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6月29日,在航天员刘旺的故乡古城平遥,人们冒雨观看直播。新华社发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建设空间站到底有多重要?从世界载人航天发展的历史经验看,空间站阶段无法回避。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新闻发言人曾表示,我国将在2020年前后建成规模较大、长期有人参与的国家级太空实验室。

  2016年前发射空间实验室

  神舟飞船原总设计师戚发轫此前接受采访时曾介绍,中国将在2016年前研制并发射空间实验室,突破和掌握航天员中期驻留等空间站关键技术,开展一定规模的空间应用。

  戚发轫介绍,“天宫一号”是空间实验室的特例,主要为完成交会对接任务。与此不同,未来发射的空间实验室,是完整的空间实验室,科学家、航天员们将在里面展开各种工作和实验。

  随着空间实验室体积的增大、可靠性的提高,将逐步发展成为空间站的核心舱或实验舱,增加太空实验的项目和种类,为建成空间站奠定基础。

  戚发轫透露,涉及生物、材料、天文等各类实验将在该空间实验室进行,也包括与外国合作的项目。而2020年中国空间站建成以后,会有更多国家和中国合作科学实验项目,也不排除会有国外科学家或航天员、港澳地区科学家上去做实验。

  这是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的第二步,将在2016年前完成,为最终建成中国空间站提供技术支持。

  我国空间站经济适用

  2020年前后,我国将研制并发射核心舱和实验舱,在轨组装成载人空间站,突破和掌握近地空间站组合体的建造和运营技术、近地空间长期载人飞行技术,并开展较大规模的空间应用。

  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研究员庞之浩介绍,与国外空间站发展相比,我国空间站发展有两大特点,一是起点高,国外是先发展单舱式空间站,再发展多舱式空间站,我国在借鉴国外技术的基础上,直接发展多舱式空间站。

  其次,我国空间站与苏联/俄罗斯的和平号空间站类似,都采用积木式构型,但我国根据自身国情和实际需要,1个核心舱只对接2个实验舱,不像和平号的核心舱对接5个实验舱,与123吨的和平号、423吨的“国际空间站”相比,我国空间站规模相对较小,但从建造成本和应用效益的角度综合分析,这是一个符合中国国情和实际需要的理性选择,既不贪大求全,又规模适度,有望取得较高的工程应用效益。

  由于多种原因,中国尚未成为国际空间站的成员国,但随着未来空间实验室设想的不断实现,我国将更深入地参与国际空间站的活动。正如美国宇航局专家詹姆斯·奥伯格所言,中国载人航天的飞速发展,不仅证明高科技水平日趋提高,也将使其获得与国际空间站完全合作的机会。

  正研制火箭发射货运飞船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现任总设计师周建平介绍,空间站是一个很复杂的航天器,目前初步计划是分三个舱段,要运行10年左右的时间,因此技术上挑战很大。

  他介绍,空间站追求的是最高效、可循环再生的生命保障途径,人产生的废气、废液都要能处理并且再生,尽量减少地面提供的补给,这些技术过去从没做过,因此在空间站之前,还有空间实验室阶段,用来验证这些技术,包括补加推进剂的技术等。

  为发射核心舱和两个实验舱,目前我国正研制长征五号运载火箭,且正在研制长征七号火箭发射货运飞船。货运飞船主要给空间站补给燃料、人员的消耗物品,以及科学实验设备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