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首播

重播

  布鲁塞尔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如果给我一个阳光明媚无所事事的周日,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去 Les Marolles 闲逛,心无愧疚地挥霍掉一天。

狐狸街

  狐狸街,戏球广场与丁丁

  在Les Marolles晃荡,目之所及,都是体量庞大、顶端金光灿灿的 Palais Justice(法语,即司法宫)。司法宫建立于19世纪60年代,彼时为建造这座比利时最高司法机构,拆迁了一部分Les Marolles老街区。搭户外直梯降至底层,能清晰地看出岁月在布鲁塞尔这一最古老的街区留下的痕迹,仿佛到了两个世纪前。

  现在的Les Marolles已经成为古董淘宝客的圣地。Rue Haute (法语,高街)两边满布着大大小小不同风格的古董店,其间夹杂着一些现代艺术画廊和摩登的二手时髦用品店。

  沿路走到一路口拐角处,若看到一位推车贩卖热气腾腾的海蜗牛汤的老太婆,那么右转并沿着向下方延伸的小路走下去就是Rue des Renards(法语,狐狸街)。这是我在整个 Les Marolles 地区最中意的一条小马路。大概因为太过窄小的缘故,它只作为人行步道使用。

  几乎每次走到 Het werm water / l’eau chaude(荷兰语 / 法语,热水)这家小馆的时候都要停下来歇脚,喝杯公平交易的有机苹果汁或本地作坊产的玻璃瓶可乐,或是干脆来一份招牌布鲁塞尔风格早午餐——一份浓浓的菊苣例汤配根粗面包和黄油,朴素而美味。

  3年前第一次来这里,问过老板娘店名来历。原来LesMarolles地区曾经是布鲁塞尔穷苦工人阶层的聚居区,不是家家能烧热水。小店的前身就是这一地区日常贩卖热水的锅炉房,当年每日傍晚一声吼,家家户户就会冲出拎着铜壶买热水的人,难怪小店内饰和窗板上到处可见水壶的形状。可惜,眼下老板娘行将“退休”,“热水”小店的未来也成了未知数。

  “热水”的斜对面是一家门脸窄窄、乍看很不起眼的小店 Restobières(法语,啤酒饭馆)。主人兼主厨 Alain Fayt 先生是地道比利时人,热情幽默。环顾四壁,恐怕再也找不出比这更比利时的饭馆内饰了——橱窗中“悲怆地”陈列着一部分已经永久停产的比利时啤酒品牌的空瓶,以及华丽丽的印有皇室成员头像的空饼干罐。让人激动的是,这里主打的竟是由各种著名的比利时啤酒烹饪出来的菜肴!9,10月份的时候,花19大欧来一份正当季的 Hommelbier(法语,霍梅尔啤酒)酿青口,最爽不过;荷包见底也不打紧,区区5欧就能尝到樱桃啤酒口味的雪葩或是华夫饼。

  带着恰到好处的酒意,沿“热水”和“啤酒饭馆”所在的狐狸街走下去,眼前豁然开朗,这就是布鲁塞尔著名的Place du Jeu de Balle(法语,戏球广场)露天跳蚤市场——全市唯一一个天天开放的跳蚤市场。

  斯皮尔伯格的《丁丁历险记》中,丁丁出场时就穿着土耳其蓝的套头羊毛衫与拉风的卡其色长呢子大衣,和爱犬白雪在这个跳蚤市场“淘宝”。周日在这里闲逛时经常撞到的新一代比利时Bobo青年,个个都像是电影里跳出来的丁丁。而电影中丁丁如获至宝地在一个摊主那里发现那艘多桅帆船模型的镜头,背景正是一旁红砖立面的 Eglise Notre-Dame Immaculee(法语,无暇圣母教堂)。

  广场东南角的丁丁主题漫画店告诉我们:显然,丁丁的漫画原著作者Hergé(中译为埃尔热)先生生前正是这个跳蚤市场的常客。说不定,正是某一天,漫步于戏球广场之上,被纷繁众多的异域古玩包围的时候,Hergé先生灵光一现,选择了那个姓“张”的中国男青年,作为丁丁的挚友。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