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公民动乱的科学研究 掀起极端冲突的因素

可预测公民冲突爆发与漫延的计算机模型正在研发

  十年前左右,世界上最先进部队的全面指挥,已经可以借助于对常规战争结果的精确预测。提供天气、地形、参战人数、武器、地点、训练以及士气状态等数据资料,象华盛顿特区杜佩学院设计的战术数字确定性模型(Tactical Numerical Deterministic Model)的这类计算机程序,就可以预测出哪一方将会获胜,速度怎样以及伤亡数量。

  但是,游击战状态比正规战争情况更难建模,而通常作为其前奏的公民暴动难度更是加大。按照一般的观点来看,这有些美中不足,因为这类冲突是当今对抗的主导形式。困难的原因在于燃起大众叛乱之火的并非是硬件,而是计算机程序很难纳入运算法则的社会因素。分析村落群体之间的话务量或者在脸书和博客上的情绪温度,总是比分析有实体依据的资料(如坦克射程范围,或者一支部队的弹药和燃料储备)更为艰难的一项任务。

  难,并非就不可能。发达国家的军事演习的指挥室和智襄团里的个中翘楚,正在致力于如何把非常规战争和叛乱模型化的问题。虽然进展缓慢,但是可以确信的是,他们胜利在望,并在此过程中,他们也正帮助政治家与军方更好的理解暴动的性质。

  空域文化反绎推理引擎战术

  在此领域中知名度最高的是空域文化反绎推理引擎(SCARE,the Spatio-Cultural Abductive Reasoning Engine),这是由美国陆军军官学校西点军校保罗·萨克雷少校( Paulo Shakarian,由计算机科学家入录为军人)领导的一个团队研发的。空域文化反绎推理引擎用于常规战争刚结束之后的非常规对抗领域:当游击战队伍已经正成形,并使相对装备优良的正规部队举步维艰的地方。当然,这是美国军方在越南、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经验所得。萨克雷少校及其团队分析伊拉克和阿富汗游击队的行为,认为他们对此理解到位,足以建立可靠的模型。

  他们的核心见解是在这些国家中叛乱的地方性本质。最典型的是,以占领军为目标的炸弹通常是埋在制作地点的附近,同时也靠近制作者族亲或信仰同宗者的地方。这当然有其合理之处。不同的游击队除了在尽快把外国军队赶走这一急迫目标之外,并非总是观点一致,在战争中最可靠的盟友当然是亲人和信仰同宗者。但这恰好给萨克雷少校及其团队研究提供便利。利用以前的爆炸点坐标、地形街图资料,以及区域中的种族和语言以及宗教场所人文地理等信息,空域文化反绎推理工程学可以预测游击队的军火边角料将会在700米的地点之内出现。虽然这并不完美,但是已经足够接近于以有效的方式进行集中搜索。

  而且空域文化反绎推理工程学的聚焦功能应当很快变得更加精确。萨克雷少校的最新技术是把通话量数据纳入计算部分。施用这项技术的程序升级版本,将在下个月产生。

  冲突一旦爆发,所有的这些在处理时都会有所帮助。在事情发生之前,假如有可能的话就被获知,那将会更加的完美。针对这种情况,美国海军有一个叫作裂谷(Riftland)的项目。

  裂谷项目由克劳迪奥·希奥弗·雷维拉教授( Claudio Cioffi-Revilla,维吉尼亚州乔治梅森大学的计算机社会科学教授)代表海军研发。其专门针对东非大裂谷(因此而命名)附近的特定区域。包括刚果、埃塞俄比亚、卢旺达、索马里、乌干达,这些国家当前或最近都发生内部冲突的情况,虽然并非完全一样。但是有关理念,根据当地情况作相应的调整后,就可以推广至世界的其它地方。

  简而言之,裂谷项目通过挖掘由慈善机构、学术团体和政府部门收集的一系列资料,利用这些预测哪里的人群将会叛乱,以及他们可能与谁在干旱时会发生矛盾或武装冲突。克劳迪奥·希奥弗·雷维拉教授,举了一个部落的例子(他没有给出具体名称),这个部落以与其他部落分享兽医医学观念而闻名。这个模型可事先知道,这个部落在通过另一个也是依赖畜牧健康的群体的领地时,估计会更为安全。另一点,拥有一架无线电或者移动电话的部落,在得到反对他们族属暴乱的政府新闻报告后,就会绕道远行。第三点就是游牧人的众多移动可以从牧场状况的卫星资料得以预测,再以部落之间的知识(克劳迪奥·希奥弗·雷维拉教授称之为“IOU的混合网络”)加以调适:当前哪一个部落对另一个部落有敌意,以及哪一个亏欠了对方的恩惠。

  敌对情绪

  裂谷项目处理的这类冲突(即在弱势中央政府或无政府存在的国家中彼此各自混战),最近几年在非洲的这些区域是特别的突出。在非洲北部更强大的国家中,象阿拉伯之春初始阶段的城市暴动类型是更为普遍的危胁。面临此类暴动的政治家可能对另一个软件更兴趣,称之为秃鹫软件( Condor),这是由马萨诸塞州技术学院的彼得·葛鲁尔( Peter Gloor)研发。葛鲁尔博士绝对不是为拯救中东独裁者而从事这项业务。他实际上是为德国最大的政府团体基督教民主联盟提供咨询。但是所有掌权的独裁或者民主的政治家,都厌恶街头抗议和游行。

  秃鹫软件通过筛选博客、脸书网以及其它社交媒体的资料,利用这些用于预测一项民众抗议将会如何发展。葛鲁尔博士把这种功能称之为对资料的“情绪分析”。

  情绪分析首先按照抗议者的影响力进行分门别类。例如,一名有影响力的博客使用者是指拥有具有众多的追随者(这些追随者自身没有什么粉丝)。他的博文情绪特别爆烈煽火(含有的文字或短语如:“太棒了”、“有趣”、“滑稽可笑”、“爽”、“快乐闹剧”、“爱死你了”),很快就被转发,并显然传染了其它人。归功于谷歌发展出来的方法,葛鲁尔教授把这项程序称为“网页评级人肉搜索”。

  对抗议者的评级后,秃鹫软件便追踪列表中的前几名,观察他们的后续变化。葛鲁尔博士发现,至少在西方国家里,当爆烈煽火的博文变得低沉消极时,出现“不”“从不”“没有说服力”“恶心”“白痴”等等此类字眼,当变得更为常见时,非暴力抗议运动就会云消雨散。对政府部门或意识形态抗议群体中的某人的大量责骂为蠢货,这是一项运动衰退的好兆头。示威成员责骂自己所参与运动中的笨蛋,或者出现如小偷小模此类不当言行时,就预示着整个事态将近尾声。

  秃鹫软件只是擅长于预测现存抗议的进程。从政治家的观点来看,如果能在发生之前就可以预见到此类抗议那肯定会更好。出乎意料,正有几个研究团队也对此进行尝试

  建立在马萨诸塞的沃本市的艾普提马公司(Aptima),便是其中之一。他的软件称为信息发展流行模型(E-MEME;Epidemiological Modelling of the Evolution of MEssages),它不仅仅只是对积极分子,而且利用情绪分析来观察整个群体的心理状态和观点是如何流动。E-MEME软件运用在线信息资源、博客以及微博,试图对特殊部分群体的特定观点进行“敏感度”评级。在埃及,哪里的人们会对埃以边境军事冲突关注的多些,或者在干旱时国家中的哪一部分人对水最为渴求,按照软件首席技术专家罗伯特·麦克马克(Robert McCormack)的观点,类似此类的不同,信息演变流行模型可以确定。

  世界范围关联危机早期预警系统软件(W-ICEWS;The Worldwide Integrated Crisis Early Warning System ),是由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主持的一项美国防御大合约,甚至研究得更深入。根据项目联络官,华盛顿国防部办公室的梅林达·摩根中校(Melinda Morgan)的说法,这个项目能够处理来自于数字新闻媒体、博客以及其他网站、情报资料和外交报告的大量资料。程序便利用这些资料——提前几个月——预测骚乱、叛乱、政变、经济危机、政府跨台以及国际战争。摩根中校把这个程序称之为“社会雷达”。

  冲突预报员们在升级软件的一项尝试时,甚至注入了开放资源的时尚。去年八月,美国政府为情报部门提供技术发展的部门(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IARPA),开始研发公开资源记录程序(the Open Source indicators)。这项政府资助的程序可以“比新闻更新”:以可信的方式预测政治危机和大范围的暴力活动。项目的管理人强森·马瑟尼(Jason Matheny),正在考虑目前为止已经出现的方案。涵括的范围从维基编辑跟踪到路边摄像机的交通监控。马瑟尼先生唯一不会予以考虑的方案设计,便是那些用于预测美国自身的冲突的设计(美国中央情报局不应当监视在美国的人们),也不会用于监控无论那些在美国与否的特定个人。

  在中东的游击队

  但是,最好的技术不仅仅只是预测,而应当是关注于塑造末来。世界范围关联危机早期预警系统软件对此有功效。它有一项“假设将会怎么样”的功能,在现实世界的给定事件中,可以让用户改变输入并观察事态的不同进展。但是美国马里兰大学的苏布拉马尼扬·文可特马纳(Venkatramana Subrahmanian)提出的软件功能更为集中。即时可能性管理系统(Temporal-robabilistic Rule System),这是他的团队耗费美国军方60万美元的一个项目,审视了770个社会和政治指标,并使用这些指标预测忠诚军(Lashkar-e-Taiba,基地位于巴基斯坦行政区克会米尔的游击队)的攻击。如果其能有效,这个程序可以使用不同的指标,以适用于不同的反政府团体

  苏布拉马尼扬博士的模型突出的一点在于其不仅可预测袭击,也建议他们怎样应对。苏布拉马尼扬博士可理解的没有给出细节,但是他举了一个例子:如果袭击要求不同群体成员之间的共同协作合成,这个软件可能会建议,通过伪造虚假交流来“煽动猜忌”。

  4月2日,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宣布虔诚军首领萨义德(Hafiz Saeed)的人头赏金为100万美金。假如有一天宣称赏金或与其类似的被授予在世界另一端的程序员,那实际上标示着公民动乱软件兴起年代即将浮现。(来源:译言网)

  (本文来源:网易探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