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一个博物馆的性教育

  在镇上打听“性文化博物馆”的去处,人们都知道怎么走,但问他们“有没有去过”,他们马上摇头

  《望东方周刊》记者柴爱新 |上海、江苏同里报道

  “现代社会不宜再提贞操,因为它只针对女性,不针对男性,有文化糟粕的成分,容易引起误解。”谈到近期热炒的“贞操女神”时,上海大学性学教授刘达临说道,“贞操是保护私有制的产物,首先女人是男人的私有财产,别人不能碰。第二,如果女人与丈夫之外的人有了关系,并生下孩子,财产的继承会受到威胁。”

  日前,《望东方周刊》记者采访了80高龄的刘达临和他的中华性文化博物馆。

  在性文化博物馆采访的一周中,记者所看到的形形色色的人与事,比展览本身更真实、生动。

  小镇上来了个“下流”博物馆

  江苏吴江的同里古镇,以旅游业为主。镇上的人家,开饭店、旅馆、小商店为生,即使在桥头闲坐的人也随时为当地的旅馆、饭店招揽生意。

  在镇上打听“性文化博物馆”的去处,人们都知道怎么走,但问他们“有没有去过”,他们马上摇头。

  中华性文化博物馆,是刘达临1995年在上海创建的,当年曾轰动一时。但终因经营和经济压力,2003年黯然迁出上海,来到同里。

  把博物馆引进到同里的镇党委书记一度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因为镇上的居民都说“我们这里来了个‘下流博物馆’。”

  刘达临告诉《望东方周刊》,博物馆初到小镇时,当地居民不理解,境遇相当尴尬。小镇上的人认为,“性就是黄色,就是下流”。起初,在同里博物馆员工的宿舍想开一扇窗户通风,可隔壁的邻居说他们“很脏”,不同意。

  通向博物馆大门的巷子口,有一户人家,忽然把门前的台阶砌高,令要进博物馆的车不再能开进巷子。据说这一家的老太太看了风水,说砌高台阶有助身体健康。此后,刘达临每次到博物馆,都要在巷口下车,然后步行到博物馆,这对已经八旬的刘达临来说,很不方便。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性博物馆吸引了不少外来游客。有一年的春节大雪成灾,还有一对法国夫妇专程从法国慕名而来,参观博物馆。古镇的导游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性博物馆已经成了古镇上与退思园齐名的几大景点之一。

  博物馆的主任方雯,来自上海,她刚到博物馆工作的时候,有人劝她说“干点别的什么不行”?

  “我是老党员,做过政工工作的。刚来的时候也觉得很害羞,不好意思向别人说。我年轻的时候谈恋爱,都是一个人走在前,一个人走在后,手都不敢拉的。”方雯对《望东方周刊》说,而她现在已经对性博物馆的所有内容讲解得自然流畅。

  博物馆共收藏从八九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到民国期间的性文化藏品4000多件,展出的有1600多件。展览分为四个部分:原始社会中的性;婚姻与妇女;日常生活中的性;非常态性行为。都是刘达临和合作伙伴胡宏霞博士的私人收藏。

  性博物馆曾经在内地的30多个城市展出,还曾到过香港、台湾、柏林、横滨、墨尔本、鹿特丹、纽约、新加坡等地展出,所到之处,都获得许多好评。有国内观众说:“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原来5000年前的老祖宗都那么开明。”国外观众则说,“以前以为中国是很保守的,现在更加了解了中国。”

  刘达临总结,性博物馆在国内外的舆论界影响都很大,但是对这个小镇的影响却很小。

  2012年3月的一个上午,有几个本地口音的中年男人,站在博物馆门口,向里窥视,嬉皮笑脸,互相推搡,可谁都没有进门。

  入夜,同里古镇灯火辉煌,好不热闹,在一个桥头下面一处低矮的民房边,有个不太起眼的灯箱上写着“生理保健”,经营性与保健用品。

  在原始文化中,性的内容非常突出

  天快黑的时候,来了一群穿制服的参观者,他们听着讲解,气氛严肃,彼此沉默不语。一个年轻男子,专注地看着展柜里的一个陶俑,表情复杂。

  陶俑是一男一女面对面站立,两个身体中间生殖器连接。这个陶俑是迄今发现最古老的秘戏陶俑,制作于大约公元前3500年前。

  通过展览可以看出,在原始文化中,性的内容非常突出。

  贺兰山岩画,主要表现的是生产、祭祀与性的活动,其中性与生殖内容占一半以上。此外,各个民族普遍存在性崇拜。

  在展览的说明部分,有文字说明道:不同民族性文化有不同的特点,例如古罗马人在性开放中十分放纵;古希腊人的性开放、自然、健康;古印度人的性开放带有神奇;古日本人的性开放带有夸张;中国古人的性十分重视“礼”,温、良、恭、俭、让。

  而中国古人因为重视生育,所以对性的态度并不保守。刘达临介绍说,东汉典籍《白虎通》中就对男子到50岁是否还可以娶妾、性生活频率应该多少等有讨论。其中还记载贵族子弟学校课程,除了诗书礼乐,还包括性教育的课程,但具体内容不可考。

  展品中古代性教育物品数量可观。比如,古代女子出嫁时,有一种嫁妆画,八幅、十幅或十二幅长卷,木板画,画中是男女交合的不同体位。一般是女子出嫁前,娘家购买一两幅,放在嫁妆中,新婚之夜,把画铺在床上,依画中行事。还有一种古人用于女子出嫁时性教育的物件,叫“压箱底”,外形是桃子或者花生,揭开里面是男女交合的瓷塑,出嫁前,母亲会揭开盖子给女儿看,出嫁时放在嫁妆箱子底下,据说还可以辟邪。

  博物馆的院子里有一个三不石猴雕塑,三个石猴叠成梯形,它们分别掩住耳朵、嘴巴和眼睛。此雕塑非常形象地说明,中国文化中,性是只能做,不能说、不能看、不能听的。

  与性相关的器物都充满巧思,有性爱内容的器具一般外藏内露。比如,一面铜镜,正面看是普通的镜子,翻过来背面,则有性爱图案。一个茶碗,打开盖子,里面有男女交欢的花纹。这样的设计,还有鼻烟壶、烟斗等日常用品。

  “食色,性也”,“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刘达临介绍,在中国的古典文献中,不乏对于人的欲望的论述。如《医心书》中说,“欲不可无,欲不可绝,欲不可早,欲不可纵。”

  刘达临说,“古代中国性教育并没有那么保守,孔孟之道也有开放的一面,到了程朱理学,统治者与御用学者联合起来,提倡‘存天理,灭人欲’,开放健康的一面渐渐被遮蔽。”

  在小镇上的瓷器店里,已经有仿照古代秘戏瓷塑的赝品,做工粗糙,标价却不低,一个普通烟灰缸大小的秘戏瓷器要价两三百元,老板告诉《望东方周刊》,“卖得很好!”

  方雯说,“八九十岁的老人来(博物馆参观)的不少,他们看了说‘唉哟,白活了’,以前他们以为性都是‘暗’的。”

  “在性方面人类会很好奇,越不让他知道,越可能走歪门邪道。”方雯说。

  严格地说中国现在还没有性教育

  本刊记者在性博物馆采访时,看到来自全国不同地区的参观者对展览的态度有很大差异,广州、上海游客相对开放。

  一位来自上海的时髦中年女士,参观完后,在售卖处买了几本《秘戏图谱》。她本来还打算多买几本送给朋友,但是一想,“朋友们如果喜欢,还是自己来买吧。”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跟同伴说“怕儿子看到”。

  “网上什么都有,青少年不是没有性知识,是观念不对。”刘达临说。他把性教育称为“探索人灵魂深处最大秘密的教育”。

  1988年国家教委、计生委联合发文,要求在青少年中开展性教育。但经过20多年,效果并不尽如人意。

  “现在的性教育还停留在知识层面的‘生理卫生’阶段。”刘达临说,“性教育应该由性知识和性人格(包括理想、道德、情操等),两部分组成。动不动就为情所困,去跳楼,是人格不健全的表现。”

  2010年,青少年心理教育专家、中国性学会青少年性教育专业委员会主任陈一筠曾表示,“严格意义上说,中国还没有性教育。”

  三十年前,中科院院士吴阶平曾经说,性教育应该“以性医学为主,性科学为辅”。刘达临认为这属于启蒙教育,现在的性教育应该是“性的人文科学,教育人们如何正确得到和使用性权利,走向性文明”。

  刘达临概括,性有三大功能:欢娱、健康、生育。他提出的性文明标准是:健康、自由、合理控制。健康:符合国际通用的原则,自愿、无伤,“对社会、他人、自身无伤。”自由不是为所欲为,要受到一定的约束,包括道德、法律、知识、习俗。

  性道德随着历史的发展而变化。对于社会争论颇大的婚前性行为,刘达临认为,“因为没有法律契约,容易引起矛盾。但在不触犯别人利益的情况下,外界不宜强制干预。”

  对于国内著名性学专家李银河的观点,刘达临认为作为理论研究可以,但是“不适合指导人们的生活,因为,过于激进、超前”。

  “现在人们把性、情和利,三者弄混了。‘少女援交’是典型的例子,香港调查数据显示,25%的初中生认为用钱换性是合理的。”刘达临说道。

  “一夜情,我觉得应该改成一夜性。性除了满足和开心,还应该有责任感,一夜性没有责任感。人是社会化的动物,人跟狗不一样,是因为有稳定的情感,并考虑责任。”针对当前性道德乱象,刘达临评价道。

  “健康的性教育应该建立在情的基础上,哪怕是婚外情,有情,才值得同情。感情会随着环境和水平的差异而变化,但真正的感情变化不会太快,不会朝秦暮楚,真正的爱情是相对稳定的。”

  刘达临的性博物馆常常面临经营困境。在同里,出于自律,博物馆禁止未成年人入内,所以没有列入同里古镇旅游的联票,现在接待的都是散客,负责性教育工作的教育部门对这个地方似乎并不感兴趣。

  让刘达临兴奋的是,有的大企业家,看了博物馆之后“很震撼”,打算出资赞助。因此,博物馆与同里镇的合同期满后,又有了新的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