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红色的“藏波罗花”,橘黄色的西藏“铁线莲”,黄色的“卷鞘鸢尾”,淡红色的“紫馨”,粉红色的“点地梅”,白色的“素方花”……这些奇花异卉在自然环境极为恶劣的高原,常常缩小自身的营养体,以适应不利的生存条件,却放大它们的花冠,向外界展示其强大的生命力。

  电影《不见不散》中,葛优曾对徐帆说:如果我们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道50公里的口子,世界屋脊还留着,把印度洋的暖风引到我们这里来,试想一想,那我们美丽的青藏高原从此摘掉落后的帽子不算,还得变出多少个鱼米之乡来!

阿墩子龙胆

  当我漫步青藏高原时,确实无法想象这个假设。当印度洋飘进的暖风,消融了世界屋脊的冰雪,这里变成了江南的鱼米之乡,大地春意盎然,同时也会失去原有的生态。雪豹失去了耐以生存的冰天雪地;冰川开始融化,这里没有了从高山寒带草甸到山地热带雨林的跨度,当世界屋脊整齐划一之后,原有的生机将不复存在。

藿香叶绿绒蒿

  其实如果行走在这片大地上,悠然地享受大自然赐予高原的鬼斧神工,让我们用婴儿般好奇的眼睛去徜徉这块神奇的土地,你会发现在不同海拔,不同气候带上生长着高原的四大名花:数十种以上的杜鹃;晚春时候开放的各色报春花;紫色的像喇叭花一样蓝玉簪龙胆;以及中海拔地带淡蓝色的“绿绒蒿”。这些与大地浑然天成的野花,接天露之水,吸大地之灵气,自生自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