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e0506982-101e-0019-43af-6d1401000000 Time:2019-09-17T23:28:44.1728350Z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1d1489f5-d01e-00ea-27af-6dc768000000 Time:2019-09-17T23:28:44.1752945Z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d8100249-301e-00e0-2caf-6ddee1000000 Time:2019-09-17T23:28:44.1745727Z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2d423257-701e-0046-2baf-6de6ff000000 Time:2019-09-17T23:28:44.1970005Z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8e204154-a01e-00a1-2daf-6df6f2000000 Time:2019-09-17T23:28:44.1961573Z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720d2afc-101e-0056-54af-6dd019000000 Time:2019-09-17T23:28:44.1969887Z

首播

重播

考拉

  考拉是澳大利亚特有的一种可爱动物,但随着栖息地被人类活动破坏、气候变化和疾病的传染,考拉陷入了数量越来越少的困境。有数据显示,在过去的6年中,澳大利亚的考拉数量已经从10万只锐减到4.3万只。如果不及时采用有效办法,考拉有灭绝的危险。

  气候变化和居住地减少是澳大利亚许多动物共同的威胁,当然考拉也不例外。但与此同时,考拉还面临着一个更大的敌人——衣原体和病毒感染,这也是许多科学家最为担忧的一个威胁。

  感染衣原体或让考拉“断子绝孙”

  澳大利亚动物园野生动植物医院的兽医吉列说:“疾病是个无声的杀手,而且是可能令昆士兰考拉灭绝的最真正的潜在威胁。”据介绍,这个“无声杀手”就是衣原体,大多数人都知道,感染衣原体会使人类患上性病,而对于考拉来说,衣原体的杀伤力更大,可能会让它们“断子绝孙”。

  有超过50%的澳大利亚考拉被衣原体所感染。昆士兰州最新的调查显示,该州目前已经有超过50%的考拉出现了感染衣原体的病症,此外,那些感染了但未出现症状的考拉数量还有很多。

  威胁考拉的衣原体共有两种,与人际传播的不太一样,一种被称为“兽类衣原体”,一种被称为“肺炎衣原体”,前者是考拉健康问题的主要凶手,而后者的散布率则相对要低一些。衣原体可以通过母婴、交配传播,甚至是两头考拉打架也可能造成衣原体的传播。

  有专家表示,肺炎衣原体不同于兽类衣原体,这种衣原体散布率虽然不高,但是可以传染给其他物种,不过,目前还没有证据显示这种衣原体通过考拉传播给了人类,反之亦然。

  感染衣原体的考拉免疫系统也会遭到破坏,会出现一系列病症,其中包括眼部感染,严重时可能失明,变成瞎子的考拉难以觅食,而在澳大利亚考拉的食物桉树叶本就不多——考拉虽然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动物,但桉树却不受法律保护。衣原体还会令考拉出现呼吸道感染、膀胱感染等,更会导致雌性考拉不孕不育。

  “考拉艾滋病”让问题雪上加霜

  吉列医生表示,考拉感染衣原体在昆士兰州特别严重,因为这个州几乎所有的考拉都染上了一种“考拉逆转录病毒”。吉列说:“在澳大利亚更南方的区域,考拉逆转录病毒没有那么普遍,考拉身体拥有正常的免疫功能,因此它们感染衣原体的比例也没有那么高。”

  这种逆转录病毒相当于考拉界的艾滋病,会感染考拉并且改变其DNA,由此而造成一系列疾病和医学问题,包括白血病、骨髓衰竭、癌症,还会让患病考拉的免疫系统受到抑制,自身免疫和抵抗衣原体的能力也大受干扰。

  澳大利亚野生动物医院专门负责生态学研究的乔汉格尔表示,这种考拉逆转录病毒的危险性类似于袋獾面部肿瘤,后者对塔斯马尼亚袋獾造成致命性威胁,已经被认为是很快会导致袋獾的灭绝。他呼吁人们像保护袋獾那样去防止这种逆转录病毒在考拉之间的蔓延。“政府已经将2200万美元花在了这种会在塔斯马尼亚袋獾之间传染的肿瘤上。但是对这种发生在考拉身上,同样具有毁灭性的疾病却少有关注。”

  实施治疗难度高 正在推广疫苗注射

  吉列介绍说,为野生的考拉治疗衣原体感染非常困难。昆士兰州太多考拉感染衣原体了,而其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能够成功地接受治疗并被放归野外。那些因衣原体感染而不孕不育的雌考拉也是无法治疗的,这点会极大地影响未来考拉的数量。对于“考拉逆转录病毒”,科学家更是无计可施,尚未找到任何治疗方法。

  目前,有研究者正在对一种疫苗进行测试,帮助那些健康的考拉防患于未然,希望借疫苗来减缓衣原体在考拉当中的蔓延速度。

  昆士兰技术学院微生物学教授彼得提姆斯就是考拉衣原体疫苗测试的带头人,他表示,今年可以给那些圈养的雄性考拉进行疫苗测试。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们计划给更多的野生考拉注射疫苗。但是,“给所有野生考拉都注射疫苗是不可能实现的”。

  目前,澳大利亚还没有全国性的拯救考拉计划,完全取决于各个州对考拉推行的管理政策。提姆斯教授希望将来能研究出只需打一针就可见效的疫苗,这对于那些野生考拉来说格外管用。

  另外,将疫苗分发到考拉救护中心也是不错的办法,许多专家还认为,这种疫苗有助于延长考拉的寿命,可以为研究者们争取更多的时间。

视频集>>

热词: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8bdee86b-901e-0107-0eaf-6d88b9000000 Time:2019-09-17T23:28:44.1756066Z
channelId 1 1 专家称因感染病毒雌考拉不孕 或“断子绝孙” 1 考拉是澳大利亚特有的一种可爱动物,但随着栖息地被人类活动破坏、气候变化和疾病的传染,考拉陷入了数量越来越少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