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绘图 冯晓瑜

  在女人最精华的时间里,她几乎没离过家门,因为放不下“萍萍”

  邱玉妹:照顾瘫痪继女27载

  “哦~,萍萍听懂了对(fa)?”邱玉妹的“哦”字拖长了音,仿佛宠溺地对着一个婴儿。今年30岁的顾娅萍躺在对面的床上,嘴角弯了起来。

  邱玉妹与顾娅萍的母女情缘已有27年。27年前,邱玉妹还是个22岁的少女,而眼前的她已年近五旬。在女人最精华的这段时间里,邱玉妹几乎没离过家门,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门口公园。原因只有一个,她放不下她的“萍萍”——患有先天性脑瘫的继女。

  喂饭要跪一个多小时

  “她门槛精,什么都懂,最喜欢柏阿姨,是吧,萍萍?”萍萍扭过头来冲邱玉妹咧嘴一笑,露出一张白净的脸——表示同意时,看着人笑,不喜欢的时候把脸别过去,这是顾娅萍全部的表达方式。严重脑瘫让顾娅萍长了一个弯曲变形的脊柱,不听指挥的四肢睡了30年,已经萎缩得不成比例。

  邱玉妹笑望着女儿,“平时逗逗她蛮好玩的”。事实上,照顾萍萍的饮食起居与“好玩”根本沾不上边,付出的精力甚至超出同时照顾两个老人。

  “今天差点又把碗打翻了。”邱玉妹佯装嗔怪。喂萍萍吃饭是一件技术活,萍萍没有吞咽功能,只能依靠物理作用让食物流到胃里。每次喂饭,邱玉妹得一手端着煮得稀烂的饭菜、整个人跪在床上压住萍萍的四肢,“她看到喂饭容易紧张,一紧张就手舞足蹈,碗被打掉了好几个,被子也踢坏了好几床。”这一跪要一个多小时,因为萍萍吃饭要等候时机,迟一点嘴巴合上了,等到下次张口不知道什么时候。邱玉妹岁数大了,长年累月地跪在床上弓腰喂饭,腰背已经不如当年,“常常喂到一半,‘哗’地倒下去休息半刻,缓过来起身再喂。”

  洗澡也难。邱玉妹比划着,洗澡的时候,要将萍萍整个人抱进澡盆里,萍萍虽然只有30来斤,但抱起的一瞬间萍萍会紧张,全身的劲都往一处使,压在邱玉妹的双臂上就好像一块大石头。好不容易开始洗澡了,萍萍又紧张得手舞足蹈、水花乱溅,“我常笑她,给她洗个澡,我倒像刚游泳回来一样。”

  一起承受,就少点负担

  遇见邱玉妹时,顾林江正反复咀嚼着“走投无路”的苦——第一次婚姻留下了一屁股外债还有一个不能离身的孩子,让30岁出头的他觉得“这辈子再组织一个家庭的希望怕是没了”。为了把家顾好,顾林江在工作间隙做起了小生意,也借由这个机缘认识了在街道联社工作的邱玉妹。顾林江老实诚恳、又能吃苦,赢得了小他10岁的邱玉妹的心,听说顾林江的经历后,邱玉妹的同情一发不可收拾。

  见到萍萍的第一眼,邱玉妹的心都化开了。邱玉妹从小就不是一个被呵护在掌心的女儿、妹妹:她唯一的亲哥哥小时候因发烧智力受损,她一直是挡在哥哥前面的“小辣椒”。见到3岁的顾娅萍时,从没当过妈的邱玉妹对自己心中突然冒出来的保护欲并不陌生。“他多不容易,一个大男人带着一个这样的孩子。我与他一起承受,他就少点负担。”顶着来自家庭、朋友的巨大压力,22岁的大姑娘嫁进了顾家的门。

  萍萍的身边不能离人,嫁给顾林江后,邱玉妹干脆把工作辞了,一心一意照顾起萍萍。“我对萍萍是爱屋及乌。”邱玉妹扭过脸去,定睛地看着自己的丈夫。顾林江看着一旁的妻子,说出刚结婚时的忐忑:对着这样一个家,她也许熬不了几年就会走了吧。

  邱玉妹没有说话,事实上她已用了20多年的陪伴抹掉了顾林江心上的这一块阴云:“我只求一心一意把这个家搞好。一家人开开心心。”

  “在有生之年把她服侍好”

  让邱玉妹觉得“开心”的日子,听起来“清苦”得很。相识以来,她没和丈夫看过一场电影,去商场也是一会儿就回来——萍萍身边不能离人,邱玉妹连去安徽给父母上坟的时间都挤不出。

  家里的条件不好。顾林江下岗后,只能清早从崇明贩点蔬菜到家附近卖,再后来小生意也做不下去了,快60岁的顾林江又去做了保安。因为经济来源不稳定,又有一个病人要照顾,家里的钱总是要掐开来花,鱼、肉都要盘算着岔开来买。15平方米的房子挤着一家四口:夫妻二人、萍萍、还有两人20岁出头的儿子;一张4尺的床,萍萍自己要睡上2尺,夫妻俩只能在旁边挤一挤。顾林江至今清楚记得,萍萍半夜突然发病,眼睛发紫,邱玉妹在一旁急得直掉眼泪,他自己忙着掐人中、按摩心脏,把萍萍从鬼门关一次又一次地拉回来,他们从没想过失去这个孩子,“舍不得啊”,两口子说。

  这样的日子重复了27年,却没灭掉邱玉妹一颗乐观的心:“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干脆不要愁。你看我头发还是黑的呢。”

  可看着躺在一旁的萍萍,邱玉妹眉间却拧上来一丝愁绪:“现在我们岁数也大了,以后带不动了,她怎么办。只能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把她服侍好,让她过得快乐一点,心里才不会愧疚。”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女子照顾瘫痪继女27载 喂饭要跪一个多小时 1 邱玉妹与顾娅萍的母女情缘已有27年。27年前,邱玉妹还是个22岁的少女,而眼前的她已年近五旬。在女人最精华的这段时间里,邱玉妹几乎没离过家门,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门口公园。原因只有一个,她放不下她的“萍萍”——患有先天性脑瘫的继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