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公元1211年,大金西北路抚州,野狐岭。

八月的阳光,猛烈而炽热地照耀在野狐岭上,辽阔的天空中,只有孤独的苍鹰在盘旋翱翔。

野狐岭的山坡上,站满了全副武装,铠甲鲜明的金军士兵。他们的统帅是参知政事完颜承裕,与之对阵的,是来自漠北草原的蒙古军队,仅仅在五年之前,蒙古人还是金朝的附属部落,而今天,他们却要与昔日的主人决一死战,率领这支军队的首领拥有一个令敌人胆寒的称号——成吉思汗。

此时此刻,充满杀气的野狐岭上却显得格外寂静。紧张的空气中,兵器和铠甲的碰撞声不时响起,天空中的鹰啸和远处马匹不安躁动的嘶鸣也隐约可闻。双方的将士都屏住了呼吸,注视着对手的一举一动。对于金军统帅完颜承裕来说,野狐岭险峻的地形是他最后一张王牌,擅长骑兵作战的蒙古军队将在这里一败涂地。而对于成吉思汗而言,这座险峻的山岭之后,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华北平原,在那里,蒙古骑兵可以驰骋千里,横扫无敌。

如果这段充满英雄理想和杀戮血腥的历史是一出戏剧,那么野狐岭就是第一幕高潮,第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折节点。

在战争的乌云化做倾盆而下的血雨之前,还是先让我们去听一听,漠北草原上的那第一声雷鸣。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这片辽阔的草原,横跨了欧洲和亚洲,自古以来就生活着许许多多不同的民族,他们追随着茂盛的草场和温暖的阳光,在这片土地上自由驰骋。

草原上的一顶帐篷外,沸腾的泉水在铁锅里跳跃作响,一个高大的蒙古首领在门帘外焦急地等待着。他刚刚与其它的部落交战归来,仆人告诉他,怀孕的夫人马上就要临盆了。

不远处,一个俘虏被绑在木桩上,眼神里闪烁着桀骜不屈的目光,他轻蔑地看着胜利者来回不安的身影。

“也速该头人,您有了一个儿子。”

“你叫什么名字?”

“铁木真”

“好啊,我的孩子,就叫铁木真!”

襁褓中的小铁木真,仿佛听见了父亲也速该的呼唤,他挣扎地伸出了自己的小手,一个坚硬如石头的血块牢牢地粘在小手心里。

小铁木真来到人世的这一年,是公元1162年,它在历史上还有着许多不同的称谓。

在南宋王朝看来,这是绍兴三十二年,宋朝刚刚打败了金朝皇帝完颜亮的入侵,宋军正在意气风发地追击败退的金军,收复了淮河和大散关以北的部分失地。临安城内,主战的政治舆论在朝野间沸腾不已。

对于金朝来说,一场血腥的政变也刚刚落下帷幕,前一年的十一月二十七日黎明,皇帝完颜亮被他的部下杀死在镇江瓜州的前线大本营里,在遥远的东京辽阳,完颜雍成为了新的皇帝,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金世宗,年号大定。

三年之后,姗姗来迟的和平终于降临,南宋王朝开始在杭州的暖风中逐渐沉醉,而金朝也开始了一段休养生息的黄金岁月。

漠北的草原上,小铁木真正在悄无声息地成长,谁也不会想到,改变历史的命运,竟会降临在他那幼小孱弱的肩膀之上。

在蒙古语中,腾格里的意思是“长生天”,它是世间万物的主宰,带来生命和幸福,也降下毁灭与灾难。

对于小铁木真来说,童年的生命充满了难以想象的苦难。在他出身的那个年代,草原上并没有一个叫做“蒙古”的统一民族,在大大小小,彼此间征战不休的部落之中,蒙古只是一个较大的部落联盟称号,铁木真所属的部落是这个联盟中的一支,名字叫做勃儿只斤,他的父亲也速该是这个氏族部落的首领。

在铁木真八岁那一年,也速该被宿敌塔塔儿人毒死,这个消息一传开,勃儿只斤立刻陷入了巨大的惊慌和混乱之中。部落中泰亦乌家族的首领趁机夺取了权力。铁木真,还有他的母亲和兄弟们,逐渐被看作是多余的人。

终于,在一次祭祀祖先的仪式上,矛盾不可避免地爆发了。

作为前任首领的遗孀,铁木真的母亲月仑没有得到应得的祭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