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15世纪时,苏格兰及英格兰控制了繁华的爱尔兰东部,将当地人驱赶至荒蛮的西边。庆幸的是,殖民者对西部的不屑态度却拯救了这块土地的纯净,这里有浪漫的城堡爱情,有英勇的爱尔兰海盗女王,游客能和真性情的爱尔兰人一起夜泡酒吧,陶醉于飘着三叶草的爱尔兰绿啤酒。爱尔兰人常挂嘴边的craic(当地俚语,美好的意思)所言非虚,我们还未告别,就开始怀念起来了。

爱尔兰

  小孤岛大事件

  清晨,黑压压的乌云布满天空,沉得像要崩塌一般。我们驱车来到罗莎维尔(Rossaveal)轮渡码头,这里停泊着“快乐胡克”号(Happy Hooker)邮轮,把游客从高威湾(Galway Bay)带到伊尼什莫尔岛(Inishmore Island)——阿兰群岛(Aran Islands)的三大岛之一,它位于爱尔兰西海岸之外,是爱尔兰西部人口最多的岛屿。

如刀削般的悬崖气势恢弘

  下一站便是纽芬兰,我们找到一位当地司机兼导游,名叫迈克尔·赫农(Michael Hernon)。提起家乡,迈克尔脸上就会浮现无比自豪的神情,在他眼里,世界上其他地方都是遥远且没必要拜访的。我们的车在两边都是石墙的狭窄小路上颠簸穿行,迈克尔开始吹嘘岛上的特产,比如19种蜜蜂、437种野花、30种蝴蝶,还有白色的康尼马拉矮马(Connemara)。他一边与路况轻松搏斗一边讲述当地的传说,“如果一个单身女孩在一天内看到七匹康尼马拉白马,那她遇到的下一位单身男子便会成为她的丈夫。”本来蜷在后座昏昏欲睡的希亚兰来了劲,说他父亲几年前也住这儿,当时整个岛上仅有两辆车,不可思议的是,有一天这两辆车居然就撞上了,真是一个令人绝倒的笑话。

  迈克尔带我们来到山上的邓昂哈撒城堡(Dún Aonghasa)——整座阿兰群岛上最大的史前遗迹,也是爱尔兰最知名的古迹。这是前基督教时代的一座石头堡垒,由三块呈曲线分布的石墙围绕而成,旁边就是如刀削般的悬崖。这不由让我想起美国战争影片《纳瓦隆的枪声》里的场景,但也有学者认为堡垒可能只用于宗教祭祀,而非战争掩体,也许是铁器时代的德鲁伊人举行季节性仪式的场所。风声在耳际呼呼作响,像幽灵正在诉说无尽往事,笔直的阳光似乎是能依靠的光柱,但劝你别上当,因为悬崖近在咫尺,高300英尺,下面便是咆哮海浪,令人胆寒。站在崖边举目远眺,思绪转眼就飞得不见了。

  这片遗迹早就被认定为世界文化遗产,自然也是深受欢迎的旅游景点,通常这意味着会被所谓的旅游纪念品店、小酒吧、各色垃圾桶或电车吞噬,所幸这里还未被商业化,石头城仍然是主角。直到下山时,我们才看到一家“安普坎手工艺品店”(An Púcán Craft Shop),出售著名的阿兰毛衣。弗朗西斯·比蒂(Francis Beatty)和她的丈夫经营小店已达32年,她告诉我们,对当地人而言,阿兰毛衣就像是另一种DNA,过去母亲总会为自己的孩子织一件花纹独特的套头毛衣,假如他们不幸死于海难,亲人就能通过毛衣花纹确认遗体的身份。当然这都是老黄历,比蒂感叹道,如今的渔民更喜欢汤米·希尔费格(Tommy Hilfiger,美国名牌休闲服)。

传统阿兰毛衣

  临近黄昏,我们入住泰格费兹民宿(Tigh Fitz B&B)。老板娘就像当地奶油一样甜蜜,但浴室有一张令人迷惑的告示牌:“尊敬的客人,请确保卸妆后再使用我们提供的毛巾,因为化妆品污渍无法清除,将产生额外费用。”这让我猜想住店的都是些什么人,不过换个角度看,这里也包含了一个推销强力去污洗衣粉的商机。

  第二天拂晓,我们遇上了爱尔兰之行的第二场雨。来到码头停车场时雨势渐大,迈克尔说这个停车场刚刚建成,场内共有127块指示牌,其中有一块就是告诉游客这里有多少块指示牌的,太有趣了。海浪不停地拍打着海岸,好似一场人头攒动的摇滚音乐会。我们告别迈克尔,登上轮渡,白色浪花冲击着船舷,发出如吉他般美妙的旋律,风浪很大,船体摇晃得厉害,我晕头转向,不知何时能抵达岸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