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石室墓内部情况

  探秘昭通明代石室墓群

  ■ 梁恩洪

  昭通市科学技术协会组织的昭通大峡谷科学考察,在昭通市绥江县考察新近出土的明代石室墓群。科考队员是最先到这里进行科考的。

  近日,我作为一名科考队员,参加了昭通市科学技术协会组织的昭通大峡谷科学考察,我们一行人来到了昭通市绥江县。

  绥江县历史上曾是四川属地,隶属于马湖路总管府,是出川入滇第一站要道,三千年前的新石器时期就有人类活动,出土有青铜剑等文物,到马湖路总管府时期已经比较发达,又是总管府所在地,因此石室墓多——史上的“湖广填川”事件中,有大量湖广汉人移民至此,这里新近出土了明代石室墓群。我们是最先到这里进行科考的。

  从未看到过如此规模宏大的石室墓群

  初到绥江县的头几天里,我一直对绥江的文化底蕴找不着北,这里没有较为统一的述说本县悠久历史文化瑰宝的读本,所有的述说,都是散乱、无系统的,而且大多将绥江的历史定格于马湖路总管府的年代。如果说,有文字记载的绥江的历史,仅仅从马湖路总管府年代开始,那么,它在历史的长河中,真的连“转瞬”之间都难以靠得上了。

  但是,绥江农业职业中学的钟旭波老师又告诉我,其实,绥江的历史应当从新石器时代就有了,证据:绥江境内曾经出土了新石器时代的石斧!但是,我还是很难将“出土了新石器时期的石斧”与“绥江的历史可以推移到新石器时代”这两种说法无缝链接,合二而一。又有观点说在绥江还出土了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器,因此,绥江的历史也就可以上溯到春秋战国时期,仅仅凭这一点,我们无法从这些出土的青铜器上寻找出绥江的历史悠久的影子。

  终于有一天,我在即将离开绥江时,找到了让我对绥江的厚重文化底蕴肃然起敬的东西——南岸乡木槐村石室墓群!

  南岸乡木槐村位于绥江县正西方,距绥江县城16公里。当我们走近石室墓群时,我惊诧了!因为,从未看到过如此规模宏大的、如此雕工精湛的石室墓群!

  当地人叫这些石室墓为“生基”,又为“深基”。“生基”者,人健在时就修筑的墓地也;“深基”者,掩入地下较深的墓地也。无论是“生”还是“深”,都说得过去。因为,整个金沙江昭通段的巧家、永善、绥江、水富几县,都有提前筑坟的习惯——人还没死,或者还相当健壮,就早早为自己备下了死后的居所。也许,现代的这样的习俗,就是从这个木槐村石室墓时代开始传承下来的了!

  我们亲自探究了裸露在地表之外的石室墓。

  这里的石室墓,几乎都是单室墓、双室墓、三室墓、五室墓甚至九室墓,也就是一座、两座、三座或者五座甚至九座墓连在一起建,或者换句话说,一座大墓里有九个、五个、三个或者两个墓坑,供九个、五个、三个或者两个死者安息——室与室之间相通,每室又有独立的双扇石墓门;墓顶有半圆顶、覆斗顶、平顶几种。

  所见之墓,全由条石砌成,那可是如现代切割机下料一般整齐见方有棱的上好青石条,每座石墓的墓龛均雕龙凿凤,雕工精致、图案精美。我惊诧万分:此等石墓,就是放在现在,一座这样的石室墓,仅仅做工,少了七八万元,都难以做下来。加上土地等,十万元吧!放在那历史久远的经济发达程度比现在落后许多的年代,那可是需要花多少银子呀?

  如果说,仅仅是一座两座,那也就说得过去了,就算是几个达官贵人或者富豪的吧。但是,这里却有着接近方圆600亩的石室墓群!而且,每座石室墓均是同样的壮观与精致!以当时的经济发展程度,能够建成如此规模的石室墓群,令人匪夷所思!

  除非,当时的经济已经发展到了超过现代的水平?

  除非,当时的当地已经是高官或者富商云集的政治经济文化重镇?

  还真是这样,据前面提及的钟旭波先生讲,这些石室墓的年代,正好是当时的马湖路总管府年代。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探秘昭通明代石室墓群:方圆接近600亩 1 昭通市科学技术协会组织的昭通大峡谷科学考察,在昭通市绥江县考察新近出土的明代石室墓群。科考队员是最先到这里进行科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