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11月26日,美国发射“好奇”号火星车,预计将于2012年8月登临那颗红色星球,因此被称作“红色的冒险之旅”。 本文作者、科幻小说家韩松曾于2000年出版《火星照耀美国》,今年再版。书中预言,在战神火星的红色光焰照耀下,纽约世贸中心将被恐怖分子炸毁,美国会发生金融危机,并爆发第二次南北战争……

  丢勒的名作《忧郁症》中描绘了量尺、沙漏、各种几何形体、吊着的摇铃、天使像、一把刀、一把梯子、天体和一个幻方(人物背后),表达了人类渴望解开宇宙奥秘的迫切心情,而人们曾尝试向火星发送幻方图案进行沟通

  在大多数中国人眼中,美国最新发射的火星车“好奇号”,也许是遥远而陌生的一种事物。这个孤独的旅行者于2011年11月26日上路,预计2012年8月登临那颗红色星球,因此被称作“红色的冒险之旅”。它只是人类已经发射的多个火星探测器中的一个,但普通的中国人恐怕很难说出到底有几个。在西方神话中作为战神玛尔斯的火星,对于中国人而言远不如牛郎星织女星那样有“内容”。与中国传统农耕关系更密切的大火星,不过是二十八宿中的“心宿”,实际上是天蝎座阿尔法星,它是一颗红巨星,距离地球600光年,也就是光要在太空中走600年才能到达,而地球到火星,光只需要走几百秒。

  火星探索行动三分之二都失败了

  很多人并不知道火星是太阳系中与地球最相似的行星。顺着太阳从里往外数,地球是第四行星,火星是第五。这位兄弟的直径是地球的一半,其一昼夜仅比地球上的一昼夜稍长一点(约多出37分钟)。另外,像地球一样,火星上有大气,有水(已经发现了水冰,以及湖盆和河道的遗迹),这提供了生物生存的条件。火星绕太阳走路,与地球最近时,是5500万公里,最远可达4亿公里,这在天文尺度上当然是很近的距离,对人的旅行来说却不易。火星上有太阳系最高的山奥林匹斯山,高27公里,是珠穆朗玛峰的3倍。与地球不同的是,火星的地壳板块运动不剧烈,所以这颗行星上面不会发生大地震。

  对火星作深入而系统的科学观测的是西方人,他们在17世纪通过望远镜发现了火星表面有条纹,以为是火星人修筑的运河。1971年,第一个科学探测器在火星着陆,它是苏联的火星3号,但遭遇沙尘暴,扫描20秒钟后就与地球失去了联系。后来,美国的“海盗1号”和“海盗2号”均在1976年取得了成功,在火星上分别工作了6年和4年。它们排除了火星人的存在,认为地球的这个近邻是荒凉而无生命的。迄今,已有30多枚探测器到达火星(有的是抵达火星轨道)。日本是继美苏后第三个向火星发射探测器的国家(1998年),可惜失败了。火星的探索行动,三分之二都失败了。最近的一次失败,是俄罗斯今年11月9日发射“火卫-土壤”探测器,上面搭载了中国的火星探测器荧火1号,但“卡”在了地球轨道上,最终坠落回地球。所以说,这真是一趟冒险之旅。“好奇号”能否安全降落?这还是个悬疑。以前在降落过程中使用过火箭和气囊,这次,要使用天空升降机。

  现在认为,30多年前的海盗号未能发现生命,可能是仪器敏感性不足。迄今已有7个探测器在火星上成功着陆,包括后来的“旅居者号”、“勇气号”、“机遇号”和“凤凰号”。其中,1997年随“火星探路者”到达火星的“旅居者号”,是人类的第一部火星车。这些探测器仍未发现生命,却在火星找到了水冰。探寻生命是“好奇号”的重要使命之一。在火星表面,“好奇号”火星车将发射能量相当于100万个电灯的激光束,确定这颗红色星球能否支持生命存在。此外,它还将借助其他装置寻找生物信号,以确定火星是否是一颗适于居住的星球。它当然还有其他使命,比如地质、大气等的探测。

  迄今还没有人类登临火星。2007年,在第58届国际宇航联合会大会上,美国宇航局宣布计划在2037年派宇航员登上火星。这可能是迄今最激动人心的火星计划了。

  我们来自火星?

  火星是地球人类可以探索的最近行星。在火星上寻找历史上的生命化石,是行星探测中最激动人心的项目之一,如果找到,就意味着只要条件许可,生命就能在宇宙中诞生。但是,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地上的事还没有解决,为什么要去外星?这与买不起住房的人、股市中被套牢的人、天天上班苦于交通拥堵的人,有什么关系?看上去似乎没有太大关系。也许有关系的是,今后有一天,你我的后代可能会移民火星。这是因为地球资源环境的压力。人们已提出了多种改造火星的计划,目的是把这颗星星变得更类似于地球,可以居住。有人说,这与西方人的世界末日情结有关,终有一天,人类会受到审判,但是,借助一个跳板,却可获新生。其实,这也是人类对于宇宙的普遍好奇心所致,比如,中国的屈原就在《天问》中 问道:日月安属?列星安陈?也就是寻求对宇宙的理解,从而理解我们自己,理解我们的心灵。走向外太空,不是获得知识、掘取资源那么简单,而是建立一种新的世界观。它是文化的一部分。人类是靠文化存续的动物。

  从现实角度看,这对于解决地球面临的问题也是有好处的。美国天文学家卡尔.萨根曾经指出,大约40亿年以前,火星与地球气候相似,也有河流、湖泊,甚至可能还有海洋,未知的原因使得火星变成了今天这个模样。探索使火星的气候变化的原因,对保护地球气候具有重大意义。火星有一个巨大的臭氧洞,太阳紫外线没遮拦地照射到火星上,可能这就是“海盗号”探测器未能找到有机分子的原因。火星研究有助于了解地球臭氧层一旦消失,对地球可能产生的极端后果。火星探测是许多新技术的试验场地,这些技术包括大气制动、利用火星资源产生氧化剂和燃料、返程用遥控自动仪和取样远程通讯等。另外,公众对火星探测的支持和共鸣,可以促成国际太空合作。

  当然了,从地球到火星的旅程是漫长的,比如“好奇号”火星车,要走9个月。现代的宇航生命保障系统已可以帮助人类到达火星,但对宇航员来说,是可怕的忍耐,特别是心理上要面临严峻考验,因为寂寞,有的人可能会在中途发疯。刚刚结束的“火星500计划”,就是这样的实验,把人关在密闭室里500天,模拟飞向火星,检验会出什么情况。这里面有一位中国人参与。

  除了人上火星,科学家也把一些微生物发射上去,比如,这回搭乘俄罗斯火星探测器的还有美国的“生命星际飞行实验室”,放置了装有10种微生物的20个小试管。这些微生物被设想为与火星上可能存在的生命相似。这也是要回答另一问题:地球生命是自己产生的吗?还是从外星来的?每年,大概有一吨火星物质撞上地球(如今在南极已找到了不少这样的陨石),火星上的微生物也可能搭这顺风车,来到我们的家园。在进入大气层时,陨石只有表面几毫米的部分会被加热,而躲在内部的微生物不会被烧死。它们会不会是几十亿年前地球生命最早的种子呢?包括我们人类在内,其实是来自火星吗?人们把微生物放在飞船上,让它们去火星,是要检验它们能不能耐得住恶劣的太空环境,包括带电粒子辐射的威胁。如果它们经受住了,那么,从地外行星远道而来地球的生命,也能经受住。

  威尔斯(H. G. Wells)1898年出版的《星际战争》(The War of the Worlds)描述了火星人入侵地球的故事,这是它的插图

  登火星而看新的“天下”

  火星是一颗很有意思的行星,激起了人们的无尽想象,成了科幻作品的主角。H.G.威尔斯的《世界大战》描写了火星人入侵地球,里面的火星人长得像章鱼。雷.布拉德伯里的《火星编年史》和斯坦利.罗宾逊的“火星三部曲”,也十分有名。前者以浪漫主义的笔法,描写了人类在火星上的移民生活,写他们与灭绝了的火星人的“幽灵”遭遇。后者则以坚实的科学知识,描述了“火星地球化”的过程——美、俄、日等国的宇航员飞往火星,建设了一个人类共同体,那是一个伊甸园;地球人在火星上开始了新的创世纪,但里面却没有中国人。

  但是,中国富有想象力的人们并没有忘掉火星。老舍1932年创作的《猫城记》,描写人类飞船到达火星,坠毁后仅一人幸存,发现那儿是猫人们统治的黑暗社会。这部书暗喻了现实政治,被日本人列为世界上最好的科幻小说之一。另外还有郑文光在1954年写作的《从地球到火星》,是新中国第一篇科幻小说,叙述了一个火星旅行的故事,并在北京引起了观测火星的天文热潮。郑文光后来还写了《火星建设者》、《战神的后裔》,描写在火星上建设共产主义社会,可惜后来失败了。90年代吴岩的《沧桑》,则是一个关于火星上死亡和生命的凄美深邃故事。另外,还有苏学军的《火星三日》、《火星尘暴》。最新的是2011年出版的郝景芳的《流浪玛厄斯》,写的是2190的火星。其时,火星早已有了人类殖民,并已与地球发生了星际大战。故事的主线,是写一名女孩子的情感,但它却是一部十分复杂的小说,从一开始,就把读者带入了阴谋论的强烈氛围。它关注怎样建立乌托邦,以及怎样建立一个更好的社会制度。在我的心中,也有着深深的火星情结。2000年,我出版了《火星照耀美国》这部幻想小说,今年得以再版。在那本书中,我预言,在战神火星的红色光焰的照耀下,纽约世贸中心将被恐怖分子炸毁,美国会发生金融危机,并爆发第二次南北战争,沦落为三流国家,而中国崛起成为世界最强国,牵头拯救美国。

  2008年5月,美国的火星探测器“凤凰号”在火星着陆,《人民日报》等中国主流媒体都没有报道此事。也许,那时正忙于抗震救灾。但这回,“好奇号”却得到了比较广泛的关注。几千年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中国人,如今对宇宙的兴趣已大为增加。孔子说,登泰山而小天下,那么,今后我们可能要站在月球上、火星上,来看新的“天下”了。至少,即将来临的一年时间里,我们真的应该好好去关注一下这颗红色的星星。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科幻作家韩松:登临火星是场红色的冒险之旅 1 丢勒的名作《忧郁症》中描绘了量尺、沙漏、各种几何形体、吊着的摇铃、天使像、一把刀、一把梯子、天体和一个幻方(人物背后),表达了人类渴望解开宇宙奥秘的迫切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