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自从DNA(脱氧核糖核酸)在1953年被发现后,很快进入了法庭科学的视野。1954年,阿莱克 杰弗里斯(Alec Jeffreys)爵士首次通过DNA鉴定了亲子关系,并在20世纪80年代后被逐渐在英国开始利用DNA来判定嫌疑人身份。今天,DNA鉴定已经成为最重要的法庭科学利器,在大多数国家都被承认是可靠的铁证。

  在同时期的美国,DNA曾多次帮助许多无辜的人脱罪,但对DNA取证问题的讨论和重视,还是起源于一个连环奸杀少女的罪犯的落网。

不断前进的邪恶脚步

  1991年1月的一个下午。13岁的葆拉 伊列拉(Paola Illera)在自家公寓楼下按下了对讲门铃,欢快的说道:“妈咪,是我。”她的母亲按下了开门按钮,并顺便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钟:16:55分。女孩走进了大厅,上了电梯,但却迟迟没有回到她位于30楼的家。

  心急如焚的母亲赶紧四下寻找。几个小时后,女孩的尸体被一位遛狗的路人发现,她静静的躺在在东河(East River)冰冷的河岸边。这里距她家非常远,旁边就是川流不息的沃德岛大桥(Ward‘s Island Bridge)。法医检验显示,她生前曾奋力反抗,在腿上留下了许多触目惊心的伤痕,但还是遭到了性侵犯;她的左胸被刺3刀,最终死于窒息。

葆拉以及她遇害的公寓。图:TruTV

  伤痛欲绝的母亲迅速报警,但警方侦查一番后并无头绪。加上案件发生在犯罪率本身就较高的纽约东部黑人区,慢慢的也就被搁置起来。

  然而,邪恶并没有停下脚步。

  1994年,一个15岁的小女孩在街头被一名男子持刀胁迫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巷。他从她的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蒙住了她的眼睛,逼迫她脱掉衣服并对她进行了性侵犯。不幸中的万幸是,女孩没有像葆拉一样被杀害。事后,她回忆说,对方是个身材健壮的黑人男子,还洋洋自得的对她说道:“能被我这样的大帅哥玩,算你运气好啊。” 不过,这起性侵犯案件并没能让人联想到3年前的葆拉案件。

  但自从1997年开始,多名受害者的遗体依次被发现。尸检显示,他们在生前都曾经遭受了性侵害。同时,又有一名少女逃脱了凶手的魔掌。据她描述,当凶手凌辱她的时候,她疼得尖叫起来,那个人让她闭嘴,“忍着点,像个女人一样承受这个。”

  在纽约市民愤怒的要求下,警方开始对这个残忍的奸杀嫌犯高度重视起来。可就在1998年的秋天,受害者的名单上又增加了两个:一个16岁,另一个还不到14岁。后者告诉警方,那个嫌犯向她提出了一个古怪的要求:“他告诉我,要我表现得很爱他才行。”两个女孩在被袭击时都被蒙住了眼睛,这也许就是她们得以生还的原因。

如何拿到DNA样本?

  此时,DNA已经开始用于锁定嫌疑人,但DNA数据库尚未建立。在这几起案件中,警方在现场基本都找到了DNA证据,如毛发、现场的体液等(有受害者曾请求嫌犯使用安全套,被他拒绝),并确认这些DNA来自同一个人,但他们却没法从茫茫人海中锁定嫌疑人。

  让一切峰回路转的,是一个线人打来的电话,他告诉警方,作案的可能是一个叫做“老A”的人,这个人和葆拉家住在同一栋公寓楼里。警方在调查后发现,“老A”的真名是阿若恩 基(Arohn Kee)。

  这个名字迅速让警方激动起来。在葆拉被害案中,有人曾目击一可疑男性在她之前走进了电梯。在调查中,该男子告诉警方他当时在19楼就下了电梯。警察轻易相信了他的话,只是记下了他的名字:阿若恩 沃福德(Arohn Warford)。

  这个有些冷僻的名字,在6年后的一起凶案中也出现过:在受害者被害前一天,曾经和一个叫做阿若恩 基的人打了很多个电话。这次,阿若恩向警方解释说,约哈莉斯是他女友的闺蜜,两个女人打电话是讨论逛街的事情——而这个解释居然再次轻松过关。

  警方迅速判断,这两个阿若恩就是同一个人,而且很可能就是那个逍遥法外多年的冷血连环杀手。1999年2月19日,迈阿密特警成功的抓住了时年25岁的阿若恩,理由是他涉嫌一起盗窃计算机案件。而锁定他的证据似乎也就近在眼前:只要取到他的DNA,然后与案发时收集的DNA证物相比对,就完全可以确定他是不是嫌犯了。

阿若恩·基和当时的通缉令。图:TruTV

  不过,当时警方遇到了一个问题:如何才能取到他的DNA样本呢?此前,在1988年的California v. Greenwood一案中,美国最高法院曾裁定,宪法第四修正案并不禁止司法机构从已经丢弃的垃圾中提取DNA证据。尽管美国国会在2000年通过的《DNA分析报告消除法案》(DNA Analysis Backlog Elimination Act of 2000)中曾规定,“警方有权对已被定罪的罪犯提取DNA样本”,但本案中阿若恩还未被定罪,所以警方好像怎么也找不到一个合法的手段强制提取他的DNA样本。

  想来想去,一位女警甚至装成医生,要求给阿若恩用棉签擦拭口腔,并说这是例行检查。可阿若恩声称自己的宗教信仰而不能接受检查。他处处提防,连吃饭后用过的纸杯,也要撕碎后从马桶冲走。

  警方只好像大海捞针一样四处寻找,终于在阿若恩刚被拘留时喝过水的一个纸杯上找到了他的DNA样本。几天之后,姗姗来迟的DNA鉴定结论给了警方一个惊喜:他,就是这几起性侵、奸杀少女的幕后黑手。

如果早有DNA数据库?

  这时,已经被保释的阿若恩没能再继续呼吸自由的空气,警方迅速将其抓捕。但在庭审中,他的辩护律师提出,警方对阿若恩提取DNA的方法没有法律授权,违反了宪法第四修正案,纯属非法取证,必须予以排除。但考虑到此案案情非常重大,能否定罪又完全依赖于DNA证据,如果因此而让阿若恩逍遥法外,也必将损害实质公平。

  最终,曼哈顿高等法院的本案主审法官琼 苏多莉克(Joan Sudolnik)裁定,阿若恩必须按照检方的要求,在保证其健康的前提下,采集血样以完成DNA检测。于是,陪审团裁定阿若恩多项罪名成立。2001年1月25日,时年27岁阿若恩 基被判处400年有期徒刑。

  此案直接导致了立法者重新考虑个人隐私权与公共利益之间的平衡。同时,由于儿童侵害案件频发,在《全美通缉令》主持人约翰 沃尔什(John Walsh)的推动下,美国国会于2006年通过了以沃尔什被害的儿子命名的《亚当 沃尔什保护儿童安全法案》(Adam Walsh Child Protection and Safety Act)。

  法案中的第155条对DNA取证规则进行了修正:对于被逮捕、面临起诉的犯罪嫌疑人,警方也可强制要求对方提供DNA样本,而不需等定罪才能收录。同时,DNA数据库的建立也逐渐得到重视。值得一提的是,阿若恩曾在1990年因为涉嫌抢劫被逮捕过并在不久之后获释,当时倘若有一个完善的DNA数据库,也许他在第一次作案后就会落入法网了。

    阿若恩在服刑期间,通过互联网销售自己写的小说,其中包含了他对几名少女性侵害的细节描写,引发了受害者家属无比愤怒的抗议。然而,监狱方面无奈的回答,法律并没有剥夺阿若恩的这项权利。

了解更多:

[1] Crime-Life:Arohn Kee

[2] TruTV:The Capture of Serial Killer Arohn Kee

[3] 美国国家DNA数据库服务

[4] Killer hawks ‘murderabilia‘ souvenirs while law languishes in Congress

[5] Walsh法案全文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DNA追凶,坎坷的取证之路 1 自从DNA(脱氧核糖核酸)在1953年被发现后,很快进入了法庭科学的视野。1954年,阿莱克 杰弗里斯(Alec Jeffreys)爵士首次通过DNA鉴定了亲子关系,并在20世纪80年代后被逐渐在英国开始利用DNA来判定嫌疑人身份。今天,DNA鉴定已经成为最重要的法庭科学利器,在大多数国家都被承认是可靠的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