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有些野菜,虽有“野”名,却是背景显赫,后台强硬,比如上期所说的荠菜和蒲公英;也有一些野菜,外貌更是平平,花无艳色,茎非高直,族亲鲜有大牌。不过,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它们脱颖而出,成为寒门名士。它们是,苋菜和灰菜。

  虽然说了作为吃货要去搞野菜吃这样的话,但是既然现在的生活节奏这么快,要求大家老往深山老林里跑也不大现实,所以我们还是接着多说一点伴人生活的野菜。

  有别于上一次有着显赫家族背景的 荠菜和蒲公英 ,这次要说到的两类野菜,其背景就不那么“硬”了,族亲们基本都是些花无艳色、茎非高直的低调分子,更鲜有著名的蔬菜。就算这两个,乍一看也是其貌不扬的样子,但是这并不妨碍这两位野菜俩凭借自身的价值脱颖而出,成为人们认识最早、最熟悉的一批植物,从而立身为家族中的名士。相应地,它们二者背后的家族:苋科和藜科,也就分别以它们命名——它们,就是苋菜和灰菜。

荷锄清肚肠——苋菜

  【反枝苋(Amaranthus retroflexus),这是广义上的苋菜的一种,在我国北方分布广泛,狭义上的苋菜指的是菜市场那种泛红的蔬菜。 摄影/秦隆】

  反枝苋(Amaranthus retroflexus【等】),苋科(Amaranthaceae) 苋属(Amaranthus),茎叶作为蔬菜食用。

    《说文 艹部》:“苋,苋菜也。”《南史 蔡撙传》:“斋前自种白苋紫茄,以为常饵。”

  说起苋菜,可能是由于适口性比较好,算是食用比较普遍的野菜了,作为北方人的我就格外喜欢趁嫩芽摘下来后,焯过切段拌了浓浓蒜汁的野苋菜。而从南朝蔡撙公“不饮郡井”、“自种白苋紫茄”以示自清的行为来看,我国人民早就认识到了苋菜的食用价值并能将其作为普通菜蔬熟练栽种,直到现在,流着鲜红汤汁的蒜炒红苋菜也还是蜀中和江浙一带端午必吃的菜品。

  然而仔细说起来,以上的“苋菜”概念其实有些混乱,狭义的苋菜即苋(Amaranthus tricolor)本人,指的是菜市场中常见的那种总是泛红的蔬菜,主要栽培用于蔬食,或做观赏花草,《南史》中提到的应该也是这一种,因为现在植物学中的白苋(A. albus)指的是分布在北方而且叶小不堪食用的种类。而至于广义的苋菜,则还包括了苋属小家庭中的不少野生兄弟,比如我吃过的那种,就应该是北方广布的反枝苋(A. retroflexus)。此外,苋属里的野菜还有皱果苋(A. viridis)、繁穗苋(A. cruentus)等,而南方常见的刺苋(A. spinosus)不仅嫩苗可食,夏秋季的茎秆还是很有意思的卤菜原料,从而成为了罕见的一种植株成熟后也可以采食的野菜。

  不过概念再怎么混乱,苋属的所有种类也只有不多的几十种。就算是整个苋科大家族,60-70个左右的属级小家庭和不到1000个物种成员的阵容虽然看上去也不算小,但跟十字花一比那就不是一个数量级了,遑论菊科。仿佛是为了进一步印证“做草要低调”这条家训似的,苋家族不仅苗裔有限,花朵也都不怎么起眼儿,不过仔细观察的话,也还是能找出一些可以作为族徽的特征的,例如:虽然不如菊科那样亲密如同一朵,但苋科植物的花也还总是以密集的花序出现;而且这花序里的每一朵花不仅小的可怜,花瓣还被三五片儿干巴巴通常也不鲜艳的膜片代替。于是,对照这个族徽,再加上“花色和叶子相同”、“叶子并非成对生长”这两个家族内的限制条件,我们就可以在身边的荒地里寻找苋属植物的成熟植株了。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野菜八卦之寒门名士——苋菜和灰菜 1 有些野菜,虽有“野”名,却是背景显赫,后台强硬,比如上期所说的荠菜和蒲公英;也有一些野菜,外貌更是平平,花无艳色,茎非高直,族亲鲜有大牌。不过,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它们脱颖而出,成为寒门名士。它们是,苋菜和灰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