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合记肇明石印公司原址位于现解放碑神仙口老街区。

两张地图都同样标注了“合记肇明石印公司”地址。

合记肇明石印公司印刷的新测重庆城全图。

日本军用轰炸导航图。 本组图/重庆晨报记者 杨新宇

  5年前,重庆地图爱好者从网上购得此图,为当年合记肇明石印公司出版,地图背后的故事曲折离奇

  这张印制于87年前的重庆地图,印制精良,证明当时重庆的制图技术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让人惊奇的还不止于此,经过地图爱好者的反复印证,这张地图,可能就是当年日军轰炸重庆时,作为导航功能使用的军事地图原版。更让人唏嘘不已的是,当年印制公司在此版地图上标注的类似于广告的公司地址,竟然被日军误以为是一处重要地名,让公司毁于大轰炸战火。

  ○第一次在重庆老地图中运用了指北针和比例尺

  ○首张运用现代绘制技术出版的重庆老地图

  ○整个渝州半岛东端的样貌都详尽地反映在这张图上

  ○对比日军军事导航地图,两图惊人相似

  ○地图印制公司地址紧邻解放碑

  ○标注公司地址,被日军误作轰炸目标

  本组图/重庆晨报记者 杨新宇

  一张1925年出版的《新测重庆城全图》,可能是日本轰炸重庆时的参考图。最近,这个消息在重庆地图爱好者中流传开来。而几乎每个亲自对比过这两张地图的爱好者,都得出了同一个结论,当年日本轰炸用图是在重庆本地印制的地图上“拷贝”而来。

  让人觉得讽刺的是,当年印制了《新测重庆城全图》的合记肇明石印公司,上世纪40年代在大轰炸中毁于战火。而当年,公司在印制地图时,专门标注了公司具体所在地。而正是这个似广告类的标注,恰好证明了日本军方轰炸重庆的地图,是拷贝的合记肇明出版的原图,军方的地图上,也有这个同样的标注。

  惊奇

  从网上购得重庆古地图

  30岁的谢飞在川美工作,平日里爱好研究重庆古地图,家里藏图已逾500幅。

  在谢飞的众多藏品中,一张1925年由合记肇明石印公司出版的《新测重庆城全图》,算得上是压箱宝。据他介绍,这幅地图是目前市面上出现的最老的重庆古地图,2008年他在网上从天津一位网友手中购得。

  “以前的地图大多没有比例尺,标识也不清楚,但是这张图上指北针和比例尺都有。”谢飞说,古时候受科学技术水平的限制,大多数地图都绘制得很粗糙,有时甚至连街道走向都与实际情况有差别,但是在这张地图上,他第一次看到了指北针和比例尺。

  这张地图里,图例里符号元素特别完备,符号元素多达60种,“哪里是教堂,哪里是学校,哪里是工厂,一目了然。”谢飞表示,目前还缺乏史料方面的考证,但从地图爱好者们收集的资料来看,合记肇明版是目前发现的重庆地图中第一张运用现代绘制技术出版的地图,整个渝州半岛东端的样貌都详尽地反映这张图上。

  发现

  疑为日本轰炸重庆导航图

  得到合记肇明版重庆地图后,谢飞如获至宝。有一天,他在网上浏览到一条新闻,报道称抗战期间日本轰炸重庆时,参考的就是1925年版《新测重庆城全图》。“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可能是合记肇明版,但由于当时没看到日本的那张图,所以我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谢飞说。

  直到今年5月份,一位名叫高原的老先生怀揣一张军事地图复制版,来到地理地图书店,才把两张地图重新联系到了一起。

  日本军令部于昭和十四年四月(1939年4月)制作的一张军事地图,此图被日军用于轰炸重庆期间军事行动指导。

  “当年的合记肇明石印公司是我的家族开的,而这张图与1925年我们出版的重庆地图很像,我觉得日军当年轰炸重庆时用的地图,很有可能就是参照的我们1925年出版的那张图。”高老先生展示了他拷贝到的昭和十四年版重庆地图。

  对比

  两个版本的地图几乎一样

  听到有这么一张图,书店工作人员张成宇连忙凑上前去。对地图爱好者来说,合记肇明公司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它是重庆当时极少数同时拥有铅印和石印设备的印刷公司之一,号称设备在当时的重庆最先进。

  比如重庆著名的实业家卢作孚先生于上世纪30年代去东北考察,回来后著作了一本东北游记,就是交由合记肇明公司出版发行的。

  “不仔细看,一眼晃去就觉得两张图差不多。”张成宇说,由于两张图太相像,书店当即扫描了一张老先生提供的日方地图。为了求证两张地图间是否真的有渊源,爱好者们对合记肇明版和高先生提供的版本进行了进一步细致地比对。

  谢飞在这方面花的时间最多,“我觉得日本这张地图是通过细化修改新测重庆地图而来的。”谢飞研究后发现,日本的地图范围比较广,新增了江北城、南岸以及等高线等内容,但这些新增部分的制图都很粗略,其制作手法与详细程度明显与渝中半岛的大相径庭。

  考证

  地图上标公司地址成力证

  “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日本这张军事地图上,居然在大樑子这个地方标注了合记肇明公司的地址。”印刷公司并不是军事目标,军事地图上为何出现印刷公司的地址,并且是唯一的商业标识,谢飞说,这很不符合常理。

  但对照合记肇明版本的重庆地图,答案立即解开了,原来,合记肇明石印公司在印制1925版地图时,把公司所在位置详细地标注在了地图上。“其实,那是合记肇明出版的时候特意标记出来的,可能类似于今天打广告的做法吧。”谢飞说,正是当时公司利用地图广告效应的无心之举,最后成为证明日本军事地图“拷贝”重庆本地民用地图绘制而成的最有力证据。

  “他们也许并没有意识到‘合记肇明’四个字的真实意思,可能误作是地名,没有加以修改。”重庆地图爱好者们得出结论,如果用于轰炸的军事地图,真的是翻印字合记肇明,说明当时重庆的制图技术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寻访>

  合记肇明公司原址紧临解放碑

  对这家当时技术先进的印刷公司,地图爱好者们开始关注其命运,成为他们进一步考证的目标。

  合记肇明的创建人是高显鉴,字泳修、咏修,号谦益,出身于广西桂林,后随其父入川居留重庆,曾是重庆著名的实业家,创办了著名的生生公司,合记肇明正是他旗下的产业。他为重庆人所熟知,更多是由于他在重庆的宅邸叫生生花园,是当年老重庆的一个地标性建筑。

  据高显鉴的后人介绍,合记肇明公司毁于抗战期间的五三五四大轰炸。在两张地图中都有标注的合记肇明到底在哪里?昨日,晨报记者对照老地图的标识进行了寻访。

  重庆文史研究馆研究员武辉夏,看到1925年合记肇明出版的《新测重庆城全图》后,立即来了兴致。“地图上很多地方都是我小时候去过的。”武辉夏小时候他就住在官井巷附近,他说从地图中看得出来,这里1925年就叫这个名字,而大樑子当时就已经叫做新华路了。

  地图中合记肇明公司地址旁,写着另一个地名“神仙口”。“当时我父亲还在新华路上开了个肥皂厂,就在神仙口那个位置”。 武辉夏极其家人向记者证实,当年合记肇明、神仙口一带,正是现在新华路和中华路的交界处,紧邻解放碑和现在的重庆中医骨科医院。

  考证>

  成重要史料,证明重庆当年很繁荣

  当得知当年日本轰炸重庆所用军事地图很有可能就是参照了合记肇明出版的1925年版重庆地图时,武辉夏非常吃惊。“日本轰炸重庆居然参照的是重庆地图,而且在这张图的导航作用下,炸掉了印制地图的公司,本身就是一种对战争的极大讽刺吧。”武辉夏说,当年的新华路非常热闹,一条街全是做生意的,有他父亲的肥皂厂,也有现在被发现的合记肇明,这些难得的资料都见证了重庆城在那个年代的繁荣景象。

  对本地地图爱好者们的考证成果,武辉夏给予了充分地肯定。他表示,由于战火和历史原因,重庆过去很多珍贵的历史文化资料都遗失了,民间爱好者的考证成果极大丰富了人们对那段历史的认知度,对推广城市文化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合记肇明版重庆地图,在本地地图爱好者心目中,算是极有分量的一张图,之前它的成名,主要是因为在地图专业测绘、标识上的专业程度,让人见识了当年重庆的制图工艺的严谨水准。

  而现在它又火了一把,则是因为它背后曲折的故事。“它的旧址,就挨着解放碑,很难想象,87年前,这里的工人们印制了一张具有顶尖工艺的地图,为了让人们更加了解重庆。而13年后,日本军方借此图,对重庆实施了长达6年的狂轰滥炸。1939年,合记肇明毁于大轰炸。”重庆地图爱好者张煜称,一张民用地图,疑被军方所用,成为轰炸重庆的军事用图,而制图公司也毁于大轰炸。

  老地图背后的故事,让地图爱好者们唏嘘不已;老地图背后有故事,让爱好者们对地图文化更加痴迷。

  本版文/重庆晨报记者 刘琳 实习生 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