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限量及交易”(cap-and-trade)计划面临的两个关键问题是:该计划能否奏效,以及该计划能否被复制?

  东京在这两方面都做得不错。强有力的证据显示,东京经过3年协商之后于2010年4月出台的首个强制性碳排放交易计划取得了成功,尽管偶尔去逛池袋那些霓虹灯闪烁的酒吧的游客,可能很难看出电力消费下降的迹象。

  写字楼楼主可自主决定如何降低用电量。有些人用能耗较低、放在桌子上的照明设备代替了挂在头顶上方的管灯。也有些人重新调校了老式的空调设备,移除了地下停车场的风扇,并要求租户们做出一些牺牲。例如,如今许多卫生间在夏天不再提供“奢侈的”热水,在冬天不再提供“奢侈的”加热马桶座圈。

  至2011年4月,东京的计划已实施一年整。初步数据表明,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东京的碳排放总量与基准年相比下降了13%,明显高于整个日本约7%的降幅。此外,在2012年3月前提交报告的机构中,逾25%已超额完成了2019年的减排目标。

  京都大学(Kyoto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诸富彻(Toru Morotomi)表示:“许多人批评减排目标过于激进。实际上,事实证明,目标定得并不高。”

  对许多人而言,节约能源正成为一种习惯。去年3月发生的地震导致东京电力公司(Tepco)运营的两座核反应堆陷入瘫痪,人们因此担心全球第三大经济体的神经中枢可能出现电力短缺。在那之后,日本中央政府发布命令,要求东电服务区域内的用电大户自去年7月1日起将工作日用电量削减15%。

  东京都环境局长大野辉之(Teruyuki Ohno)表示:“整个地区的用电量下降了18%。一些用户的用电量下降了30%之多,而且这种情况并不罕见。”

  最终,日本中央政府较原计划提前将近两周取消了用电限制。

  东京的人口以及设在这里的“《财富》500强”(Fortune 500)企业,数量超过世界其他任何城市,但重工企业非常少。只有两家小型钢厂位于东京都辖区内。大野辉之承认:“这两家钢厂很难实现减排目标。然而,它们并非不可救药。我们正在为它们提供建议和咨询。”

  东京都政府面临来自日本经济团体连合会(Keidanren)和东电自身的强大阻力。为了安抚东京的商会,东京都政府将向较贫穷的楼主提供总计25亿日元(合2000万英镑)补贴。如果房地产开发商按照最高节能标准建造了新建筑,它们的减排目标就会有所降低。

  迄今为止,排放方只是把多余出来的碳排放信用存起来,等待2014年进行首次结算。

  地球环境战略研究机关(IGES)市场机制组主任二宫康司(Yasushi Ninomiya)表示:“首要目标是限制碳排放;碳交易只是一个额外的好处。”地球环境战略研究机关是一家由日本中央政府资助的研究机构。

  东京模式已开始扩散。邻近的琦玉县正在实施类似的计划,另有35个县制定了强制性的碳排放报告制度。中国两省五市对东京模式表示出了兴趣。

  日本民主党在2010年12月摒弃了拟议中的全国碳排放交易计划,政客们从此就将其束之高阁。二宫康司称,政客们最好还是再考虑一下该计划。

  他表示:“东京已尽了最大的努力。现在该看环境省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