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腾讯科技讯(过客/编译)一顶创造力之帽能短时间内让你从心态、偏见、创造力的心理障碍中解脱出来。Creativitycap.com网站上的这些话代表的是神经系统科学家艾伦-施耐德的观点。施耐德想象我们所有人都拥有未开发的认知能力,通常只能在那些学者个体中出现,而且达到他们的程度或许只需要给大脑通一点电流。

创造力之帽靠电流刺激大脑能让你变得更聪明

  这听起来有点像一个迈克尔-克莱顿的阴谋,但是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施耐德说他一点也不奇怪在20年内出现一个创造力之帽的原型。他的研究表明大脑刺激能够改善人们解决困难问题的能力。但是施耐德对于发现的阐述仍然是有争议的,使用大脑刺激来提升思考能力的科学仍然处于早期阶段。澳大利亚福林德斯大学心理学家Robyn Young已经尝试在重复施耐德的早期试验,她说到:“我认为它有点像一个雷区,我完全不确定这种技术的发展是否能够把它转变成一种更加准确的科学。”

  施耐德长期以来一直都着迷于那些博学的人,他们患有发展性的大脑混乱(通常称为孤独症)或者受到大脑伤害但却在特定的领域展现出超强的能力,比如说数学、艺术或者音乐,能力远超常人。金-匹克为达斯汀-霍夫曼的电影《雨人》中的角色提供了灵感,他就是一名能够在阅读之后过目不忘的学者。但是他患有一种严重的精神疾病让他无法进行简单的事情,比如说系纽扣。威斯康辛州物理学家和学者专家达罗尔德-崔佛特把金-匹克这样的能力描述为一种与全部障碍形成鲜明对比的精神孤立。其它的学者则是在经历了严重的大脑伤害或者疾病之后获得了他们的能力。而且已知的是患有痴呆症的病人会突然表现出艺术或者音乐才能。

  崔佛特称有时候也有可能让其他正常人类拥有学者的能力。但是那种学者享有的“特权”只能处理低水平的少量信息。在正常人的大脑中,自上而下的控制会抑制我们大脑获取的原始数据的阻塞,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到主要部分。施耐德说到:“我们都拥有那种信息,但是我们的大脑会有意忽视它。”他认为借助大脑刺激有可能暂时性移除那种精神抑制而且开启我们体内的专家。《Neuroscience Letters》上发表了他们最近的研究,施耐德和研究生Richard Chi测试了人们在一种名为九点难题的的几何谜题上的表现。

  这个谜题的目标是只用四根直线来连接所有的九个圆点,而且要一笔画出不能重复。这是一个经典的难题,一个世纪以来研究人员们一直都给予人们这个测试,但是在大多数试验中,没有参与者能够解答,即使是拥有足够的时间和多次尝试。施耐德和Chi让他们的测试者佩戴一个电极帽之后尝试解答这个难题。几分钟后半数测试者受到了刺激而其他一半测试者没有进行刺激,受刺激群体中超过40%的测试者解决了这个问题。谈论起来都说是突发灵感。

  这种技术被称作经颅直流电刺激(TDCS),通过海绵上的一对电极为头皮通上微弱的电流。这种广泛使用的技术被认为是安全而且副作用小。其它研究人员已经展示了对其它大脑区域使用同样的方法来进行认知改善,但是施耐德和Chi是第一次使用刺激来模拟学者的大脑生理机能。大脑伤害导致的孤独者、左额颞叶失智症和学者候症群一直都与大脑的左半球缺乏有关。在大多数人中占支配的左脑与语言和理性有更重大的联系,而右脑在视觉和艺术能力上扮演了一个更重要的角色。科学家认为学者左脑功能的局限性在右脑得到了补偿。在施耐德和Chi的研究当中,他们借助刺激来抑制左前额叶的大脑活动的同时刺激右前额叶的活动。

  通常我们解决难题的方法在我们早期的经历中已经成型,这样就更难以想出新方案。在之前的一项研究中,施耐德和Chi测试当受试者进行“火柴棍算法”的时候,他们的大脑刺激方法是否能够让人们更富有洞察力,受试者被给出了用火柴棍摆出错误的罗马数字等式,而且通过移动一根火柴来让这个方程式成立。解决每一个火柴棍问题需要一个不同的策略,而且他们发现那些受到大脑刺激的人解决的更快。

  施耐德的早期研究使用了磁力而不是电流刺激来尝试获得学者能力。但是截至现在,施耐德研究中能够被复制的并不多。澳大利亚心理学家Robyn Young在2004年做了一项研究,调查了磁性刺激在学者技能上的刺激效果,比如说绘画、记忆、数学运算和日历计算。17名测试者当中有5名的改善是很明显的,但是大多数发现在统计学上并不显著。后续的一项研究并未成功展示刺激的任何效果。Young认为大脑刺激改变大脑认知的想法似乎是可信的,但是有如此多的变量存在。比如说刺激哪里、效果持续多久,但她放下了这个工作继续从事其它的研究。

  假如一顶创造之帽变得可用,它会带来许多问题。我们能够真正得到智力相等的免费午餐而不会在思考的其它区域出现弊端吗?或许重复使用会导致天才效果的减弱。随着任何形式的认知放大,也会出现道德伦理问题。总之正如Young所提出的:“如果每个人都能演奏出美妙的音乐或者成为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就会使差异性最小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