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留尼旺

  我面对的风景,曾经撼天动地,烈火升腾在天地之间。岁月过往,流动的熔岩凝固成这星球上最独一无二的壮美,和自然力量的最张扬证据。

  激流勇进在云端

  悬崖深谷处是云雾的故乡,那云雾说来就来,瞬间遮住了蓝天,流动如奔马,静止若牛奶,或缠在山腰,或涌动在谷底,缠绵悱恻得至情至性,看得人如痴如醉。

悬崖深谷

  “你瞧,我不再孤单了,”我的留尼汪向导埃尼斯(Enis)颇为高兴地说,“为申请世界自然遗产成立了国家公园,我可是最初的两名管理人员之一,现在这里有80多名志愿者了。”

  顺着他的目光向远处望去,飘逸的云雾缠绕着深蓝色的高山,山下宽阔平坦的盆地良田万顷,村落房舍点缀在丛林间,几头“神牛”在山坡上悠然地吃着草,恬淡静谧,如诗如画。这里便是2010年和中国的丹霞地貌一同列入世界自然遗产的留尼汪国家公园(National Park Reunion),是个包括了火山,冰斗与峭壁的景色独特、无与伦比的地质公园。

  对于小岛留尼汪,42%的面积一下子就被囊括进了国家公园,但对外来者来说最吸引人的莫过于富尔乃斯火山(Piton de la Fournaise)山顶。

被称为仙岛

  这座火山一直处于活跃期,从1640年开始,总共喷发了174次,最近一次“发火”是在2007年,场面蔚为壮观,持续喷发了一个月,被列为人类历史上十大剧烈喷发火山之一。能如此近距离接触火山,我自然要去一探究竟。虽然我就知道是去山顶参观一个大坑,要是心里一直想能看到火山喷发该有多难得,可理智又告诉我当到达山顶,正值火山爷爷“发火”那可就糟了,真是矛盾呀。

  为了前往火山山顶,我和埃尼斯沿着通往留尼汪国家公园的5号森林公路盘山而行。随着海拔的升高,明显感觉到气温的变化,当然还有植被的不同,我好奇地打量着路边那些叫不上名字的各种植物。

面对大地的奇迹

  车子在半山腰,好像在浓雾中激流勇进。向下望去,悬崖深谷处是云雾的故乡,那云雾说来就来,瞬间遮住了蓝天,流动如奔马,静止若牛奶,或缠在山腰,或涌动在谷底,缠绵悱恻得至情至性,看得人如痴如醉。山谷的名字叫“Nez de Boeuf”,深达几百米的崖壁,拔起于河岸之上,气势磅礴,苍劲雄浑,给人一种强烈的震撼。不知不觉山霭雾气沾湿了衣襟,这才恋恋不舍离去,驱车继续向山顶驶去。

砾石块爬上火山口

  随着海拔高度标记的不断增加,盘旋的公路终于结束了,我们开进了博尔穆拉村,路旁浓密的植物逐渐被赭红色光秃秃的地表所取代,我们已经进入火山熔岩的势力范围了,也进入了这个星球上最活跃的火山带。

  终于到了山顶,我失望地发现根本没有火红的熔岩、不断冒出的岩浆,只有一个巨大空旷的盆地,中间是熔岩凝固后灰黑色的环形山,陡壁如同刀削过一般,脚下铺满黑色的砾石,很难想象它们曾经达到过3000℃的高温,如今却静静地躺在那里,覆盖着厚厚的青苔。但我知道,它不动声色的外表下也许正积蓄着力量呢,可不敢小觑。

  眼前这安安静静的环形火山和想象中完全不同,看到我略失望的表情,埃尼斯笑着告诉我,留尼汪的火山虽然很活跃,但喷发没有什么规律,每次持续时间也不长,那些壮观的火山喷发场面照片要么是“蓄谋已久”,要么是走了大运的家伙,才可以拍摄到的。

  火山边缘用围栏围起,一个当地小女孩儿正好奇地从望远镜中观察环形山的最高峰,面对这些轻松的游客,我却不禁联想起当人类初面火山喷发时,眼前直达天际、熊熊的火龙之后,接着浓烈的烟雾升腾起来,一定惊恐万状。那该是怎样一种对大自然伟力的臣服和惊骇呢?

  可也许,对自然造物的敬畏却是人类本该铭记在心的永恒情感。

走在熔岩上

  在留尼汪的几天时间里,见到的游客清一色的装束:冲锋衣,背包,徒步手杖。留尼汪,这个法国的海外省,印度洋上唯一的欧洲行政区,每年都吸引着大量从法国本土前来的游客,其中大多数是来徒步的。

  埃尼斯告诉我,这里既有适合一般旅行者的徒步路线,也有高难度的专业级别线路,一般来说,半天到一整天的徒步路线不需要专业向导带领就可以完成,但某些特殊地区以及长达数天的徒步必须要有向导带领。最长的线路是12天徒步穿越全岛。所有路线中以 “火山熔岩下的探险”最吸引人。我因为时间有限,选择了富尔乃斯火山的短途徒步,一条最成熟的火山徒步路线。

  我的目标锁定在火山底部台地上的一处小火山口,通往谷底的台阶不算太陡峭,身边经过的徒步者,既有一家四口,也有上了年纪的老两口,步履轻松的样子让人羡慕。沿途的山壁上一连串白色圆点,那是为徒步者指路的标示,一直延伸到下面的谷底。

徒步火山

  30分钟后我已经站在了环形山的脚下,不远处便是小火山口,地上是凝固的火山熔岩形成的波涛起伏的岩脊,夹缝中不时露出几缕绿色。正因为有着月球般荒凉奇特的地貌,甚至美国宇航局NASA制作人类登月的宣传片,部分镜头也在这里完成取景。

  踩着吱嘎作响的砾石块我爬上了那个红褐色的火山口,静静地欣赏着眼前那个浅浅的大坑。不知什么时候,身边多了一个法国人,“你上到了最远处的富尔乃斯火山口吗?”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从那边过来的,我随口问了句。“当然,大概用了不到三个小时,不过那里的火山口要壮观许多。我每年都来留尼汪徒步,这里的的火山爆发一点都不可怕,我还赶上过呢,跟看烟火表演一样。”这个叫朱利安的年轻人一脸轻松的表情。

火山

  火山徒步也不是一点危险都没有,最惊险的一条徒步路线是踏着火山沉积石进入火山地下隧道,必须头顶钢盔,手持电筒,紧抓湿滑的墙壁,在里面谨慎前行。埃尼斯告诉我,前几年就有一个新西兰年轻人掉进了火山裂缝中没能够生还。

  完成火山徒步,这里的探险自然不算终结。玛法塔冰斗,因地势艰险奇峻,到处是高耸陡立的峭壁,几乎处于最原始的状态,人类很难接近那里。为了保护天然地貌,马法特冰斗一直没有铺设道路。“怎么去?”向导说:“要深入内部,要么历经漫长的徒步,要么就只能乘坐直升飞机啦!”

俯瞰

  徒步到火山口需要6个小时,不过我们依然有机会接近那些神奇的火山口:直升飞机。留尼汪当地有几家经营空中观光的直升飞机公司,Helilagon 是最好的一家。我在经验丰富的法国飞行员Louet Patrick的指导下带上耳机,系上安全带后,Eurocopter的AS-355逐渐升空。脚下视野开阔起来,大地上的一切逐渐变成“玩具”,房子如同一块块积木。我好像正在虚无缥缈的梦幻博物馆里参观。

  我们在沿海城市圣保罗(Saint-Paul)上空盘旋了一阵儿,直升机转身飞向崇山峻岭,从空中俯瞰,满眼绿色,半个岛屿被茂密的森林覆盖,这样的自然环境正是留尼汪人引以为傲的。远山野谷中,竟然分布着不少小村子,这些深山人家的白色房子与周围高大的山峦形成了鲜明比照。

空中盘旋

  突然,前方水声隆隆,接着眼前突然一亮,一个巨大的山谷崖壁上悬挂着十几道瀑布,串串银色珠帘飞溅而下,如遇轻风吹过,便见金光万点。直升机潜行在堑沟底部,伴着轰鸣的水声,我如痴如醉地注视着眼前的悬空涛帘,耳机中传来飞行员的声音,“这个瀑布群所在的峡谷法文名叫Trou de Fer—‘铁洞’之意,属于塞拉兹冰斗。” 后来得知这竟然还是世界十大最美的瀑布之一。

  这个火山岛可谓“一地千貌”,她的迷人之处也正在于此。埃尼斯指着下方的山峦,“像这样两千米以上的高山在留尼汪就有12座,最高峰“雪峰” (Le Piton des Neiges)海拔3070米,也是南印度洋上最高峰。”一座面积不过2500平方公里的小岛汇集了如此多的壮观高山,景色自然非同寻常。

远处可见小村落

  不久,前方云雾翻腾,白云下一幅峰峦起伏、沟壑纵横的巨大无比的全景图徐徐展开,我们终于到了“雪峰”,三面环谷,中间便是巨大的火山口。此刻飞机开始降低高度,我可以清晰看到那口“大锅”呈现出赭色和灰黑色,酷似炉膛里的黄泥坯烙下火焰燃烧的痕迹,火山脊上蜿蜿蜒蜒流淌下的岩浆,如同一道道美丽的 “伤疤”。曾经咆哮吼叫的火山已经沉睡了22000年了。

  飞到了雪峰另一侧的富尔乃斯火山,当飞机贴着谷底飞行时,与高空中看到的景象完全不同,好像来到了月球,缕缕烟雾中,到处都是莽莽黑色海洋,岩浆在地面创作出一幅幅“超现实”作品,似乎还可以闻到硫磺的气味。四周万籁俱寂,烟雾之中红色褐色的沙灰中矗立着一些方锥,其中一个铁红色的小火山锥不断冒着浓烟,仿佛通向地狱的入口,甬口里似乎还有岩浆热涌,偶尔有热蒸汽从山体的内腔向外喷出,感觉似乎会飞溅到直升飞机的机身,活火山岛的真实面目暴露无遗。

  此刻听不见风的奏鸣,到处如死般沉寂,岩浆洪流几乎把一切碾为粉齑,只有飞机投下的孤独影子。镜头中忽然出现了几个活动的身影,是徒步的西方游客,他们听到头顶直升机的轰鸣声,抬头向我们挥手致意。看来这里已经成了徒步旅行者的最爱,他们希望去那里寻找完全未被破坏的原始风貌。

大自然铸造奇迹

  直升飞机观光

  留尼汪深受游客喜欢的项目,可以观看到郁郁葱葱的冰斗,瀑布从260米高的“天坑”顶部奔泻而下,犹如外星球的活火山,蔚蓝色的珊瑚礁海岸线和呈现出梦幻般蓝色的清澈泻湖,这种体验让人终生难忘。

  烈火铸神迹

  第一次在留尼汪旅行的时候就得知这里有座在火山中奇迹生还的教堂,因为时间缘故不得一见,第二次再去,亲眼目睹一下这座神奇的小教堂,成了我的愿望。

  教堂位于岛的东南部,我们从西部向着人烟稀少,被称作留尼汪的“原始南部”驶去,顺便路过了2007年那次火山大喷发的现场。

  据说留尼汪的活火山喷发很壮观,喷发时,会出现数十米到几公里的裂缝,在随后几分钟到几小时内,火山集中在一点或几点喷发,岩浆断断续续涌出。一部分喷发出来的岩浆沿着斜坡在地表或地下向海边倾泻,另一部分岩浆可以猛烈喷射到二十几米的高空。

  南部海滨的火山爆发现场景色着实让人震撼:遍地是凝固了的火山岩浆,从山上一泻而下,摧毁了森林。当年被阻断的公路已经重新修复了,公路两旁随处可见一坨一坨闪烁着诡异色彩的凝固岩浆,可见火山爆发时那种排山倒海的气势。由于留尼汪气候炎热湿润,几年后,几片新绿已经从岩石中生长了出来。

  附近还有一个火山岩浆流经而形成的巨大洞穴,走近才发现里面仍然散发着热气,炽热无比,一部分火山岩石下面的岩浆尚未完全冷却。路边黑黝黝的熔岩山坡上,一座圣母像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原来那竟是从火山喷发中幸存下来的,引得不少当地信徒前往参拜。

圣母像

  带着对大自然的敬畏我们终于来到了“Notre-Dame des Laves”修道院。这是一座矗立在路边的白色建筑,1977年火山爆发时,火山喷出的岩浆咆哮着冲向教堂的大门,然而,就在快要吞噬教堂的一刹那,火龙奇迹般的被阻挡在教堂门外。真是比大银幕上的电影更加传奇。

  当我抚摸着教堂门口那些已经焦化的火山石时,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距离毁灭,真的就差那么几厘米!这个修道院从此便出名了,成为虔诚信徒的膜拜之地。都说留尼汪火山的岩浆有灵性,而这个神迹又增加了小岛的几分“仙气”。

  不可错过的火山和冰斗

  火山:弗尔奈兹山顶、摩依道、雪顶、第弥第尔。 摩依道,海拔2200米,是俯瞰马法特冰斗的最佳地点。

  三大泻湖:圣若尔、圣鲁和圣皮埃尔(Saint-Pierre)塞拉兹(Salazie)冰斗—3个冰斗中最翠绿的。数不胜数的瀑布和峭壁。

  马法特(Mafate)冰斗:徒步者的天堂,游客可以步行或者乘坐直升飞机抵达。

责任编辑:燕妮

热词:

  • 留尼旺
  • 星球
  • 风景
  • 山顶
  • 雪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