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南凉康王墓:西宁唯一的王陵

  从1800年前的魏晋时期,世居塞北的鲜卑部落陆续南迁西进起,不仅整个中国的版图发生变化,中国西部的历史轨迹也自此转折,人烟稀少的青藏高原突然成了兵家必争之地,南凉、吐谷浑……鲜卑族建立起的王国在青海刻镂下深深的烙印。西宁也在历史上第一次成为一个王国的都城,秃发三兄弟建立起的南凉王国给西宁留下了除却历代城墙以外最宏伟的历史遗迹——虎台和康王墓。

  18年转瞬即逝的王国

  南凉在北朝十六国的夹缝中伺机崛起,又在国力最强盛的时刻突然崩塌,前后只有18年,这在那个穷兵黩武的时代是再也寻常不过的事了。

  秃发三兄弟的老大秃发乌孤极具战略眼光,在后凉强大时,他依附后凉,后凉衰落了,在强敌四邻的境遇下,他仍能伺机在公元397年建立起南凉帝国称霸河湟,就在这个开国之君准备大展宏图时,一次酒后骑马的意外跌倒却要了秃发乌孤的命,南凉帝国的命运多舛由此可见一斑。

  汉文帝一样的英主

  老二秃发利鹿孤和他哥哥一样在位也只有3年。秃发利鹿孤是位很像汉文帝一样的国王,最值得称道的是他能够安置内地移居南凉的百姓开荒种地,充实国家实力;而且重视教育,使南凉国人才济济,受到邻国的敬佩。西宁民间有传说,虎台是用粮食堆砌的,是个大粮堆,可见当时南凉国力之富。秃发利鹿孤将南凉的都城从乐都迁到西宁,却与哥哥一样壮年而逝,死后谥称康王。

  西楚霸王般的衰落

  这时候南凉国的一代雄主秃发傉檀登场了。秃发傉檀极具大将风度,有着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气魄,在和后凉的战争中,为了稳定军心,他把床搬到战场上,坐在床上指挥战役,大破后凉军队。

  秃发傉檀颇具西楚霸王项羽的风范,在他统治的十多年间,开拓出东起兰州西郊,西至青海湖畔,北接腾格里沙漠,南达同仁贵德的广阔疆域。南凉一直处在连年征战之中,南凉帝国所建筑的最浩大的工程——虎台就是一座军事祭台,以至于后来他的将士一听说国都被西秦攻破竟一哄而散。秃发傉檀的战略眼光也远不及哥哥秃发乌孤,每每与日渐强大的北凉作战而屡遭失败,又因为傲慢惹恼了胡夏国的国君赫连勃勃,导致国库空虚,不顾强敌的虎视眈眈却去侵掠弱小的吐谷浑部落补充粮草,最终被西秦偷袭攻破了首都。公元414年,南凉国瞬间灭亡,秃发傉檀这时却没有楚霸王的胆略,和太子虎台一起投降,次年被西秦毒死。

  南凉灭亡后,突发族人有的散居青海,竟也有的移居广东,至今尚存。

  居民无人知道有座帝王陵

  说起南凉遗迹,只要是西宁人几乎都知道虎台,虎台遗址公园已经成为市民日常休闲锻炼的好去处,巍峨的祭台很容易引起人们对远古的遐思,但知道康王墓的人却微乎其微。

  康王墓就是秃发利鹿孤的王陵,史书上记载,秃发利鹿孤死后葬在西宁东南的山脚下,记者依照西宁博物馆馆藏康王墓的照片,按图索骥来到大南山脚下的东滩台地,西边是依山而建的大圆山村落,横贯南山的高速路隧道正在开掘,北面可见山下鳞次栉比的一座座高楼。台地上有许多居民院落,鸡犬之声相闻。

  从州县移居西宁10多年的白师傅很热心,他虽然不知道这里有座帝王陵,却带着记者由东至西,到东川砖瓦厂和大圆山顶的居民家中采访,但仍然无人知悉。

  一直居住在东滩台地上的马寿青,说他从小就在这片土地上玩耍,但从来不知道有座康王墓,在他的记忆里倒是有座很宏伟的陵墓,“在南滩那边,现在早成高楼了”,马寿青说。

  大、小圆山康王墓之争

  就像有学者认为虎台也是座陵墓,是秃发乌孤的王陵一样,对于康王墓也有很大的争议。认定位于大圆山东侧山脚下的康王墓,主要是基于《西宁府新志》中康王墓在“县治东南山麓”的记载。据西宁市文物所所长曾永丰介绍,文物考古部门曾对大圆山东侧康王墓进行过发掘,但没有发现陵墓所应有的夯土层,可能是秃发利鹿孤在位时间短,没有时间建筑大型陵寝,就因山就势挖山安葬,陵墓的甬道口就在大明将仕郎墓下。

  多年从事西宁历史文化研究的巢生祥先生则认为,康王墓不在大圆山脚下,而是东滩台地之上的小圆山,是形制略小于虎台的人工堆砌的土台,小圆山顶曾作为东川监狱警卫设岗之地,位置在东川砖瓦厂2号轮窑南。

  记者来到曾经是东川砖瓦厂的位置,见到的仅仅是荒芜的台地,台地北侧已经开建两座高层楼房,东川砖瓦厂早已拆除,据当地居民讲,原先砖瓦厂取土开挖的深坑现在也被填埋了。这座小圆山康王墓早已泯灭无存。

  记者采访结束后,突然刮起很大的风,东滩台地上阴云密布尘土飞扬,可以预见,这片台地上很快就会高楼林立,横穿西宁南部的南绕城高速路也将穿过这里。或许随着城市建设的开挖,小圆山康王墓会重见天日;或者经过考古发掘,大圆山康王墓将名至实归。康王墓带给记者的不仅仅是对历史的回想,还有遗迹消失的遗憾以及对历史真相探寻的渴望。

  隐藏在大南山脚下的康王墓

  第二次来到这片台地上,《西宁府新志》中康王墓在“东南山麓”的话提醒了记者,爬上山坡,沿着环山公路走了一圈,一座高大的圆形山丘巍然屹立。记者穿过一片营地,来到这个山丘的正面,与西宁博物馆馆藏康王墓照片一模一样的王陵就耸立在眼前,背后的南山像雄鹰的翅膀一样护卫着这座陵墓。

  营地的卓辉同志告诉记者,因为这座小山上有个大明将仕郎的陵墓,他们一直将这座山丘当成将军墓了,谁想竟是帝王陵,由于都是军人,每年他们还会祭奠一下这位大明将仕郎。

  爬上山丘,成片的林木已将康王墓周围覆盖,山腰上还建了一座高压电塔。

  从山下看,这座康王墓被营地的楼房所遮掩,而且不来到山丘之前,根本看不出这座山丘竟然有大墓的形状,怪不得康王墓养在深闺人未识了。(作者:怀石 大雨 叶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