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昨天,宝鸡西周贵族墓葬发掘进入第7天,继前日发现的怪宝物和一件用来盛酒的卣之外,暂未发现其它陪葬品。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主任徐天进认为,“怪宝物”应该是一件商代铜盘,用来盛水。

  同时,原计划昨日将发现的青铜器出坑,但因此次已发现青铜器级别比较高,数量大,被国家文物局紧急叫停,国家文物总局将派专家组前往宝鸡指导挖掘。

  商代器皿为何现身周墓?

  作为商代用于盛水的东西为何出现在周代墓葬里?徐天进称,根据文献记载,周朝灭掉商朝时,曾掠夺大量东西。当时,有许多东西封赏给有功大臣,这个盘可能是当时掠夺来的战利品。

  一位考古队员告诉记者,从已发掘的陪葬品来看,不但有鼎、簋等食器,也有卣、彝等酒器,还发现一些兵器残留物。

  近百年来,安阳殷墟出土了数万件青铜器、15万片甲骨文、2000多件玉器。有考古队员称,已发掘的青铜器是典型的西周早期器具,从图纹、样式及铸造方式来看,和河南安阳一带出土的青铜器比较像,很有可能是在安阳铸造的,而后长途运输到宝鸡。

  铜禁上为何放大量酒器

  在已发掘的陪葬品中,铜禁极其珍贵。“禁”是周代贵族祭祀或宴饷时置放酒器的用具。

  文献记载,商人嗜酒成风,到商纣王时期达到顶峰。西周建国后,总结前朝教训,认为商亡国原因之一是商人嗜酒酗酒,为此坚决禁止周人酗酒。酒要饮,又不能失度,所以,就把这种盛放酒器的案形器叫做“禁”。

  而在发掘时发现,在铜禁上面放着大量彝、卣、尊、爵等物品,这些物品均是盛酒用的器具。宝鸡市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军社表示,能出现大量酒器,证明墓主人生前嗜酒,而将喝酒用的器具和警戒饮酒者的铜禁放在一起,说明墓主人当时心里比较矛盾。

  墓主应为姜戎人军事首领

  徐天进告诉记者,从已发掘的器物来看,这位主人应该是位军事首领。至于什么级别,目前还不能断言,要等考古工作完成后才能确定。“但从青铜器数量和样子来看,绝对是位高等级贵族。”在考古过程中,曾发掘了一件陶制鬲。据考古专家介绍,在没有发现文字性东西的时候,这个陶制鬲的发现,对墓主身份、种族的确定帮助很大。陶制鬲在炎帝时期是重要的煮饭用的炊器,所以,可以判断墓主应是炎帝后裔,属姜戎族。

  据了解,宝鸡是炎帝生活地,距今约5000年前,宝鸡渭水流域的姜水,生息着一个古老的氏族部落——姜炎族。

  由于生存和发展的需要,姜炎族开始向外迁徙,一支向西往黄河上游及甘肃地区与今四川西北发展,一支顺渭水东下,再沿黄河南岸迁往中原,一支仍留居宝鸡及秦川地区继续发展。史料记载,留居宝鸡及秦川地区的裔族就有姜戎族。整个发掘过程中,却没有发现一件玉器,这让许多专家百思不得其解。“玉器是地位和权力的象征,这么高等级的墓葬,却没有玉器陪葬品,的确有些蹊跷。”一位考古专家称,这是个值得研究的墓葬形式。文/图本报记者董毅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