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据湖南日报报道,6000年前的湘南地区,史前人类如何生活?从我省考古专家对桂阳县银河乡一处新石器时代遗址的发掘,可见端倪:成年男性与现代人一样身强体壮,猎食牛、猪、鹿、熊等较大型的野生动物,制作有凤鸟、太阳、兽面等极为复杂纹饰的陶器……

  2011年11月,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郴州市文物处对千家坪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专家认为,这个有着典型聚落特征的遗址,出土文物带有强烈的洞庭湖文化、怀化高庙文化印记,提供了长江中游与岭南地区史前文化交流的证据。近日,记者前往郴州采访了有关考古专家。

  “千家坪人”陶艺极其精致

  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发掘领队尹检顺介绍,千家坪遗址距今约6000年左右,遗址堆积共有6层,其中第三层为商代遗存,第四至六层为新石器时代遗存,新石器时代遗存是千家坪遗址主体。发掘中共发现房址8处、灰坑44个、墓葬54座。

  4月底,记者来到郴州市文物处的文物修复室,几名工作人员正在修复出土的陶器,宽敞的地板上摆放着密密麻麻的陶片。专家介绍,在遗址的新石器时代文化层,发现了厚达30多厘米的陶片堆积。成千上万的红陶、白陶,器表均有装饰,而且纹饰精美,刻划、篦点、戳印是其主要装饰风格,凤鸟、太阳、兽面及其它复杂的几何形纹样,令人叹为观止,惊讶于史前人类的精致工艺。

  此外,还出土了大量石器、骨骸,经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袁家荣现场观察,当时人们猎食动物主要以较大型的野生动物为主,包括牛、猪、鹿、熊等。5座新石器时代的墓葬中,人骨架经过6000余年仍然保存完整,在南方地区罕见。其中,成年男性骨架与现代人一般大小。

  “我们还在陶器里发现了稻壳,但未发现稻谷遗存。”尹检顺说,遗址揭示出的房址、灰坑、墓葬、壕沟,已具备成熟聚落的基本特征,大量陶器的发现,说明当时当地已有较为发达的农耕文化,并伴有一定的人口规模。

  发现白陶传播的又一重要通道

  千家坪遗址位处湘江上游支流舂陵江旁,在尹检顺眼中,该遗址地理位置极为重要,具有连接珠江和长江两大水系的纽带作用。开展千家坪遗址的考古工作,不仅可填补湘江上游史前文化的空白,而且还有可能发现长江与珠江流域史前文化交流的另一条重要通道,进而寻找到研究南岭南北地区文化交流新的突破口。

  白陶是湖南新石器时代中晚期的标志性文化奇葩,也是学术界长期关注的重要课题。考古学界基本承认,史前时期白陶起源地在湖南,至于是洞庭湖地区还是怀化高庙遗址,目前还有未有定论,两地都发现了距今七八千年的白陶。

  尹检顺告诉记者,千家坪遗址出土的白陶,数量众多,纹饰复杂精美,不亚于高庙遗址,表明湘江流域也是白陶往南传播的重要途径之一。“从近年在湘江流域发现一批出土白陶遗址综合分析,基本可以认定,湖南史前白陶遗存的向南传播,除沅水外,湘江是一条毫无争议的重要途径。”

  见证长江中游与岭南文化交流

  郴州市文物处专家表示,千家坪遗址的出土遗物,其特征与湘北地区商代遗存相去甚远,具有浓厚的地域特征,是湘南地区商时期具有代表性的一种新的文化类型。值得注意的是,该遗址的新石器时代遗存虽然表现出较多独特的文化因素,但与湖南其它地区同时期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吸收了澧阳平原、高庙遗址等强势文化的元素。

  “地处南岭南北交通咽喉位置上的千家坪遗址,为考察长江中游与岭南的文化交流打开了一扇新的窗口。”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郭伟民表示,以澧水中下游为中心的区域是新石器时代湖南的文化核心所在,与此同时,在这个核心的外围,也活跃着一支重要的文化类群,它崛起于沅水中游,鼎盛时期锋芒直指澧水流域、洞庭湖东南岸、黔桂东部和南岭地区,这支文化类群以高庙文化为代表,以印纹白陶为标签,对南中国史前文化施加了重大影响。无论是沅水上游、资水上游或是湘江上游,都直接或间接地受到这个文化类群的作用。千家坪遗址就受到高庙文化的强烈影响,其白陶上的凤鸟、兽面纹饰就是明显的证据。

  专家说,本次发掘不仅填补了湘南地区6000年前新石器时代文化空白,而且为以后继续追寻和关注这一地区史前文化提供了重要线索。由于汛期来临,遗址已被淹没于水下,待下半年水位下降后,考古专家将继续对遗址进行发掘。

责任编辑:燕妮

热词:

  • 陶器
  • 湘南地区
  • 新石器文化
  • 千家坪
  • 白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