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今年初秋的一天,北京京西宾馆一间不大的会议室,紧张的答辩会正在进行。五位评审均为国内社科研究领域的权威专家,而依次接受“面试”的,也大都是学界知名专家。他们竞争的,是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那代表着分量最重的支持与期待,入选概率为3:1。

  “陈士强教授,这个研究工作量不小,为什么不找几个合作者?”一位评审翻着项目投标书,发现“子课题负责人”、“课题组主要成员情况”两栏竟都是空的。原来,一般入围最后面试的项目,为确保学术质量,通常要求申报者有一支强有力的团队。有的投标书上 “子课题负责人”一栏,因为参与人多,甚至要加页。而陈士强申报的项目,是汉文《大藏经》这部卷帙浩繁的佛教经典总汇。

  “我找不到合作者。”陈士强实话实说。早在28年前,他已经选择孤身踏上这段征程。

  最终,“《大藏经总目提要》编撰”获批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成为了“首席专家”的陈士强,依旧一个人,继续战斗。

  有所思——为初学者编“入门书”

  踏进陈士强家的书房,只见整整一面墙的书。有人不理解老陈。《大藏经》包含传入我国的大小乘佛教经典,以及由汉地佛教人士撰作的阐发义理、记叙史迹的各种文体的典籍,要为其解题,实在是“工程浩大”,当初怎会想到要啃这块硬骨头?他自己倒说得平淡:“1983年时,我读《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有感,发愿想写一部集目录、版本、提要、资料和考订于一体的汉文《大藏经》总目解说。”《大藏经》问世以来,前人也曾为之解题,但都是文言,现在已很难让初学者读懂,而今人对《大藏经》的解题著作均为词条式解说,内容比较简略。他想写的,是对更多初学者有用的“入门书”,对研究者有用的“工具书”。

  这在当时,属于陈士强出版社工作以外的个人爱好,全靠业余时间完成。妻子工作忙,孩子才两岁半,陈士强下班回来要烧菜、洗尿布,家务事全部做完了,才能静下心来开始读写,看电视、出去游玩几乎与他绝缘。总目提要中的“经藏”、“文史藏”两部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完成,并在他开始撰写的第23年、第24年相继出版。

  人们常用“著作等身”来赞美学术水平,在陈士强眼中并非如此,“一辈子写三四十本书,真的能算成就吗?我觉得哪怕只有一两本著作,只要分量够重,真正能对这门学科发展、传承带来影响,就已经够了。”已故国学大师汤用彤,是陈士强的“偶像”。汤用彤一生著述不多,《汉魏两晋南北朝佛学史》是其中之一,但就是那薄薄上下两册,成为了研究佛学不可不读的经典。

  有所乐——读书写书观书评都快乐

  算下来,老陈电脑桌上用来输入文字的手写板已经换到第七个,出版的几本书版税不多,却是20多年的心血。这么拼,究竟图个啥?

  他有一句座右铭:“志不求易,事不避难。”他认为,一个人立志不应追求容易实现的目标,做事不应回避艰巨难行的事情。话说回来,28年的奋斗,倒也乐在其中。

  一乐在悟。“别人读不懂的东西,我读懂弄通了,就很快乐”。在几千卷的汉文《大藏经》中,有70%以上的经典前人并未作过注释,有许多连句读都没有,要弄清原典的意思,完全要靠个人反复研读品析。在这一方面,陈士强的绝招就是多读,并将几个版本的原文译文仔细对照。一次,为了将一段短文读通,他整整花了三个月,终于释解时,畅快难以言表。

  二乐在看。闲暇时,陈士强会在网络搜索引擎上键入相关的字句进行搜索,购书网站上一条条评论,看得乐此不疲。他并不讳言:“看到不少读者喜欢《经藏》、《文史藏》,觉得大有用处,心里也很高兴,因为我本来就想写出受读者欢迎的书啊。”当然,他更希望看到读者提出的建议,希望能多多交流,这样才能把书做得更好。

  有所忧——生命有限著述未完

  申报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时,陈士强留了个“空白”——“近五年以来作为第一负责人承担与申请课题相关的项目情况”。别说近五年,这二十多年来,大藏经的相关研究他都没有申报一个项目。不是不想报,而是因为只靠自己一个人,靠业余时间,实在没法在进度上“拍胸脯”。

  如今退休,时间充裕不少,但他还是觉得紧迫。埋首典籍多年,不知看到多少古书在撰写中夭折,只有上册,没有下册,生命无常。总目提要还有“律藏”、“论藏”没有完成。今年1月退休,陈士强第一时间跟夫人打招呼,“旅游计划能不能再往后推一推?”

  不是没想过与人合作,念头闪过便偃旗息鼓。如今的大学、科研机构里,科研考核总有个一两年的时限,考核结束后,谁肯陪他再写个28年?有时陈士强去学校会遇上年轻教师,曾有这样的对话。“陈教授,你给《大藏经》做总目提要的工作很有意义。”“还有一半没写呢,你们来试试?”“水平不够,水平不够……”

  “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把框架搭起来——‘一说四藏’:总说、经藏、律藏、论藏、文史藏,一共十册,然后再慢慢增补……”抚着书桌上一摞黑色硬皮封面的《大藏经》,陈士强看向窗外,冬日的午后,阳光微暖。(记者 彭德倩)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二十余年乐此不疲 一个人的“社科基金重大项目” 1 今年初秋的一天,北京京西宾馆一间不大的会议室,紧张的答辩会正在进行。五位评审均为国内社科研究领域的权威专家,而依次接受“面试”的,也大都是学界知名专家。他们竞争的,是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那代表着分量最重的支持与期待,入选概率为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