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过去3年时间,衢州博物馆馆长柴福有研究员的办公室里,总是摆着一地的陶瓷照片,照片不时更换,有的是细节特写,有的是外形轮廓。每当处理完繁杂公务,柴福有就会趁着间隙,蹲在密密麻麻的照片面前,试图从中洞察出这些古老器物的秘密。但这样的时光缝隙,总是来去匆匆。更多时候,柴福有只得利用下班后的休息时间或是节假日,来完成这项漫长的研究。“不是传统的画册,也不同于一般的资料汇编,我编写的是一本系统全面研究衢州地区古陶瓷的学术专著。”从事文博事业35年的柴福有坦言,“完成这本书是自己的职责和义务,随着年纪渐长,再不研究恐怕没机会了。”

  缘起

  营盘山相遇商代陶器

  石火相融,古物无声。数千年的沉默,是在等待时机,等待缘分,破土而出。江山市城郊的碗窑村,这个在坊间相传“挖一锄头,都能翻出陶瓷残片”的古村,真正走入学界专家的视线是在1965年。

  当时,著名古陶瓷专家、浙江省考古所研究员朱伯谦在这里发现了古窑址,并根据遗物推断,该窑试烧青白瓷年代是南宋中期,距今已近千年。

  此后,文物工作者陆续又在江山、衢县(现衢江区)、龙游等地发现更多古窑址,但身处特殊年代,导致衢州古陶瓷的宏大历史研究一度受阻。

  伴随着改革春风的序曲,坚冰融化,大地松动。1977年秋,衢州农村兴起了开发黄土丘陵大造农田的热潮,沉睡地下的文物不时在阳光下惊醒,文物保护工作迫在眉睫。

  江山长台农村21岁的青年柴福有赶上了好时代,这年,他被江山县文物管理委员会聘为业余文保员,参与文物收集保护工作,并参加了金华地区文物考古调查培训班。柴福有回忆,那时田间劳动之余,常与长台区文化站干部饶洪翔一道在工地寻觅文物信息,偶尔会采集到一部分零散在地表的怪石和有花纹的陶瓷片。

  经过比对有关教科书,柴福有发现这些采集到的怪石和陶瓷片与古代石器、陶瓷器极为相似。在饶洪翔的提醒下,柴福有一方面全力搜集这些碎片,一方面向县里文化馆汇报。

  时任江山县文教局副局长、文化馆馆长的方炳炎得知此事后,立即致信省文管会有关领导、专家。数日后,浙江省博物馆考古专家牟永抗赶到江山,来到残片发现地——长台营盘山进行实地勘察。

  通过现场底层的勘察和采集实物的鉴定,牟永抗确认营盘山为商周时期古人类遗址。他分析,柴福有采集到的所谓“怪石”是当时人们的生产、狩猎工具——磨制石器,而那些陶瓷片分别是古人用的炊具(夹砂陶器)和生活用具(印纹陶器、硬陶器)等遗物。

  营盘山遗址的发现,意味着将江山的历史推到了商代。同时,这也是衢州地区首次发现商代古人类遗址,揭开了商周文化神秘的面纱。

  在牟永抗等人的力荐下,对此有功的柴福有被江山县文管会聘为文保员,真正走上了文物工作之路。而他与古陶瓷的相遇,也自此开始。

  考古

  衢州陶瓷源流渐现真容

  许多古人类遗址下,陶器往往是保存最丰富的物质遗存之一。这些碎片上,承载透露着不同的文明信息。正因如此,“摸陶片”,成为评判考古学家专业素质和修养的重要指标。

  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柴福有先后参与了70多次抢救、清理古遗址、古墓葬、古窑址的工作,积累下丰富的“摸陶片”经验。而事实上,每一次探寻遗存,在不断丰富出土陶器的同时,也在持续改写延伸衢州的文明史。

  1982年,考古人员在衢县全旺两弓塘的古窑址中,发现一种从未见过的在青釉或银灰釉上手绘褐彩的绘彩瓷,引起古陶瓷学界的关注。这一新发现,可谓是对浙江古代瓷业素以单一青色釉为特征的一大突破。

  此后的文物调查中,江山、开化、衢县等地陆续发现了明清时期的青花瓷窑址。其中江山三卿口传统制瓷作坊,自清乾隆年间开始烧制青花瓷,一直延续至今,成为学界研究古代制瓷工艺的活化石。

  2000年,考古人员又在衢江区上方镇葱口发现了葱洞、观音洞两处洞穴遗址。经发掘,出土了石器、印纹陶和夹砂陶残器等遗物,被有关专家认定为距今约6000多年的新石器时代遗物。

  2010年,在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期间,考古人员在龙游发现了青碓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址,出土了石磨盘、石磨棒和一种夹炭红衣陶等具有上山文化特征的遗物。

  柴福有说,这些夹炭陶器的出现,意味着早在9000多年前,衢州地区的先民就掌握了烧制陶器的技术。

  透过这些散落三衢大地的星星点点的考古发现,一张衢州地区陶瓷源流史全景,也渐渐在柴福有的脑海中现出真容——继9000年前烧出了夹炭红衣陶后,衢州先民又在距今约3000多年前的商代晚期烧制出了原始青瓷。到了东汉,烧制技术日趋成熟,成功烧制出婺州窑青瓷及婺州窑褐釉瓷。

  柴福有介绍,衢州婺州窑系瓷器经过三国两晋南北朝的发展,在唐代进入了鼎盛时期,并在烧制成熟的婺州窑青瓷、褐釉瓷的基础上创烧出了乳浊釉瓷,为我国目前发现最早的乳浊釉瓷。

  到了宋代,衢州婺州窑瓷器逐渐衰败。除仍烧制少数婺州窑原有瓷种外,开始仿制当时比较受欢迎的青白瓷、黑釉瓷、龙泉青瓷等名贵瓷种。到了元代,又创烧了一种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瓷种——绘彩瓷。明清时期,衢州一些窑场则开始烧制青花瓷。

  著书

  期待有识之士认真读识

  柴福有很忙,除了担任衢州博物馆馆长、书记,他还身兼衢州文保所所长、衢州市人大常委等职。尽管如此,他还是尽力抽身于行政事务,去完成自己作为一名文物工作者的使命。

  呼吁保护古城,促成免费开放博物馆,发现古遗址、古墓葬、古窑址,总是第一时间抢救保护……情寄文博事业的柴福有做了不少实事,却依然有遗憾。

  衢州古陶瓷的探究缺失,便曾是他一度牵肠挂肚的念想。“学术界对衢州古陶瓷的研究,仅限于对单个古窑址、古墓葬清理的发掘简报等研究成果,尚无全面系统的衢州古陶瓷研究。”2008年,柴福有开始着手筹备《衢州古陶瓷探秘》一书的编写。

  在长达3年时光里,柴福有抱病遍寻衢州各级文物部门所藏的出土陶瓷器,一一仔细拍照,分析其时代特征和艺术风格,并为每件典型器物标注精确的尺寸,做出详细的描述,勾勒出专著的研究提纲。

  柴福有的《衢州古陶瓷探秘》一书根据本地实际,共分为三大篇章15个部分,陶、瓷两篇的陶瓷种类按时间先后顺序进行排列,并从形成原因、制作工艺、烧制方法、器物类型等诸方面分别进行介绍。其中陶器篇分为夹砂陶、泥质陶、着黑陶、印纹陶、硬陶、高温釉陶6个部分,瓷器篇分为原始青瓷、婺州窑青瓷、婺州窑褐釉瓷、乳浊釉瓷、青瓷(唐以后)、黑釉瓷、青白瓷、绘彩瓷、青花瓷9个部分。

  “出版《衢州古陶瓷探秘》,希望可为读者鉴赏古陶瓷提供一些参考,能够为学界研究衢州古陶瓷和衢州本土历史文化,起到抛砖引玉之效。”了却一桩心愿的柴福有如释重负。

  很少有人知道,因为身患痛风性肾衰,柴福有日渐消瘦,每天需要做4次腹膜透析,更换8千克葡萄糖液。可说起这些事时,55岁的他却总是一笑而过。“期待着有识之士去认真读识。”著名考古学家牟永抗在《衢州古陶瓷探秘》的序言中这样说。或许,这才是衢州古陶器的命运所在,当柴福有将它们的9000年“前世”研究清晰时,以后的传承保护“今生”又该何去何从?

责任编辑:燕妮

热词:

  • 柴福
  • 婺州窑
  • 陶瓷片
  • 传承保护
  • 发掘简报
  • 搜索更多柴福 婺州窑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