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搬迁前的寡妇坟。 (长寿区文广新局供图)

  巴寡妇清简介

  巴寡妇清,名清,姓氏不详,生卒年已无可确考,是战国末期至秦朝时期巴郡枳邑枳里乡人(今重庆市长寿区南千佛乡人),因早年丧夫,终身未再嫁,故称寡妇清。称谓前冠以地名,称巴寡妇清,近人习称巴清。

  据史籍记载,巴寡妇清一家,因世代开采经营丹砂(水银),积聚了数不清的资财。到她掌管经营家业后,更至“僮仆千人”。她曾凭借财力保一方平安,并对国家修筑万里长城给予过资助,连秦始皇也十分看重她,尊其为“贞妇”。在其死后,秦始皇又下令在其葬地筑“女怀清台”,以资表彰。

  由于巴寡妇清掌握并提高了炼丹技术,合理安排生产布局规模,从而被近代史学家、经济学家称作“中国最早的女实业家”或“中国最早的工商业主”。

  或许,是因为纪录片《巴寡妇清》的开机,巴清这位在中国历史上有着特殊地位的女性,再一次成为媒体报道、世人议论的焦点。

  而人们对巴清事迹的强烈关注,追本溯源,是因为史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寥寥数语的记述:

  “巴寡妇清,其先得丹穴,而擅其利数世,家亦不訾。清,寡妇也,能守其业,用财自卫,不见侵犯。秦皇帝以为贞妇而客之,为筑女怀清台。”并由衷地礼赞,“清,穷乡寡妇,礼抗万乘,名显天下,岂非以富也?”

  全文不足百字,却给后人留下了无数的未解之谜,最引人瞩目的是,为什么叱咤风云、千古一帝的秦始皇,会对一个身处偏远之地、从事丹砂开采经营的寡妇如此优渥有加?

  这些谜题,是千百年来史学家津津乐道的话题。而对于巴清家乡、今天长寿区的人们来说,他们更关心另外一个未解之谜,那就是:为什么在抢救性考古发掘秦朝巴清墓时,墓中竟然只有元明时期的遗物?

  为此,记者于7月24日来到长寿,试图一探究竟。

  巴清墓整体搬迁

  留下难解谜题

  故事,还得从两年前说起。

  由于重钢整体搬迁至长寿,巴清墓所在的长寿龙山寨被夷为平地,在此之前,有关部门被迫对巴清墓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和整体搬迁。

  从小居住在巴清墓旁边的当地村民周于万还记得,搬迁那天,巴清墓周边被警戒线围起,里面挤了好多人,还有巨大的起重机从临时辟出的土路上开到了坟前。

  由于不能靠近,周于万只能和其他村民一样,远远地看着,“听说是用棉絮包着,再用麻绳密密麻麻缠绕,然后用起重机吊起拉走了。”

  令周于万疑惑的是,巴清墓里除了那巨大的条石外,什么都没有!没有棺材,没有残骸,这些石头要搬到哪去呢?“小的时候去看,石头上倒是刻着花、鹿,好像还刻了人。”周于万不知道的是,正是石头上的这些雕刻,带给了参与考古搬迁的专家学者们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谜题,甚至一度怀疑这个没有棺椁、没有骸骨的墓是不是巴寡妇清的墓?

  “从石头上雕刻的图案来看,专家考证这个墓应该是元末明初建的,而巴清是秦朝人,这中间有着近1500年的时间跨度。”长寿区文广新局局长刘德奉告诉记者,这让所有人都疑惑不已,“墓中没有发现一点秦朝的遗物,要说它是巴清的墓,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墓葬真实性不容置疑

  谜题有待破解

  那么,这个墓究竟是不是巴清墓呢?

  为解答这个疑问,专家们又进行了多方查证。

  除了史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的记述外,在《一统志》、《括地志》、《地舆志》、《舆地纪胜》、《州府志》等历史辑录中也对巴清的事迹有所记载,再加上元明以来的《长寿县志》也记载巴清在咸阳病死后,秦始皇遵照其生前遗愿,命人将她的遗体护送回家乡,葬于巴郡枳邑青台山(即长寿江南龙寨山),并下令为她修筑怀清台。从此,青台山便更名为“贞女山”,山上修筑的山寨,因秦始皇称其为“祖龙”而名“龙山寨”,巴寡妇清所葬的墓穴,称“寡妇坟”。

  从诸多历史典籍记载来看,巴清墓的遗址在唐朝初年就已经被确定;北宋时期,遗址大体还保存完整;明清时期,各史书和地方志仍有记载。

  “结合正史野籍,专家认定,这个墓葬就是巴清的墓。”刘德奉介绍,至于墓中出土的文物全是明清时期的东西,其原因还有待考证。

  疑为历代破坏所致

  至今难有定论

  两年前,巴清墓整体搬迁。

  搬迁后,龙山寨即被夷为平地,从此之后,周于万等村民再也没有了巴清墓的消息。那么,那些被棉絮包裹的墓石如今在何处?我们又能不能从墓石上找到秦朝墓里都是元明遗物这个谜题的答案呢?

  长寿区望江路,路的一侧,绿树成荫,另一侧则是波涛滚滚的长江。

  长寿区江南街道文化服务中心主任郑忠民带着记者来到了望江路上的一栋建筑跟前,“这里是长寿原先的图书馆所在地,巴清墓里的那些墓石就在里面。”

  穿过一道有些陈旧的大门,转过昏暗的梯角,再穿过一条狭窄的通道,眼前豁然开朗,一个100多平方米的院子里,静静躺着一堆青苔蔓爬的巨大条石。每一块条石,都至少有一两吨重。

  “这几乎是巴清墓挖掘出的所有文物了,还有一些瓷器碎片在库房里。”郑忠民全程参与了两年前的挖掘和搬迁,“没有一丁点秦朝的东西。”

  “专家推测,巴清墓从秦朝建成之后,遭盗掘数不胜数,久而久之,最早的东西已杳无踪影,甚至连骸骨也丢失了。”在郑忠民的叙述中,记者眼前出现了一幅画面:在经历无数盗挖后,元末明初时,有人出巨资,为巴清建造了一座全由巨石砌就的坟墓,并按当时的风俗在巨石上雕刻了花纹、动物和人物,并用部分瓷器陪葬。不曾想到,在随后的历史中,巴清墓又数次被盗,最后只留下搬不动的巨大条石和零星的瓷器碎片。

  “很显然,以上所述的情形,都只是推测,最终的答案还有待专家考证,但巴清作为中国历史上一位地位极其特殊的女性,是不应该被忘记的。”刘德奉介绍,长寿区已经决定复建巴清墓,复建地址确定在离“寡妇坟”原址约两公里处的长寿长江大桥桥头狮子山,并将其打造成一个占地约为150亩的文化公园,公园名字暂定为“怀清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