥当。这么说吧,除了床、桌子、椅子、棺材打不了包之外,其他扫荡一空。

  半个月后,两位老太妃不待鹿、张找他们,反倒让人通知鹿、张二人,说不能坏了二人的差事,她们打算先搬到大公主府住下。鹿、张二人正为这事犯愁,冯玉祥说给两位老太妃找住处,可钱打哪儿出?两位老太妃可心不可心?会不会搬?

  无奈之际,一听说两位老太妃主动提出到大公主府暂栖身,还以为两位老太妃多么体谅他们的苦衷呢,立即下令恭送。头辆车上坐着两位老太妃,二辆车上坐着几位宫女,后面紧跟着一辆从表面上看堆着被褥的大车,虽不是浩浩荡荡,却也跟半个月前溥仪和婉容、文绣的狼狈逃窜形成鲜明对照。

  出宫时不是没有议论,“拉的是什么呀?真是被褥吗?”“不是不让带细软吗?”“算了,黄花闺女进宫,如今成老太太了,够苦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上边让咱恭送,这恭送跟上回撵走不同。”“这俩老太太惹不起……”

  议论不少,阻拦没见,两位老太妃顺顺当当地进了东城大佛寺附近的大公主府。

  有留守经历的俩老太

  这大公主府几经沧桑,最终成了宽街北京中医医院。一下车,敬懿太妃拦住宫女,亲自搀扶荣惠太妃进了屋,两位老太妃相对而笑,一路上揣在荣惠太妃怀里的包袱也随手撂在桌上。千万别小看这包袱,里面包的是光绪皇上的龙袍,稀世的珍宝。可惜,这件被两位太妃“偷”出来的价值连城的龙袍,让溥仪借去后给弄丢了。

  如今的北京中医医院西门品茗之后,两位老太妃闲扯。敬懿太妃说:“出宫时我还真是手心冒汗,真要给拦住,旁的不说,这龙袍就说不过去。”荣惠太妃接住话茬儿:“谁说不是呢,没想到这帮人比洋鬼子还好糊弄。”

  糊弄洋鬼子是这两位老太妃的真实经历,那是1900年八国联军攻进北京之后的事。

  一向精明的慈禧轻信了义和团的“刀枪不入”,不顾光绪和大臣力谏,干下向西洋、日本诸国一块宣战的蠢事。然而,“一战”即溃,兵临城下,慈禧带着光绪仓皇出逃,却名曰“西行”。

  临出皇宫前,慈禧办了两件事:一件是派太监把光绪最宠爱的珍妃逼进井里溺死,这件事广为人知;另一件事知晓的人不多,那就是委任咸丰的两位贵妃为皇宫留守。换句话说,就是不带这两位“西行”,将她们抛弃在宫中任其自生自灭。

  这两位贵妃就是当时称瑜妃、瑨妃的敬懿太妃、荣惠太妃。她们在贞顺门跪送慈禧,慈禧不待她们张口,便传下懿旨:“宫中诸事由瑜、瑨二妃做主。”随后又惺惺作态地嘱咐:“给我听清楚了,甭管遇到什么难事,都不许心眼儿窄。”也就是不许寻短见,说白了就是不许自杀。

  跪在贞顺门为慈禧送行的瑜、瑨二妃,真想随慈禧一同“西行”,因为对洋鬼子烧杀抢掠早有耳闻,留在宫中名节难测、生死难料,可慈禧不让她们随行,还不准她们出宫,拿“宫中诸事由瑜、瑨二妃做主”诓哄她们。

  两位贵妃不敢抗旨,不敢越贞顺门一步,待慈禧走远,她们才号啕大哭,哭自己命贱,哭日后不知有什么遭遇,越哭越伤心,越哭越凄惨,众宫女与太监也跟着大哭起来。多亏慈禧没有去而复返,若见她们这般如送大殡的号啕,非把她们也扔进井里,让她们去追赶珍妃不可。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最后一次皇室大葬:落难太妃哪来那么多钱 1 最后一次按清廷皇室仪仗举办的大丧却在1932年2月,清廷退位20年之后。这次皇室大丧沸沸扬扬,轰动京师。死者是穆宗同治皇帝的遗孀:赫舍里氏,被同治皇帝封为瑜贵妃,后历经光绪、宣统两朝,尊称敬懿太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