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如果背井离乡的老矿工们故地重游,他们或许要么蹲坐在基隆河畔钓鱼,要么只是呆坐在铁路边上吸烟。他们的子孙则为了浪漫,陆陆续续来到这里游玩、恋爱,那段黑金岁月最多只是他们婚纱照上的背景。

平溪火车站

  平溪老街,宁静的生活。铁轨是金钱指挥棒,可以连接两地,促进经济大繁荣。铁轨也是时光机,可以打破时空阻隔,穿越渐行渐远的朦胧岁月。现实如电影,火车开过的地方总是有故事发生,比如风尘仆仆的基隆河畔。窄轨铁道、日式木屋、废弃煤矿井,行驶的火车所支撑的是一张张台湾黑金时期的画面。

平溪铁轨

  如果背井离乡的老矿工们故地重游,他们或许要么蹲坐在基隆河畔钓鱼,要么只是呆坐在铁路边上吸烟。他们的子孙则为了浪漫,陆陆续续来到这里游玩、恋爱,那段黑金岁月最多只是他们婚纱照上的背景。

  站点巡礼

  平溪站

  平溪站张君雅小妹妹跑步的老街犹在,我是在微风细雨中走进平溪的。

  天公不作美,这个时候的铁轨被浓雾笼罩,让人看不清轨道的远方。站台上办公室虽然宽敞,却也见不到手持喇叭的火车值班员。穿过铁路,拐一两个弯,就到了老街区了。窄小的街道上,行人很少,偶尔有一辆小汽车缓慢开过。中华街上干净的石板道,以及街两边半掩着门的杂货店、糕食老字号,不禁让人想起那个熟悉的电视广告画面:“张君雅小妹妹,你家的泡面已经煮好了,你阿嬷限你一分钟以内赶紧回去呷……”

平溪老街

  在张君雅小妹妹跑回家的十字路口向右,尽头是一间还在营业的台湾纪念品店。店主是一位当地中年妇女,经打听得知,隔着小马路,她有两家店,老一点的店是祖先传下来的,现在已经有六七十年以上的历史,店里的花布衣全台湾出名。

  拜天灯所赐,平溪已经成为风靡全台湾的许愿地。传说因为平溪位处偏僻山区,早期入山开拓的汉人,常遭土匪劫杀,加上交通非常不便,土匪进村的时候,人们便习惯上山躲起来,然后以“放天灯”来互报平安。后来,这种习惯慢慢流传下来,逐渐演变成当地特有的习俗,特别在春节和元宵期间,千灯并起,地面上则是万千观者抬头观灯,蔚为壮观。

  临近正午,天色灰沉。一帮来自南方的台湾青年,在昏暗的灯光下挑选天灯,并写下“来年结束单身生活”的愿望。他们嘻嘻哈哈地步行到铁路中央,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天灯放飞。如果沿着老街的上坡路走上去,会看到一个老邮局,据说这里的大邮筒也已经有很久年月了。凑巧的话,还可能会碰到戴着老花镜、有点耳聋的老邮差。外地人经常走进邮局,买已经绝版的台湾老邮政纪念品,比如邮票以及邮差车模型等。

  再往上走,拐弯上台阶,穿过庙宇,就是废弃的瞭望台和防空洞了。它们连同平溪支线铁路一起,都是时代的遗留产物。防空洞分布在通往观音岩的山路上,洞口高矮不一,内部相通,山壁和洞壁上都布满黄褐色的苔藓。瞭望台的遗址则位于观音岩后的小丘上,沿山路信步而行,就可看见林间隐约出现一座红砖建筑,四根高柱撑起一块方顶。

  平溪站,地如其名,据说很久以前,先民在开垦时都以溪床为道,而基隆河上游多急流险滩,没想到一到了平溪村这儿,溪流却变得平缓清澈,因此称为平溪。平溪,连火车进站也是静悄悄。因为放天灯、与老邮差搭讪,我们差点错过了开往菁桐的小火车。

  菁桐站

  菁桐站平溪地区最典型煤矿业聚集部落,是终点站,也是始发站。

  这里距离平溪站不到两公里,步行需要半小时,乘火车只要5分钟就可以抵达。这里从前多为野生菁桐树,故称之为菁桐。与平溪站相比,菁桐站更有小集市的味道。

  菁桐站也是平溪线上所有车站中最具古风的地方:日式古风木质建筑、矿场旧址,站内有古朴的铁道机具,包括红绿旗、手摇电话等,是平溪地区最典型的矿业聚集部落。据说小小的火车站已经有将近80年的历史,奶白色的木建筑,灰灰的屋瓦长满了青苔,是平溪线中最漂亮的火车站。

  历史上,由于台阳矿业公司所属的石底煤矿与菁桐煤矿的大小坑口陆续开发,以及平溪铁路的建成,这里完全脱离农业生态转型为矿业部落。

  想象不出来,鼎盛时期,菁桐的人口曾经高达五千多人。如今,往日的热闹景象已经不见,即使当年的老矿工故地重游,也只有在车站附近陈旧的建筑中去追忆往事。虽然好像繁华小集市,却并不嘈杂。从瑞芳方向乘车而来的小商贩在这里下车,开门做生意。从台北赶来的台湾学生也习惯在这里下车,把这里当做休息驿站,喝一杯甜茶呆坐一下午,或坐在铁路边小声谈论人生,谈论未来。

  他们不约而同赶来,不约而同散开,进站的彩色火车顿时让小站台热闹万分,乘客们刹那间又无影无踪,整条铁轨只剩下停住不动的、孤零零的小火车。

  不远处的矿工食堂还开着,不过已经不做矿工的生意。现在变成一家装潢简约的小餐馆,供应的是怀旧小快餐,卤蛋饭里有酸笋,还有肉扒,汤汁还延续着以前的矿工味道,略咸,一碗下肚,已经足够饱。

  十分站

  十分站一个不存在的“十分幸福”的故事,对这个小站的迷恋源于它的名字。

  十分原来的意思就是“十份”,就是指有十户人家合作无间地在这里兴建家园。如果不是有备而来,开始我应该会与大多数故事书里写的男女主角一样,以为与这里相邻的下一站,一定名叫幸福。就算是弄明白了,每年台湾各地还是有很多青年男女慕名而来,体验并不存在的“十分幸福”的故事。

  看过侯孝贤的电影《恋恋风尘》的人,在十分应该能找到确切的幸福感和唏嘘感:穿着制服的“青梅竹马”,手牵着手走在铁轨上……后来他们离乡背井到台北谋生,阿远入伍当兵,阿云却嫁给每天帮他们俩送情书的人。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记忆轰隆而过 台湾铁轨印记黑金岁月 1 如果背井离乡的老矿工们故地重游,他们或许要么蹲坐在基隆河畔钓鱼,要么只是呆坐在铁路边上吸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