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首播

重播

昨日,万州区文物管理所,工作人员在清理抗战军人墓碑。记者 李斌 摄

抗战军人墓碑就是在这里发现的。万州文管所供图

  你还记得68年前那场豫湘桂战役吗?如果你记得他们的名字,如果你认识他们的家人,请跟我们联系,用你的记忆,为我们还原68年前的那段历史。

  长江一场洪水,在万州冲出21块墓碑,冲出一段尘封的抗战历史

  在异乡沉睡了68年

  他们的亲人还能找到吗?

  一六师四七团 刘世兴墓 湖北津始人 民国三十三年七月

  六六军×二团 ×××墓 四川綦江人 民国三十三年七月

  ×××××××兵 瞿友才 ×陵人 民国三十三年七月

  六战区接兵组一等兵 张×× 江西吉安人 民国三十三年七月

  九二军×一×× 王江墓 湘芷江人 ×年七月

  一八师五一二团四连 巫成州坟 四川涪陵人 民国三十三年十月

  六六×××连二等兵 姚汉臣墓 四川巴县人 民国三十三年七月

  ×××后勤部×××总监部二等兵 吴大生墓 四川人 民国三十三年七月

  三师三八团一等兵 吴明采坟 省外人 民国三十三年十月

  ×××老区××部特务团二等兵 李德文坟 桂桂平人 民国三十三年七月

  ××军九二团 赵玉×坟 四川秀山人 民国三十三年十月

  一六师×××一等兵 张春×坟 湖北利川人 民国三十三年七月

  五××一四团二等兵 李×廷墓 四川×川人 民国三十三年七月

  一六师四六团二等兵 周×山墓 ×北巴东人 民国三十三年七月

  一四四师四一二团下士 陈体云坟 云南滨州人 民国三十三年七月

  一三师三八团××连二兵 陈业修坟 湘武岗人 民国三十三年十月

  一四团三×二等兵 胡× 四川大竹人 民国三十三年七月

  六二军三八团二等兵 ×义坟 民国三十三年七月

  ……

  (由于年代久远,模糊不清的字迹我们用×代替。)

  这是一串残缺的文字,它们被镌刻在21块未经打磨的巴蜀大地最常见的浅棕色石碑上,简单而潦草的字迹,注释了一位牺牲在抗日战争中普通士兵的一生。如果不是突涨的江水冲垮了岸边老旧的田坎,也许它们将永远默默地躺在万州区新田镇涪溪口长江边的泥土之上。

  就在上个月17日,一位业余的摄影爱好者,偶然揭开这个历史的谜团。

  发现

  老田坎垮了,惊现英雄碑

  7月17日,作为一个摄影爱好者,万州区新田镇的裁缝张可兵背着相机到镇上涪溪口去拍水鸟。走在河边一条被江水冲垮了的老田坎上,他的脚突然被什么硬邦邦的东西顶了一下。低头一看,居然是一块一尺见方的石块。他正欲抬腿迈过,突然发现,“石块上面好像有字!”

  “民国三十三年!”“那不就是1944年吗?这些墓碑究竟是谁的。”一时好奇的张可兵就近捡来几个矿泉水瓶子装上江水,轻轻地冲洗去石碑上的泥土。随着江水将石碑上的泥土逐渐冲去,一个个模糊的手书文字,跳入了张可兵的眼帘:“一十三师三八团二等兵陈业修坟,湘武岗人,民国三十三年十月。”

  情况很快反馈到万州区博物馆。

  “当天我接到了新田镇文化站站长田大方的电话,说是在长江边发现了几块民国三十三年的士兵墓碑。我一算,那正好是抗日战争时期,当时抗日前线的许多士兵都是通过长江从前线运到后方的万州治疗,难不成这些墓碑就是他们的?”在张可兵发现石碑的当天,万州区博物馆业务部主任李应东闻讯后驱车赶到现场。通过查看石碑,李应东的猜想得到了确认,这些墓碑的主人,就是当时因伤势过重而亡故的抗日英雄们。

  “看看还有多少,一块都不能落下。”翻遍了附近的田坎,21块墓碑被整齐地码放在了长江边的田地旁。面对着21块不会说话的石头,现场一片静默。

  说起发现石碑的过程,张可兵有些激动,“如果不是上涨的江水冲垮了田坎,如果不是我经过时,从田坎上掉落的那块石头硌了下我的脚,可能我就和它们擦肩而过了。”张可兵口中的它们,就是这一块块残缺的墓碑。

  探秘

  抗日英雄为何埋在这里

  昨天,在万州区文管所的库房内,21块墓碑上残缺的碑文,已被工作人员逐一拓下。面对这些黑白相间的拓片,李应东小声呢喃着:“我不知道他们的家人是否知晓他们牺牲的消息,在近70年间,他们家乡的老父老母,是否望眼欲穿地盼着他们回家,家里的妻子是否一生都在等待丈夫传来消息,而他们的孩子,是否还不知道英雄的父辈们魂归何处。21块墓碑就是21个家庭,就是上百人的等待。我只希望,这些残存的墓碑能了结数代人对亲人的渴盼。”

  许多万州人都知道,在70多年前,万州有数座伤病医院负责治疗在抗战一线受伤的士兵们,治愈的士兵再次回到了抗日前线,因伤势过重而死亡的士兵们,究竟埋在何处,一直是一个不解之谜。

  在田大方的带领下,李应东找到了当地的老人们逐一询问,从数位老人的口中,68年前的往事再次呈现。

  “老人们告诉我,68年前,这里是一片墓地,埋的是伤病医院里死去的士兵们,当时的墓地里根本不止这21座坟墓,而是有上百座,密密麻麻地散乱在长江边的高坡上。每一座墓旁都有简单的石碑,记录着主人的生平。”

  李应东说,老人们从来没见过这些士兵的家人们来拜祭过他们,“所以我猜想,他们的家人,应该还不知道这些走上抗日前线的士兵,最后的落脚之地就在这里。”

  溯源

  他们是豫湘桂会战的英雄

  简单而模糊的字迹,要还原一段历史实在太难。从墓碑上的年份和墓碑主人的家乡所在地,三峡博物馆副馆长张荣祥初步推断,这些墓碑主人生前参加的最后一场战役,是1944年爆发的豫湘桂会战。

  张荣祥说,豫湘桂战役是1944年4至12月日本侵略军为挽救南洋日军,摧毁美国在华空军基地,打通华北到华南以至印度的大陆交通线而发动的一次大规模战略进攻。

  1943年,为摧毁美国在中国的空军基地,阻止美军对日本本土的轰炸,日本决定发动豫湘桂战役,企图打通平汉、粤汉、湘桂铁路,掌握一条陆上交通线。日军从本土及中国东北调集了各兵种部队总计约51万,是抗日战争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进攻战。

  战役的第一阶段河南会战,日军出动了约15万兵力,国民党军集中了35—40万兵力。日军在4、5月间先后攻陷郑州、洛阳等地。日军攻占洛阳的同一天,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畑俊六将设在南京的前进指挥所推进到汉口,开始了战役主要阶段的湘桂作战。

  日军以13个师团为主力,总共投入36万余兵力;中国方面投入30多万兵力。日军6月攻陷长沙。6月26日,日军占领衡阳机场,并包围衡阳。

  中国调集各路援军增援,但未能突入包围圈。4万守军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反复同日军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使日军受到重大伤亡,但终因敌我力量悬殊和守军兵疲粮缺,阵地被日军突破,8月8日放弃衡阳。

  随后,日军从湖南、广东及越南3个方面向广西进攻,开始了桂柳作战。11月,日军攻陷桂林、柳州。12月2日占领独山。国民政府因之震动,被迫集中一切可用之兵力投入贵州作战,8日收复独山,迫使日军后退到河池。12月,日军打通了通道。

  “墓碑上的文字实在有限,我们仅能做出这样的推断。我们希望能找到这些英雄的家人,或者他们当时的战友,那么我们就能还原每一位英雄短暂一生的人生轨迹。”张荣祥说。

  记者 李晟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