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早春日本:那山那雪封存历史热度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7日 15: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都市报 | 手机看视频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旅行是从东京开始的,一路走访六本木新城、银座、秋叶原等地,这些地方不用说是消费主义者的乐园,名牌琳琅满目。但我并不是购物狂,真正让我“春心荡漾”的是此行第二站———东京西北方向的长野,那山、那雪、那“汤”、那猴……

  长野

  这些地名,让人想起有关战国的电影

  在东京坐上新干线,两个多小时即到冰天雪地的长野。这里是高原,被称作“日本屋脊”,跟东京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志贺高原雪山

  向导角张先生开车来接,把我们往山上的住宿地山之内町涩温泉乡拉。一路上,这个看上去一脸朴实的人滔滔不绝向我们介绍这里的地理和风土人情。

  路过一条河时他说:“这河名叫千曲川。”

  “千曲川?”这三个字一说出口,一下搅动了我的记忆,这名字咋这么熟呢?好像在哪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角张补充道:“千曲川,在长野县境内是这么叫的,但进入北边的新泻县就叫信浓川了。”

  信浓?嗯,这不是有关日本战国时代(1467年-1615年)的电影里经常出现的国名吗?黑泽明的《影武者》、《乱》,角川春树的《天与地》等均涉及信浓,这都是日本电影的经典啊。

  信浓国就是现在的长野,它的武力当时不算强,被周边著名的越后国、甲斐国欺负,越后大名(领主)上杉谦信、甲斐大名武田信玄都是赫赫有名的战将。晚餐时跟日本人聊起这个话题,他们说千曲川那边确实有个古战场,可惜我们的行程没有这个景点。

  一路看到路牌上信州、信越这样的地名,都是从古代流传下来的。

  作为黑泽明和日本电影的半个粉丝,不期然在这里碰上那些熟悉的景物,禁不住有点小小的“鸡冻”。我脑中依稀记得那些画面:高原上的城堡、风雪交加的夜晚、冲锋陷阵的军队、指挥若定的将军。武田信玄把孙子兵法当中“疾如风,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拿来并发展到极致。中国人不怎么在意的老祖先的东西传到日本,反被他们发扬光大,这不再仅仅是一种战法,而且已经融进日本民族性格和人生哲学,可叹!

  这“汤”带着历史的热度

  那天晚上我们入住的是温泉旅馆“古久屋”,没想到在这里又“撞”上了历史。掌柜小根泽市左卫门介绍说,这间屋有400年了,传到他已是第16代,这么说大概在战国时代这间温泉旅店就开起来了。它主体是木质结构,依山势建在泉眼之上, “在这里众多旅店中可谓独一无二”,掌柜说。

  正巧,我住的房间叫“信浓路”,传统日式榻榻米,干净,整洁,我喜欢。房间后门小院子挖有一个“泡汤池”,不大,三四平米,不加修饰,旧朴得很。帮搬行李的伙计顺便到我房间示意我怎么洗,他指着衣柜里的东西比划,我又听不懂日语,连猜带蒙一阵点头。心想:“大哥,先进浴室用热水冲干净,穿上浴袍,脱光再泡,对吧,这程序我懂。我不懂的是,外面这刺骨寒风我老人家伤不起啊。”

  然而,很快我发现自己过虑了,当我把房门打开,携着热水澡的余温力抗风雪,两秒钟之内,人赤溜就跳到温泉里了。用重口味的业内人士的话说,这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嘛:身体热腾腾的,脸部却被雪意和冷风抚摸。说抚摸,不是抒情是事实。因为升腾的热气在脸上和冷风交织,端的是温柔无比。不时还飘下来几片小雪花逗你玩儿,这感觉,跟一个广告说的那样真是“朕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