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深水埗位于九龙半岛西部,是新移民较多的一区。电影《桃姐》就在这里取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里制造业与家庭式轻工业兴盛,而石硖尾工厂大厦就是这些“山寨厂”的集中地。后来工业北移,导致了深水的一次“将死”。此后,这里开始用文化产业重新激活老社区。作为一个“上楼”艺术村,如今也是迎来送往。

  >>将死才被记起

  “你是特意来这里的吗?”实验剧团“啦啦队”的监制陈小姐问我,好像这个地方如果不是有心,很难有一场偶遇。的确,如果不是友人带我来深水埗区研究公屋制度,恐怕我就会错过这个略显偏门的老港社区,也不会探访这个位于白田街的老建筑——现为赛马会创意艺术中心(JCCAC)。

原来的厂房现在的JCCAC 工作室

  在四面纯黑、由天井改造的“黑盒剧场”里,和众街坊看着剧团新戏,就像一场先锋家聚。 戏里,两个女人扮演原子弹,用粤语探讨着死亡与纪念:“你怎么不去死?不死,谁会记得你。”这一句暗合了深水埗的命运,它是“将死”了几次,才被人记起,然后复活的。

  深水埗位于九龙半岛西部,行政区划包括了石硖尾、荔枝角、长沙湾等,是新移民较多的一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里制造业与家庭式轻工业兴盛,而石硖尾工厂大厦就是这些“山寨厂”的集中地。麦兜妈妈般勤奋的女工,在这些地方塑造出了香港精神。后来工业北移,导致了深水埗的一次将死。工厂倒闭,大厦空置,行人稀少,居民失业。

  2008 年,石硖尾工厂大厦被活化成艺术中心重新开放,文化产业重新激活老社区。中心的设计尽力保留原石硖尾工厂大厦粗朴特色,地面仍是“石屎”质地,进出电梯迎面就是当年的机床,如现代雕塑般摆放,原有的厂房名字也多被保留。引进实验剧场、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后,这里变成了一个“上楼”艺术村,如今也是迎来送往。

  >>有人情味的公屋

  看完戏,我决定就近去正在保育的公屋美荷楼看看。从工厂大厦出来往西南方向走, 经过几座色块剥落的老屋,抬头看窗口伸出来的晾衣杆和护老院招牌,才反应过来,深水埗也是电影《桃姐》的取景地,电影里特意拍到的路牌“医局街”也在附近。这个角度的深水埗,的确像一个老去的社区。它是公屋区,但发迹的年轻人已经搬出,剩下许多60 岁以上、享有公屋回收豁免权、不愿去新社区的老人。“这是不为人所熟悉的香港,我觉得这地方的居民与商户之间充满温情,很有人情味。”导演许鞍华说。如电影,老港公屋里的人情味在安老院里,正以另一种方式在深水埗延续。

  深水的公屋和护老院是电影《桃姐》的取景地

  公屋,伴随着香港本土意识觉醒的七八十年代一起演化,成了一代人放置集体回忆的空间,是那代移民培育香港身份认同土壤。所以当公屋进化得更像现代小区的时候,有人反而说: 这些演变不就是现代化和个人主义的结果嘛,让人们疏远!公屋的出现,直接原因是1950 年代那场几乎将深水埗置于死地的大火。那时深水埗还是一片移民集中的棚屋区,大火让5 万多人流离失所,港英政府不得不制定针对中下阶层的住房政策。

  深水埗因此成为香港公屋制度的试验田,社区和生活希望一起就地复活。美荷楼是现存的最后一座H形徙置大厦,是大火之后建起的第一批公屋,同期公屋清拆重建,而它作为香港公屋计划开始的标志保留,2008 年透过“活化历史建筑伙伴计划”转化成青年旅舍。现在的美荷楼还包得严严实实的,只有大幅蓝图挂在正面,保留了当年的质朴,原有的中英楼名也仍在外墙上。旅舍预计年底运营,除了更新消防设置、增加无障碍通道外,原是公共空间的中座大楼,将设透明观景电梯,届时二楼还会有“美荷楼生活馆”,展览当年的公屋生活,也有“美荷楼旧居民网络”计划,寻回老邻里和老故事。

  >>活化建筑

  另一个活化建筑,是建于1960 年代的北九龙裁判法院。原来在深水埗地铁站的出口指示里的“萨凡纳艺术及设计大学”(SCAD),就是当年被弃用的法院大楼。这个活化项目去年年底获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亚太区文物古迹保护奖。

萨凡纳艺术及设计大学

  第一次拜访时,我按着指示从侧门进入,保安和当年一样,穿着白色制服,尽责地问我来意。原来周一到五早上都会有对公众开放的免费导览,可惜今天的时间已过。接待处的工作人员H 小姐说,现有个展开放,能顺便看看大厅。转身推门,豁然开朗。这座新古典风格的建筑充分利用了自然光,规整错落的长方形窗格,将光线引进大厅。左侧是展厅,原是法院员工饭堂,右边是图书馆,现在的借书柜台原是接收罚款的柜台。

  现在的大厅是一个类似会客室的地方,有舒适的沙发和学生做的深水埗摄影集。看完展览后,无法得知更多细节的我只好离去,但在离开时走错了通道(可见他们保留了法院略显复杂的通道),误入了拘留区。虽已有艺术作品和暖色灯光点缀,自觉是个不速之客的我,还没走近,就被那些铁窗铁门劝退了。但我也因此决心,一定要来参加导览团,听拘留区如何改造。第二天再次拜访的时候,H 小姐一下就认出了我,而我也终于如愿参观了改造后的拘留区。其中一间保留原状,连疑犯在墙上写下的字一并留下;另几间在保留铁门的基础上,挂上帘幕、摆进桌椅和装饰,成了办公室和学生休息间,还有一间作为中转萨凡纳几个校区数据的机房——“整栋建筑最安全的地方当然是拘留室,做机房最保险了”。

  H 小姐说,这些颜色漂亮的石砖全都是“原版的”,在保育修复的过程中,表面被仔细打理,连曾在法院工作的人都惊叹,“啊!原来它是这个颜色的,真好看”。沿着与原貌无异的阶梯再上一层,是四个法庭。其中一个几乎没变,只是加上电视等必要的附件作为报告厅使用。另外的三个法庭屋顶本就高挑,做录音室和摄影3D工作室刚好。更高的一层原是公务员办公的地方,间隔明显,就做教室。可能因为念旧的人不少,深水埗一度有社区导览团。路线包括从裁判法院绕去汝州街、基隆街、南昌街一带,那里可以淘到布料、花边、纽扣、珠仔等服装配饰,本是方便家庭妇女在家做工,现在也好,赶上了DIY 的风潮;男士可以去鸭寮街淘宝,那里是号称香港秋叶原的电子产品集市;元洲街上,可寻难得一见的“夜冷店”(英文yelling,即叫卖)和社区二手店,挑几件心水旧物;逛累了,桂林街、福荣街食肆林立,价格平实,一碗车仔面下肚,突然觉得,老港味道,这里很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