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澳大利亚南极局科研人员在介绍200年前南极冰核的尘埃、化学物质和二氧化碳含量。李景卫摄

  坐落在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首府霍巴特郊外的澳大利亚南极局,其明丽的现代建筑风格分外引人瞩目。这个具有百年历史的部门既是澳南极科学考察的后方科研基地和后勤部,又是与各国开展南极科考合作的官方机构。本报记者近日走进该机构。

  记者随研究人员来到检疫区,该区内有一直径约2米,高约1.5米装满冰水的水池。冰水里,密密麻麻的小虾在欢快地游动着。它们周身玲珑剔透,泳姿奇异有趣,这就是闻名遐迩的南极磷虾,也称美丽磷虾。

  检疫区首席研究员斯欧·卡瓦古奇指着一池美丽磷虾说,全世界共有磷虾80多种,分布广泛,这种南极磷虾分布在南冰洋中。南极磷虾资源丰富,南冰洋中保守估计有磷虾数亿吨。南极磷虾是蓝鲸、长须鲸和很多鱼类的重要食物来源,也是人类渔业的捕捞对象。以挪威为主的许多国家每年从南极海域捕捞磷虾50多万吨。各国对南极磷虾的需求量在逐年上升,南极海域甚至被誉为“人类未来的食品库”。

  在这种情况下,对南极磷虾资源的保护,维护生态平衡和实现可持续发展显得尤为重要。在冰冷的海水中,南极磷虾生长十分缓慢,需2年左右才能长成约6厘米长的成虾。气候变化对南极磷虾繁衍和生存的影响是卡瓦古奇等科学家的重要研究课题之一。他们研究在海水温度上升的情况下,来自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的暖流在南下过程中遇到南极寒流时所产生的上升流会否发生变化,以及如何影响南极磷虾的繁衍和生存。另外,随着人们对南极磷虾的需求逐年增加,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扩大对南极磷虾的捕捞。这一态势已引起科学家们的关注。如果放任磷虾捕捞业无序发展,势必将造成南极磷虾资源锐减,危及南极鲸类、鱼类、帝企鹅等动物的生存,给南极脆弱的生态系统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远古冰核中的各种微粒记录着大气层温室气体变化的指数,是揭示过去10万年,甚至更久远气候变化的重要线索。一名冰川研究人员从一个密封包里取出一段直径约5厘米、长约40厘米的南极冰核。他介绍说,这是从南极采集来的200年前的冰核,通过将这块冰核中的微粒和气泡与现在的南极冰进行对比分析,就能清楚地看到,目前海水中的化学成分和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较过去均有显著上升。

  在采访时记者了解到,澳南极局对加强与中国进行南极科考合作有极大兴趣,希望与中国展开进一步合作,为深入进行南极科学考察、探究全球气候变化依据和维护南极生态平衡而共同努力。澳南极局局长托尼·弗莱明和首席科学家尼克·盖尔斯说,该局与中国冰川学界有很长的合作历史。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科学家多次访问澳南极局以及澳大利亚的南极科考站。目前,澳南极局与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的研究人员正在共同管理设在南极冰盖的4座自动气象观测站。在冰核科学研究领域,澳大利亚与中国都很重视加强合作。澳南极局对中国南极科学考察队最近在冰穹A地区完成了120米深冰核钻探表示十分赞赏,认为中国考察队的钻探将对南极古冰的探索做出重大贡献。

  探索全球气候变化依据、降低人类活动对南极的影响、维护南极生态平衡和确保南极渔业资源可持续发展是人类面临的共同课题。目前,来自世界各地的140多位科学家正在与澳大利亚南极局开展合作,就这一共同课题进行深入考察和研究。弗莱明和盖尔斯认为,对南极的科学考察活动离不开各国科学家在《南极条约》框架下紧密合作。没有各国的合作,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单独完成对南极的探索,无法找到解决人类所面临问题的答案。(本报堪培拉5月29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