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现在的萨米人当中只有一小部分是在牧鹿为生的传统下长大,瑞典约克莫克的埃拉-利·施皮克就是其中之一。他们这一代的年轻人怀抱着上大学的理想。“我想要探索这个世界,”她说,“但我又希望驯鹿永远不要从我的生活中消失。”

  夏季里,驯鹿群跨越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和俄罗斯北部大陆,从冬季牧场迁徙至更加凉爽的地区,萨米牧人追随鹿群的脚步而行。

  14岁的萨拉·高普为受坚信礼而着盛装。她与父亲尼尔斯·佩德·高普身上的服饰表明他们的故乡是挪威的凯于图凯努。他们的驯鹿皮靴前端翘起,为的是方便嵌入滑雪板。

  驯鹿有时会突然受惊,因此尼尔斯静静地蹲坐在他心爱的鹿群中央。这些生灵是维系其生计的关键所在。他手握套索,套索的颜色表明了它的最佳使用温度和季节。尼尔斯一面看守鹿群,一面用喉咙吟唱起传统的萨米歌谣,向妻子英格丽德表达自己的爱意。把基督教传播到萨米人中的信义宗牧师禁止了这种吟念方式,称之为恶魔之音。尼尔斯小时候,他的母亲对这种音乐持否定态度,他从祖父母那里习得这种传统,并将其传授给自己的孩子。“当我吟唱时,”同时也是乡村歌手约翰尼·卡什崇拜者的尼尔斯说道,“往日景象就在眼前浮现,我就不会感到孤独。”

  撰文:杰西卡· 本克JESSICA BENKO

  摄影:埃丽卡· 拉森ERIKA LARSEN

  翻译:陈昊

  北极圈以北340公里处,挪威参差如皇冠边缘的海岸线上,夏季里太阳连续数周不落,午夜的阳光映照在仲夏的积雪上。夏至来了又去,萨米族的驯鹿牧人们却无暇留意。“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都在忙着给幼鹿做标记。”英格丽德· 高普说,她指的是各户牧人每年在新生小鹿耳朵上刻画古老记号的习俗。在萨米人散布于挪威、瑞典、丹麦和俄罗斯北部的故土上,时间的概念与太阳的运行无关,而是与某种更加重要的活动息息相连——那就是驯鹿的迁徙。

  萨米人称自己为“驯鹿牧人”,这一称谓准确地诠释了他们曾经的劳作方式:徒步或划着木制雪板追随驯鹿为寻找最佳草场而飞快迁徙的步伐,走过数百公里的路程。然而如今已时过境迁,现在牧人们只能在每年固定的时间段、在传统驯鹿牧场中的某些特定区域内放牧。为维持生活,牧人们需要购买昂贵的越野汽车和雪地摩托,用来维护领地间数百公里长的围栏,并根据用地规定迁移大规模鹿群——哪怕这些规定与驯鹿的天性相悖。正如英格丽德的丈夫尼尔斯· 佩德· 高普所说:“驯鹿用鼻子而不是眼睛思考。它们随风而行。”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走进萨米人:与驯鹿同行的民族(组图) 1 现在的萨米人当中只有一小部分是在牧鹿为生的传统下长大,瑞典约克莫克的埃拉-利•施皮克就是其中之一。他们这一代的年轻人怀抱着上大学的理想。“我想要探索这个世界,”她说,“但我又希望驯鹿永远不要从我的生活中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