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潘达微像

广州起义中被捕的革命志士

  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墓,坐落在烟花护绕的白云山南麓。它的正南,一座水泥构筑的拱式大门气宇轩昂,门楣上镌刻着孙中山先生题写的描金大字:“浩气长存”。墓道两旁,龙柏盘曲,翠柏婀娜,芳草铺茵。墓道中段,一座精巧雅致的洁白石拱桥凌空飞架。站在桥上放眼四望,只见满园黄花灿灿,把碑、亭、台、榭点染得一片金黄。清风拂过,花烟树波飞扬激荡,在这浩渺肃穆的背景之上,矗立着陵园的主体建筑———七十二烈士墓寝。它包括金字塔般的烈士纪功坊、烈士墓碑、烈士乐台,高高浮起在蓝天白云、黄花绿树之间,显得格外庄严静穆,令人肃然起敬。

  谁能想到,一百年前,这儿没有绿地,没有黄花,只有蔓草荒烟,棘丛乱石,残阳昏鸦。自从广州起义失败之后,革命党人潘达微先生,踏着满城未干的血迹,冒着“匪党”的危险,把收集到的七十二具烈士尸骸埋葬于岗上,并定名为“黄花岗”。

  潘达微,1881年1月15日出生于广州沙河镇的一个武官家庭,自幼喜好丹青,常绘漫画支持反美拒约斗争。他生前一直追随孙中山,从事秘密的地下活动。辛亥革命成功后,不矜功,不言劳,退出了政坛,专注于绘画,过起恬淡的艺术生活,吃斋信佛做起了居士,以至人们对他的生平业绩多不甚了解,对于他筹款觅地掩埋七十二烈士的事迹,知道的人更少。或许有人要问,潘达微为什么要冒险收殓“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呢?

  1905年8月,潘达微在东京参加了孙中山组建的同盟会,成为同盟会香港分会及南方支部的中坚分子,积极动员一批省港人士加入同盟会,还与妻子陈玮庄一起为同盟会的革命活动奔走出力,为同盟会策动广州起义竭尽全力,多次乔装设计,以祝寿送礼或新娘归宁等方式瞒过清廷耳目,为广州起义运输枪械弹药及物资支援起义。

  1911年4月27日(辛亥三月二十九日),广州起义不幸失败,革命党人被伤、被捕、被杀者不下两百余人,烈士的骸骨枕藉,散落在双门底山路和街市,清政府通令缉拿其余革命党人,若有前往收尸者以同党问罪。潘达微不忍烈士骸骨日晒雨淋散落无着,苦苦思索应如何尽快收殓。经过思谋,决定以慈善机构名义办好这件事,把善后处理工作分三步进行:一是集尸入殓;二是筹棺觅地;三是归葬建墓。

  做这些事首先要不怕危险,同时还要有不怕臭、不怕脏、不怕苦的精神,怀着深厚的感情逐一收集尸体断肢,逐一核对断口,认真校正,做到完整无误。潘达微联系广州各个慈善会堂、医院,派人出面与清廷交涉,终于准许民间善堂收尸入殓。

  经过仔细寻找,共收集到死难忠骸七十二具。由于有的尸骨已经腐烂发臭,有的已经生蛆,一时难以逐一清点归并,只得暂时移置在省咨议局前的旷地上,分成数十堆摆放。潘达微不顾清廷缇骑纵横查巡,以《平民报》记者身份到停尸旷地点验。当他得知各善堂因慑于官威,打算将遗骸丛葬在东门外埋犯人的乱葬“臭岗”时,不禁悲愤交加,诘问善堂负责人:“为何如此贱葬烈士,于心何忍?”他对各堂善董晓以大义:“诸义士为国捐躯,纯为国民谋幸福。彼等国民志士,若如是藁葬,施棺舍地,乃善堂理所应为,岂能草草完事?”经潘达微一番劝说,善董们也感到乱葬不妥,于是对潘说:“只要阁下愿意为之择地,并且备棺分殓,我等甘冒风险,竭诚以助。”

  潘达微立即打电话,向父亲生前好友江孔殷求助,因为江是广东现任清乡总办,德高望重,又与清廷高层官员关系密切,颇受清廷器重。江接到达微电求,就复电善堂会董:“择地善葬之事,由己一力担当,纵有不测,愿负全责,与诸位善董无干。”善董们这才放心,答应择地营葬。

  达微知道一位牙医曾购得东门外一块荒地,现在尚未建房使用,便立即前往与之相商。牙医也是善心人,一听来意便满口答应,甘愿出让此地。可是好事多磨,此荒地与邻近地皮存在瓜葛,邻地主人从中作梗,以至牙医的荒地无法成交。幸好这位牙医慷慨解囊,借一笔现金给达微另买地块。达微找到父亲当年创办的广仁堂善董徐树棠,请他伸出援助之手。徐董见达微如此热心执著,深受感动,答应将东门外沙河马路旁的一块荒岗义卖。徐对潘说:“这块荒地是本堂备而未葬的好地,可谓青草白地,用作烈士墓地,算是净土掩忠骨了。本堂还愿意捐棺殓葬。”说完,便领着达微前往荒岗巡视地段边界,规划营建坟墓诸事。

  次日天色未亮,他便起床准备前往陈尸旷地。妻子知道他今日前往殓尸,为他备好了避秽丸十数粒,放到他的衣袋内,嘱他记得使用。到达停尸旷地,见烈士遗体多已腐臭,令人作呕,便从衣袋里取出避秽丸填塞鼻孔。上午九时许,广仁堂所捐棺木陆续运到,潘达微一看竟全是薄板所钉,不由得潸然泪下:“孰料堂堂男儿死于国事,今桐棺三尺乃不可得。死者已矣,生者何忍?”便提出另购好棺的意见。正好身边有个医院善董,慨然说道:“本院愿意另备好棺,不必去市场另觅。”于是,命人赶紧抬来。

  入殓之前,达微对尸体逐一检视,凡铁索相连的,都叫人把锁链去掉,若深陷肉内难以取出的才叹息作罢;对已断残肢,必定亲自验看断口是否与尸体断口偶合,以确保不致误接,做到完整入殓。然后,将七十二位战友的寝棺护送到葬地,冒着绵绵细雨分四横挖掘深沟,每横直列十八个坑,共七十二坑,每葬一棺,他都抚棺细语:“安息吧,遗愿即将实现。”葬毕,已是夜色深沉,他仍孑然一身,默立坟岗哀悼良久……

  葬事告一段落,他对坟地仍牵挂不已,经过思考,将葬地“红花岗”改名为“黄花岗”,寓意“碧血黄花奠先烈。”接着,就根据眼前坟园的实景画了幅《黄花岗党人碑》,画上题辞:“七十二坟秋草遍,更无人表汉将军。”该画刊登在1911年的《平民画报》第11期上。同时,还撰写了《咨议局前新鬼录,黄花岗上党人碑》一文,作为该画释文一并刊出。此后,他多次筹措资金,逐步建园修墓,并创作《焚攻督署》一画发表,画题:“俊杰奋发讨贼,义师令虏胆寒。”这些画和文,为宣传“三·二九”广州起义的重大意义和颂扬烈士的浩然正气,起到了一呼众应的效果。

  辛亥革命胜利之后,1912年,广东省军政府拨款修建黄花岗烈士陵园,并于同年5月15日(农历三月二十九日)首次举行七十二烈士祭典,孙中山先生亲自主持,并写下了祭文。

  1929年,潘达微病逝于广州,临终前他留下遗愿,希望陪葬于黄花岗长伴七十二英灵。新中国成立后,广东省人民政府实现了他生前的心愿,将其遗骨附葬于黄花岗烈士陵园内东侧,人们誉之为“七十二烈士的守护神”。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潘达微与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 1 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墓,坐落在烟花护绕的白云山南麓。它的正南,一座水泥构筑的拱式大门气宇轩昂,门楣上镌刻着孙中山先生题写的描金大字:“浩气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