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图片来源:保拉·弗罗盖利 (Paola Frogheri)

  要想烹饪一道可口的辣味饭菜,你或许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好多人可能都曾为此付出过代价!每当你切开墨西哥绿辣椒并用赤裸的双手抠出辣椒籽的时候,你就会感觉到难耐的疼痛。这种疼痛的感觉是由一种可溶于油脂的物质引起的,这种物质叫做辣椒素。人们在所有的辣椒中都发现了辣椒素的存在。正是这种辣椒素让辣椒吃起来如此美味(当然,前提是你能受得了辣味。),也正是这种物质给我们的皮肤带来了疼痛。但值得欣喜的是辣椒素不会损伤身体的组织。如果你双手的 感觉 像是被烫伤了一样,而唯一能让你好受一点的办法就是抓住冰袋不放手,那么,你可能就不对这种说法感到多少欣慰。但是,更深入的研究会把我们带进一个奇特的世界,这个世界是由神经递质、痛感信号以及认为皮肤被火焰吞没了的大脑组成。

  在你吃辣椒或者是碰到辣椒的时候,辣椒素颗粒会穿透皮肤,穿过组织,触及到体内深处的神经。这听上去技术性有点强!辣椒素扮演了一种神经递质的角色,与辣椒素受体(VR1)结合,并使其解体。通常,当温度达到或者超过42oC (108oF) 的时候,辣椒素受体才会发生变化。当辣椒素受体解体的时候,它会向神经细胞中释放出带电的粒子,也就是离子,通过神经向大脑传递信号。这种信号与辣椒素受体感受到热量时的信号是一样的。大脑并不能区分其中的不同,所以,辣椒带给我们的感受与被火烧到的感受是一样的。 现在,我们就该讲述最有意思的部分了。科学家已经发现了如何将辣椒素,这种欺骗我们味蕾的骗子变成“英雄”的办法。引起痛感的辣椒素可以用于对抗肌肉和关节的疼痛,比如由骨性关节炎和风湿性关节炎等疾病造成的长期疼痛。这看上去毫无道理,特别是当你把哈瓦那红辣椒汽水弄到指甲里去的时候,你更会觉得这是无稽之谈!

  首先,你得知道医生们把疼痛分成了两种,生理性疼痛和病理性疼痛。生理性疼痛是那种在我们受伤的时候,很快就能感觉到而且非常剧烈的疼痛。比如,当我们的手碰到了烧红的铁锅时让我们迅速把手收回来的疼痛。病理性疼痛就是那些缓慢积累起来的长期的疼痛。这种慢性疼痛不会在短时间内消退。传导病理性疼痛的神经不像传导生理性疼痛的神经那样孤立,因此病理性疼痛会传导得很慢。疼痛本身是由一种叫做P物质的蛋白质引起的。P物质是一种神经递质,它的出现表明病理性疼痛的产生并且会刺激炎症。

  当辣椒素触及到神经的时候,它会促使所有传递病理性疼痛的介质(P物质)传递到痛觉神经上。这些P物质很快就会耗尽,在新的P物质分子产生之前,神经系统都没有办法再来传导病理性疼痛——也就是说,没有P物质,就不会有慢性疼痛。

  简言之,涂沫辣椒素局部软膏1到4周,软膏中的辣椒素可以逐渐地减少P物质的供给量,最终减轻持续性的疼痛。这种治疗疼痛的方法有个缺点,那就是患者要忍受由辣椒素产生的灼烧感。而这种感觉要到他们承受疼痛的极限提高到一定的程度之后,才不会再次感觉到。这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很值得这么做。最终患者感受的痛苦会减少很多。这很不错,不是吗?

  但是你可能并没得关节炎,只是宿命让你惹上了红辣椒,而让你希望疼痛能快点结束。然而,辣椒素一旦穿过了皮肤,就几乎不可能再从皮肤里渗出来了。辣椒素是一种很顽强的物质,它能在油锅中生存下来,还能抵御低温,甚至是人类肠道那样严酷的环境也奈何不了它。那么,你就得记住千万不能摄入太多的辣椒素,不然排泄的时候会很难受!预防是最好的防御。切辣椒的时候戴上手套,或者开始之前在手上抹点油。切完辣椒后,用肥皂和水把手洗干净,并在皮肤上涂满柠檬汁。如果你没有及时地采取措施而且已经开始感觉到疼痛了,那么就试试把手浸到油或醋里,或者手持冰袋等待疼痛消退。可千万别再用手去接触热的东西了,因为那样会让更多的辣椒素受体分解。

  对你来说,不管辣椒素是敌人还是英雄,都请记住正是那些墨西哥绿辣椒和哈瓦那辣椒开启了人们对疼痛的研究。不管你能不能理解上面提到的这些学术问题,也不管你对辣味的喜爱是否仅仅局限于辣咖喱,你都应该承认,这些火辣辣的辣椒比你想象的要更为复杂,更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