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天然剧场——布莱斯大峡谷

  布莱斯峡谷国家公园面积不大,地貌独特,成千上万红橙黄白、千姿百态的岩柱为它赢得“天然剧场”的美誉。那些遍布山谷的岩柱群,仿佛是千军万马阵前对峙,又像是一场大型歌舞秀被骤然定格。

  地质学家说,布莱斯峡谷的岩柱原本是湖泊的沉积岩,由于风、水、冰经年累月的侵蚀,才变成我们现在看到的模样。古代的印第安人却认为,这些貌似石俑的岩柱是狡猾的狼变的。狼之所以变成石头,是受到神的惩罚还是为了骗人?但无论如何,无论是神力还是自然力,布莱斯大峡谷的景象都堪称奇迹!

  太阳升起来了,金色的阳光令布莱斯峡谷熠熠生辉,尤其是那些本色赤红的岩柱,在阳光下宛如燃烧的彤云,美艳不可方物。我们贪婪地按动着快门,急切地想记录下这神奇的地貌。没有人说话,只有相机的咔嚓声。七点半,我们恋恋不舍地撤退,边开车边吃早餐,赶往下一个点——羚羊谷。

  神奇的地缝——羚羊谷

  羚羊谷位于亚利桑那州北部佩奇镇附近的纳瓦霍印第安人保留区,是世界上著名的狭缝型峡谷之一。这一带以前是羚羊栖息地,峡谷中时常有羚羊出没,羚羊谷一名由此而来。羚羊谷是由纳瓦霍沙岩经长久的山洪侵蚀形成的。每逢雨季,洪水从上游袭来,一股脑冲入狭窄的岩洞中横冲直撞,带走了沉积在谷底的细沙。而在干旱的季节,狂风经过峡谷,把峡谷两侧的沙岩打磨得光滑圆润。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峡谷里红色的细沙湿了干,干了湿,冲走了再填,填满了再冲。日积月累了数百万年,最终将沙岩凿成今天这样流水般的形状。

  游览羚羊谷必须事先预约,由于羚羊峡谷空间狭小,游客观光逗留时间限制为每批一小时。当我们兴奋地赶到羚羊谷时,尚有4个席位可以进入,于是我们中的一部分人被分配到第一批进入。还有一个半小时第二批游客才能进入,为了充分利用时间,旅游公司临时为我们增加了去上羚羊峡谷拍摄的点(原来羚羊谷包括两个独立的部份,上羚羊峡谷和下羚羊峡谷。一般都去参观下羚羊谷)。于是,每人交了25美金,在当地印第安导游的陪同下,我们走进狭窄的上羚羊谷走廊。

  脚踏松软的红沙,顶上就是一线天,红色的岩壁被水冲蚀出清晰的条纹,水洗般平滑。在明暗光线的作用下,斑斓奇幻。我不由感叹:大自然才是最伟大的艺术家,它赋予了羚羊谷灵动的岩石线条,如丝绸般顺滑,薄纱般飘逸。冷硬的岩石在光、水、风的作用下,演绎出千般的温柔,万般的缠绵……几十个人挤在一个窄窄的地缝里,没有思考的时间,脚步也不能停歇,我们边看边拍,在惊叹中按动着快门,在游走中感受着神奇。当我们被驱赶着钻出地缝,走上地面时已经是大汗淋漓了。

  回到停车场,还没停稳脚步,第一批进下羚羊谷的已经乘车回来,我们赶紧爬上由印第安人开的摆渡车,赶往下羚羊谷。在车上我发现第一批进去的朋友还在车上,不由很是惊奇:怎么你们还去呀?友人绘声绘色地解释起来:他们进入羚羊谷后,便支起三角架,细细地找角度,换机位,哪知时间过得太快,没拍几张片子,时间就到了,导游催促他们离开,万般无奈,只能再出钱重进一次了。

  当地时间下午一点,在颠簸中我们终于来到了下羚羊谷,看起来比上羚羊谷宽敞多了。但是,此刻的太阳已经西斜了,照射进峡谷中间那条“缝”的光线很弱,导致相机难以对焦,于是,只能在里面匆匆穿行,在朋友的带领下寻找到了在网上看到的羚羊谷那几个经典景致以及著名的人造流沙场景,马马虎虎地拍了几张片子,心里有些沮丧:这样的匆匆忙忙,这样的随机拍摄,哪是什么摄影,根本就是赶场。但是,也只能心底里默默安慰自己:下回再来吧,一定给足时间,凑好时间段,好好拍!继续上车,赶赴下一个景点——马蹄湾日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