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艺术家蒋英一发音声震屋瓦

    “高贵!”蒋英的学生说起蒋英,就蹦出了这两个字。“蒋老师很漂亮,漂亮的人,漂亮的人品。”

    蒋英,1919年生于浙江海宁,自幼喜爱音乐,二十世纪30年代到欧洲学习钢琴和声乐。此后十年,她历经二战爆发,辗转于柏林、慕尼黑,最后到达瑞士,虽然生活艰难,但却始终没有放弃所钟爱的音乐。在1943年瑞士“鲁辰”万国音乐年会上,她赢得各国女高音比赛第一名,成为荣获这一奖项的东亚第一人。

    1955年10月8日,在总理周恩来过问下,钱学森和蒋英带着他们六岁的儿子永刚、五岁的女儿永真,冲破重重阻力,回到了祖国。

    回国后,蒋英在中央实验歌剧院担任艺术指导和独唱演员,后来到中央音乐学院任歌剧系主任、教授。“一发音声震屋瓦,完全是在歌剧院中唱大歌剧的派头,这在我国女高音中确是极为少有的。”这是蒋英的表弟、著名作家金庸,在听完蒋英1947年的一场演唱会后的感受。

    声乐教授蒋英:为学生倾尽全力

    1955年,蒋英随钱学森冲破重重阻力回到中国。她从美国带回来的唯一奢侈品是一台钢丝录音机,不是为了供自己享受音乐,而是为了用它更好地培养声乐人才。

    此后,蒋英长期任教于中央音乐学院,培养的学生从吴雁泽那一拨到如今的祝爱兰、傅海静,人才辈出。“她把我当女儿一样对待,为了我的事倾尽全力。”中央音乐学院教授、著名女歌唱家祝爱兰从十多岁起,就“跟在蒋老师身边”。

    祝爱兰回忆,文革期间,蒋英偷偷将学生带回家中,冒着巨大风险让学生听外国歌曲,教学生说德文、意大利文。她还清楚地记得,当年有一位盲人评弹老艺术家到北京开会,蒋英知道后就替祝爱兰联系上课事宜,联系完后,每次都亲自陪着祝爱兰乘坐公共汽车去老艺术家居住的旅馆上课。“可能是跟钱先生生活久了,蒋老师讲课也是辩证的、立体的,任何问题的讲解都有前有后,有上有下,给我以可触摸的形象感,声乐学习就不那么枯燥了。”赵登营这样评价自己的老师蒋英。

    钱夫人蒋英:《燕双飞》相携一生

    蒋英逝世前的一个半月,正是他的先生、我国著名科学家钱学森诞辰100周年纪念日。

    蒋英身体不好时,就会念叨着“我该走了,该去陪陪老伴了。”

    蒋英与钱学森青梅竹马,幼时他们合唱的一曲《燕双飞》,成为他们相携一生的写照。

    每当蒋英登台演出,或指挥学生毕业演出时,钱学森是忠实的听众,也是私人评论家。有时,他邀请科技人员一起来欣赏。有时钱学森工作忙,蒋英就亲自录制下来,放给他听。钱学森对文学艺术也有着浓厚的兴趣,他所著的《科学的艺术与艺术的科学》出版时,正是蒋英给该书定了英译名。

    科学家钱学森和艺术家蒋英的婚姻也被誉为科学与艺术结合的典范。“正因为我受到这些艺术方法的熏陶,所以我才能够避免死心眼,避免机械唯物论,想问题能够更宽一点,活一点。”钱学森曾深情向蒋英致谢,说她介绍的这些艺术所包含的诗情画意和对于人生的深奥理解,使得自己丰富了对世界的认识,学会了艺术的广阔思维方法。

    蒋英平静地离开人世,在亲朋好友看来,她只是“那么高贵地睡去了”,去天国和钱老再续《燕双飞》了。

    钱学森眼中的蒋英——

    “蒋英是女高音歌唱家,而且是专门唱最深刻的德国古典艺术歌曲的。正是她给我介绍了这些音乐艺术,这些艺术里所包含的诗情画意和对于人生的深刻理解,使我丰富了对世界的认识,学会了艺术的广阔思维方法。或者说,正因为我受到这些艺术方面的熏陶,所以我才能够避免死心眼,避免机械唯物论,想问题能够更宽一点、活一点,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也要感谢我的爱人蒋英同志。”

     生活趣事

    你的男朋友不算

    据《文汇报》报道1947年秋天,钱学森回上海探亲,他已是麻省理工学院最年轻的终身教授,意气风发。

    钱学森应邀在母校上海交通大学举行一次学术讲座,蒋英去听了。结束后,钱学森对蒋英说,你跟我去美国好吗?蒋英一听忙说不行:“我有男朋友了。”钱学森说,我也有女朋友,但从现在开始,你的男朋友不算,我的女朋友也不算,我们开始交朋友。

    6个星期后,蒋英与钱学森在上海和平饭店举行了婚礼。不久,钱学森先回美国,一个多月后,蒋英到波士顿和钱学森会合,在异国他乡开始了他们的新婚生活。

    他们愉快地在一起吃完早饭,钱学森泡了一杯茶喝完,站起来向蒋英告别说:我走啦,晚上再回来,你一个人慢慢熟悉吧。蒋英独自等待着钱学森回家,直到夜色来临。蒋英回忆说:到晚上五六点钟,他回来了。问吃什么饭?我说不会做饭。于是,我们就到外面吃了一顿快餐。一回到住所,钱学森就说回见、回见。蒋英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拿了一杯茶到小书房里去了,门一关不见人了。

    蒋英笑道,到晚上12点他才出来,很客气,我也很客气。就这样,从结婚的第一年第一天到以后这60几年,只要他在家,他吃完晚饭,自己倒一杯茶,躲到小书房里去看书,从来没有跟我聊天,更没有找朋友来家里玩。

    找国防部要老公

    据《解放日报》报道作为中国导弹研制的技术领导人,近30年里,钱学森肩负了很大的责任,他经常神秘失踪很长一段时间,行踪不要说对朋友保密,连家人也绝对保密。

    有一回,钱学森又“出差”,一去又是几个月,杳无音信。蒋英再也无法忍受这种亲人死活不明的痛苦折磨,急冲冲地找到国防部质问:“钱学森到哪儿去了?他还要不要这个家?”负责同志回复她:“钱院长在外地出差,他平安无恙,只是工作太忙,暂时还回不来,请您放心。”蒋英听了心里有数了,具体事情也不再多问了。

    后来才知道,钱学森此时正在戈壁荒漠之上紧张地进行着“东风一号”近程导弹的发射准备工作。 1960年11月5日,新华社发了一条电讯:中国第一枚“东风一号”近程导弹在中国西北地区发射成功。

    后来,蒋英对钱学森说:“我是搞音乐的,你是搞工程的,那你搞你的,我搞我的。所以我自己的全部工作在音乐方面,做了我应该做的事。” 据新华社电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钱学森夫人蒋英离世 天国再续燕双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