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图为已发现的五种金丝猴:大图为怒江金丝猴;小图从左至右依次为:川金丝猴、越南金丝猴、滇金丝猴、黔金丝猴。

  制图:蔡华伟

  核心阅读

  日前,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发布消息,经确认,生存在我国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灵长类新物种为世界第五种金丝猴,并暂定名“怒江金丝猴”。怒江金丝猴的发现,恰与第四种金丝猴——越南金丝猴的发现相距100年。

  金丝猴家族百年之后添新丁固然令人惊喜,但金丝猴的生存现状更应引起关注:怒江金丝猴的种群数量据推测仅余300只,已极度濒危,生活在我国境内的川、滇、黔金丝猴的总数也不过2万余只。

  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近日发布消息称,科研人员通过DNA检测、比对和分析,首次在分子水平上肯定了怒江金丝猴作为世界第五种金丝猴在我国的存在。在此之前,世界上公认的金丝猴有川金丝猴、滇金丝猴、黔金丝猴和越南金丝猴四种,其中前三种都分布在我国境内。

  然而,根据目前掌握的极其有限的情况,专家们认为,新发现的金丝猴的种群数量不容乐观。如何对其进行科学有效的监测、保护和研究,已经成为迫在眉睫的紧要任务。

  苦苦寻找,怒江高黎贡山发现黑毛金丝猴

  灵长目疣猴亚科仰鼻猴属,即所谓“金丝猴”,因1870年被发现的世界第一种金丝猴——川金丝猴体毛呈现金黄色而得名。世界上到底有多少种金丝猴?不少科研人员都坚信:绝不止四种。

  2010年初,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的科研人员在缅甸克钦邦东北部进行灵长类动物调查时,收集到一具完整的仰鼻猴尸体标本。经比较,科研人员兴奋地判断,新物种不同于任何已知灵长类,正是寻找多年的第五种金丝猴。2011年,世界灵长类动物研究的权威刊物——美国《灵长类》杂志发表了这一成果。

  这一新物种还有活体吗?种群数量有多少?它的栖息地在哪里?

  经过缜密的科学分析,大自然保护协会中国项目首席科学家、中国灵长类专家组组长龙勇诚推断,这种猴子很可能分布在云南与缅甸接壤的部分山区,尤其是碧罗雪山和高黎贡山。因为早在1988年,龙勇诚在大理白族自治州云龙县和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兰坪县进行滇金丝猴调查时,就曾听说过这种猴子。

  2011年10月,为期一个月的关于探寻新种金丝猴的考察项目在碧罗雪山展开。“这是我国针对这一新物种的首次科考,队员们自南向北跨越怒江州的泸水、福贡和贡山三县,直到西藏的松塔村。”龙勇诚说,遗憾的是,队员们并没有在碧罗雪山找到存在新种金丝猴的确凿证据。

  峰回路转的惊喜来自高黎贡山的野人山。2011年10月16日清晨,当地护林员六普在巡逻时意外拍到一种全身黑毛的灵长类动物。照片传到龙勇诚手上,被证实为正是科考队员们苦苦追寻的新种金丝猴。

  今年3月,怒江州林业系统工作人员再次在怒江州境内的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发现了这一金丝猴新种群,工作人员拍摄到了影像资料,还采集到了粪便标本。

  DNA检测确认身份,与滇金丝猴的基因差异已经存在了约57万年

  在怒江州境内发现的金丝猴新种群与在缅甸发现的金丝猴新种群是否为同一个新种群?没有确凿的科学证据,谁也不敢妄下结论。

  “它是仰鼻猴,因此可以确定为金丝猴。但从外部形态上看,它与已知的四种金丝猴又有着明显差异。”龙勇诚介绍,这种金丝猴全身覆盖着茂密的黑毛,头顶还有一撮细长并且向前卷曲的黑毛,只在耳部、颊部有一小撮白毛,下巴上有白色胡须,会阴部也是白色,与同样生活在云南境内的滇金丝猴有很大不同。

  然而,质疑仍存:这种金丝猴与滇金丝猴的生存环境极其类似,两者栖息地间隔的距离也不远,这种金丝猴有没有可能是滇金丝猴的“近亲”?

  据了解,新发现的金丝猴种群生活在怒江以西,而滇金丝猴生活在与怒江大致并行流淌的澜沧江以东,两个种群之间隔着两条大江,其中怒江金丝猴的存在起码有100万年,由此推断,两种金丝猴的生殖隔离可能在60万年左右,新发现的金丝猴应该与已知的四种金丝猴一样属于独立物种。

  龙勇诚说,中外专家在德国灵长类研究中心的基因实验室里进行的基因分析结果也显示,这种金丝猴与滇金丝猴的基因差异已经存在了约57万年。

  龙勇诚将怒江发现新种金丝猴的情况和图片发给了世界灵长类专家组组长米特迈尔先生,并得到后者的肯定。由于这一新物种在我国境内的首次发现地点位于云南省怒江州境内,于是龙勇诚将其中文名暂定为“怒江金丝猴”。

  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所张亚平院士课题组和云南大学于黎研究员课题组对采集到的怒江金丝猴粪便进行了DNA检测。于黎说,“我们将它的DNA序列与已知的四种金丝猴进行了比对、分析,发现它与越南金丝猴相似度最低,为92.2%;与滇金丝猴相似度为96.7%。与在缅甸发现的金丝猴新物种相似度最高,达到98.2%。这样的结果说明,怒江金丝猴为中国金丝猴新种群。”

  近日,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正式发布了这一结果,首次在分子水平上肯定了我国境内也生存着新种金丝猴,并确定了怒江金丝猴作为世界第五种金丝猴的存在。此时,距离人类于1912年发现世界第四种金丝猴——越南金丝猴正好100年。

  新种群可能仅存300只,整个金丝猴家族徘徊在灭绝边缘

  怒江金丝猴的发现仅仅是个开端,虽然其种群数量尚不清楚,但专家表示,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看,怒江金丝猴的种群数量不容乐观。龙勇诚估计,很可能仅有300只,已极度濒危。

  龙勇诚调查发现,在拍摄到怒江金丝猴的野人山及其周边,伐木、修路、偷猎等人类活动,正严重威胁着怒江金丝猴的生存。实际上,整个金丝猴家族一直以来都徘徊在濒临灭绝的边缘。据粗略统计,川金丝猴目前仅存20000余只;滇金丝猴数量在3000只左右;黔金丝猴仅见于贵州梵净山,已不足1000只。

  “必须尽快启动对怒江金丝猴的保护和系统研究。”于黎强调,“生物多样性具有重要的生态功能,各种生物相互依存、相互制约,共同维系着生态系统的结构和正常运转。任何物种的灭绝都会影响到生态平衡,而一旦生态失衡,对于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生物都将产生影响。”

  怒江州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办公室副主任何晓东说,目前,管理局已经安排专人对怒江金丝猴可能出没的地区进行重点巡护和监测,同时加强了宣传,以进一步提高保护区周边群众的保护意识。

  龙勇诚则认为,在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人类做得还远远不够。“这么大型的灵长类新物种在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成立近30年之后才首次发现,暴露出我们平时的监测和科研工作还有许多不足。但这也是一个契机,提醒我们在高黎贡山还有许多秘密有待发现和探寻,也让我们意识到,加强对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和研究已经刻不容缓。”他希望,中缅双方能够以发现怒江金丝猴为契机,加强合作,共同促进两国边境地区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

  更让龙勇诚满怀期望的是,已经有人在碧罗雪山周边村寨收集到一种类似于金丝猴的灵长类动物出没的资料。是否还存在着尚无人知晓的世界第六种金丝猴?年近花甲的龙勇诚与怒江州林业局即将启动新一轮碧罗雪山科考活动,继续在茂密的高山丛林中探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