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扑克游戏时的大脑扫描结果显示了人们何时将吓唬对手,即使他们还没出牌。

  北京时间7月9日消息,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研究学者近日进行了一项大脑扫描实验,判断玩扑克游戏时玩家是否虚张声势。这项研究确定了控制人们虚张声势吓唬别人的大脑具体区域。只有当人们准备吓唬人类对手时,这个脑部区域才激活—当游戏的对手是电脑玩家时人类不需要虚张声势。

  目前只能通过笨重的磁共振成像仪器(MRI)进行大脑扫描,但利用其他新技术采集信号也是有可能的。当玩扑克游戏或者其他需要虚张声势的游戏时,一般用于社交信息的大脑区域此时将会激活,决定是否需要虚张声势。它指导我们判断某个玩家是否是潜在对手,然后决定是否需要吓唬对方。

  尽管对于社交任务,例如检测周围是否有人,涉及到大脑很多区域,但是最新的研究发现一个很小的大脑区域携带了某些社交互动时做决定所需的信息。尤其是我们面对一个潜在对手思考是否需要欺骗他时,这块大脑区域是高度激活的。

  美国跨学科决策学杜克研究中心的研究学者正在进行一项大脑成像研究,研究学者让被试者与人类或者电脑玩简单的扑克游戏,并在游戏过程中对被试者进行磁共振成像仪大脑扫描。

  当我们玩扑克游戏或者其他需要虚张声势的游戏时,一般用于社交信息的大脑区域此时将会激活,决定是否需要虚张声势。

  利用电脑算法可以计算出大脑不同区域处理的信息量,研究小组发现只有一个大脑区域——暂时颅顶枢纽(TPJ)携带了与人类对手博弈时所需的独特决策信息。TPJ的大脑信号显示玩家是否将吓唬人类对手,尤其是对手牌技比较高的时候。然而面对电脑对手时,TPJ的信号并没有预测玩家的决策。

  TPJ位于大脑的一个边界区域,可能是两条信息流的交汇区域,杜克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学者麦凯尔·卡特这样说道。TPJ将注意信息流和生物信息流交汇在一起。

  卡特博士观察发现,在玩扑克游戏时,被试者将注意力主要放在人类对手上而非电脑对手,这与人类倾向于社交性相一致。在整个扑克游戏实验中,被认为与社交性有关的典型大脑区域并没有携带任何特别的社交信息。

  杜克心理学神经科学教授史考特·许特尔说道:“在社交和非社交环境下的决策行为有着本质的神经学差别。社交信息可能导致我们的大脑以不同的准则做决定。了解在社交或非社交行为里是什么引起人们做决定,这点对科学家和游戏规则制定者来说,都很重要。”

  “理解大脑是如何确定谁是重要的竞争者和合作者——那些与未来行为最相关的群体,将会为社交现象,诸如灭绝人性、共鸣等,提供新的见解。”(编译/严炎刘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