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高高的德胜门箭楼下,几个挽起裤管的孩子在护城河边愉快地捞着螺丝和小鱼,他们也不时地嬉闹着,水面泛起阵阵涟漪。

西直门

  夕阳西下,德胜门箭楼逐渐变成剪影,阳光在水中的倒影逐渐变红,映红了孩子们的半个脸颊,似乎催促着他们赶快回家——这是我小学时一段真实的暑假生活。

德胜门

  我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的北京,30多年,除了出差和旅游,一刻也没离开过。我在北二环附近长大,小时候,周末一家人坐公交车出行,听到售票员报站:“下一站鼓楼豁口……”便好奇地问父亲:“什么是豁口?”父亲说:“过去二环路上面是高高的城墙,墙两边的人们想见面,怎么办?就把城墙豁了个口子,好似人掉了颗门牙就叫豁牙子,城墙开了口子就叫豁口。后来城墙拆了,只留下了豁口这个地名。”我一知半解地点了点头。

永定门

  若干年后,到了换牙的年龄,门牙掉了,我飞奔到父亲面前,指着自己大门牙的位置说道:“看,鼓楼豁口!”

阜成门

  古老的城墙就好似一口牙齿,那些年,以保障交通为由,拔牙式地拆除了大部分城门和城墙;若干年后,又在牙床上用钢筋水泥和沥青,浇筑了一口名叫“二环路”的现代牙齿,而二环路上的立交桥,则继续刻着当年那些“牙齿”的名字。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北京面孔的变迁:消失的城门与激情二环路 1 高高的德胜门箭楼下,几个挽起裤管的孩子在护城河边愉快地捞着螺丝和小鱼,他们也不时地嬉闹着,水面泛起阵阵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