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中国的版图上,叫河口的地方真多,但凡于某些河流段发源处,便有一个叫河口的地方。而西江、北江与绥江相汇于三水的河口镇,明朝嘉靖年间就在三水建县,由于历史的眷顾,小镇虽小,却保持当年印痕,慢慢走过那些起伏的坡道,恍然间发现这里古迹遍布,在岁月气息的萦绕下,将河口镇的故事娓娓道来。

  曾是拥有铁路和码头的物流重镇

  河口处在三江(西江、北江、绥江)交汇点,是广州通往粤西、广西交通门户,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此处通江达海,沿北江而上可达清远、韶关,逆西江上溯可至肇庆、梧州,向南可抵佛山、江门,汇入大海,往东可到广州。

夕阳下,安静的世界。

  河口是一个已有400多年历史的小镇,明朝嘉靖五年(1526)三水建县至1945年,其县城一直设在河口。据史料记载,清朝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英国强迫清政府签订《中英缅甸条约》,条约规定清政府开放云南的腾冲、思茅、广西的梧州、广东的三水为通商口岸,允许英国在这些地方设领事馆和海关;同年,英国在三水旧县城河口、三江汇流处设立三水海关税务司公署(俗称三水关),实行外籍税务司专断的半殖民地海关行政人事制度,关税收归英国所有。美国合兴公司于1903年以河口为始点,修筑了广三铁路。

  随着公路交通高速发展,三水河口虽然曾拥有一条铁路、一个码头、一个港口,曾经是繁华的物流重镇,如今却如西山夕阳,十分冷清。令人感叹世事沧桑。

  所有的痕迹都印证当年的繁荣

  1526,明朝嘉靖皇帝看到三水在水路上扼守的重要地位,遂在三水建县,一直到1945年,三水县的县城一直设在河口。细数下来,河口镇晃眼间已有400多年的历史,有历史便有遗迹,这里有五处宝贝,半江桥、魁岗文塔、三水旧海关、老火车站与邮政局,只要向本地人稍微一打听,妇孺皆知。

  半江桥实为桥形码头,带动水运发展

  踏上北江边堤坝上,就见到一处奇异的历史景观。建于1936年的半江桥从岸边大堤伸向河里200多米,未到河中央而止,断得干净利落。它既称之为桥,为何不横跨整个江面?原来半江桥昔日的作用并非做过河之用,据史料记载,每当春夏期间,北江水涨,河口圩场街道被淹;秋冬两季河水低落,水面距岸较远。因此,无论水涨落,船舶无法泊岸,旅客和货物的上落,必须靠小艇驳载至河口客轮或货轮,影响交通极大,商旅不便。

  1936年,广东第四路军总司令余汗谋主持粤政时授意省建设厅拨款20万元修建该桥形码头,全长237 .5米,宽3 .8米,有桥墩48个,整座建筑为钢筋混凝土结构。可惜桥一建成后抗日战争烽火延及华南,河口失陷。此桥一直未作军运,却成为规模较大的船舶码头,曾很长一段时间造福了当地的百姓,而商贸的发展也因而更为繁荣。如今时过境迁,西南渡口兴起,码头不再有船停靠,半江桥繁华远去。走近观赏,半江桥历经70多年风雨侵蚀,已明显有了老态,桥身部分钢筋露了出来,还有地方已经开裂。现在的半江桥,靠河的一半已经变成河鲜酒楼,桥下,依然有捕鱼的村民和小船。

  虽有酒楼的存在,但不妨碍半江桥作为北江一景,它静默的身姿带给我们对以往商贸生活的无限回忆,也供来往世人诉说其历史。

  海关大楼中西合璧见证当年繁华商贸

  河口昔日商贸的繁华,从海关大楼这栋百年建筑也可以看出。海关大楼是英国在中国设立的早期海关之一。三水关外籍税务司自1897年起至1938年止,每年都向粤海关总税务司编制“三水关口岸贸易报告”。及至1938年三水在抗战中沦陷,口岸被封锁,海关被撤销。

  海关大楼位于河口北岸,是座四层大楼,主体为西洋建筑风格,但从细节看还是中西合璧。底层采用进口红砖梁柱支撑大楼,上层为中式青砖结构,外墙是白色的,但是有不少脱落,岁月的风霜在斑驳中显现。沿着石阶上二楼,走廊里铺满黑白相间的瓷砖,有旧上海摩登感。二楼的阳台为半圆形,在阳台上就能看见北江滚滚前奔,天空中飘着细雨,江面上蒙着一层薄雾。海关大楼后面还有一栋小楼房,有一天桥将其与海关大楼连接起来。听本地人说,这里是当时英国海关官员的宿舍,至今都保存良好。我们去到的时候正好飘着雨,烟雨中的海关大楼静默而厚重,让人不敢小觑。

  河口火车站古老而怀旧的风格更令人怀念

  河口火车站建于清光绪年间,是目前广东最古老的火车站。它与广三铁路紧密相连。广三铁路由美国合兴公司投资修筑,1901年8月动工,1903年建成。广三铁路与西、北江航运连接,是当年通向粤西、粤北主要通道。铁路不长,全程不到50公里,从广州石围塘经佛山,河口火车站是这个有着百年历史的老铁路的终点站。火车站有几栋米黄色的建筑,其中主体楼为两层楼建筑,砖木结构。

河口火车站有怀旧色彩。

  建成时以客运为主,每日平均运送旅客万人以上,占了广东铁路客运人数的一半以上。如今这里的站台废铁堆积,木栏腐蚀痕迹严重,墙色也比较斑驳,铁轨与枕木都显得老旧,而且只有两股道,如今早已不见当年的威风模样,只有不知年代的老榕树依然生机勃勃。虽然现在火车站一片凋零落寞,但铁路指示灯依然伫立相伴,相随相依。这里的古旧也吸引很多喜拍怀旧风格照片的摄影爱好者前来叨扰。

  数百年间,多少商贾在这里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多少货物由此转运,寥寥几句难以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