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与一般普通的人类相比,奥运选手可以跑得更快,跃得更高,当然,这些精英运动员也是通过了大量的艰苦训练,以及在政府和体育界的大力培养下,才能在奥运会上展示夺目的光彩。但许多人也确实拥有一些并非经过努力才获得的优势:优秀的基因。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世界级运动员身上至少都携带有一种“增强运动表现的基因”,例如,几乎每个接受过基因测试的男性奥运会短跑选手身上都带有577R等位基因(ACTN3基因的一种突变形式),大约有一半的欧亚人和85%的非洲人至少携带有这种“强化基因”的一个副本,而其他数十亿不携带有577R等位基因的人,对于他们的奥运奖牌之梦,可能就需要慎重三思了。

  科学家已发现了越来越多与竞技实力有关的基因,未来的奥运官员将不得不与这种影响可能带来的种种问题角力。未来的奥运会将成为“基因突变”角逐的场所呢?如果奥运规则的决策者承认这种遗传基因的角逐是不公平的,那么他们是否应该对每一个运动员的基因进行测试,然后让具有这类基因优势的运动员单独举行比赛呢?

  未来奥运会可能会出现三种前景。第一种前景是,奥运会将继续成为运动员展示他们天生遗传基因优势的“舞台”;第二种前景是,采用给强者增设不利条件或给弱者提供有利条件的让步赛,类似于目前在一些非奥运项目上采用的方法,给予不携带优势基因的运动员更加公平的竞争机会;第三种前景是,如果基因改造被证明是安全的话,允许不具备遗传基因优势的运动员通过基因工程对他们的身体进行“升级改造”,但这种被称为“基因兴奋剂”的做法如今是被禁止的。

  几个世纪以来,奥运会一直是运动员展示天赋的舞台,科学家已经证实,200多种基因变异与运动竞技相关,例如,ACE基因“I”突变的携带者,与没有携带该变异的运动员相比,更容易成功登上8000米的高峰。尼泊尔加德满都谷的夏尔巴人以出色的登山能力而闻名,他们中94%的人拥有“I”基因突变,而其他种族的人群中,只有45%~70%的人拥有这种突变基因。这种基因变异与人的耐久能力相关,对英国跑步运动员的研究发现,这种基因变异在长跑运动员中最为普遍。

  基因突变在人类种群中是经常发生的,运动员可能需要多种这类基因突变的组合,才有可能进入精英运动员的行列。随着越来越多的个人基因组被测序,研究人员开始探究一些罕见的基因变异,这些变异将产生区别于世界级运动员的超级运动员。例如,芬兰的越野滑雪选手埃罗·门蒂兰塔的红细胞生成素受体(EPOR)基因突变使他拥有比常人更多的红细胞,他的携氧能力也比常人提高25%~50%,这一优势助他在奥运会的越野滑雪中运动比赛中赢得了7枚奖牌。

  但是,科学家如何能够轻松地检测出某种基因变异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引入的呢?甚至由于变性手术的出现,确认女性竞争者性别的“性别验证测试”,也一直是个问题。

  奥林匹克的传统正在悄然变化之中,也许最终,曾经被视为不可思议的事情,将会变得司空见惯。曾几何时,女运动员只允许参加几项有限的奥运会项目,如网球、高尔夫球和槌球等。20世纪70年代之前,带薪运动员被禁止参加奥运会比赛,而如今,职业篮球运动员都在为争夺奖牌而竞争。滑雪赛和自行车越野赛等“极限运动”,现在也已经成为了奥运会的常备竞赛项目。

  随着官方与“基因兴奋剂”之间的角力带来的影响,我们可能会看到反对基因改造的严厉规则的出台,同时也将带来许多问题和困惑,例如,小时候为治愈镰状细胞贫血而曾经进行过基因治疗的运动员是否要被取消参加奥运会的资格?使用埃罗·门蒂兰塔天生突变基因治疗EPOR基因缺陷的人是否拥有参加奥运会的资格?

  残奥会选手奥斯卡·皮斯托瑞斯因使用义肢曾被奥运会禁赛,但这次他也出现在了伦敦奥运会的南非代表团名单中了。规则是在不断变化中的,我们期待,随着基因修改变得越来越常见,奥运会可以逐渐接受安全的基因增强。毕竟,我们都在以极大的热情欣赏和惊叹于奥运会上“跑得更快、跳得更高、表现得更强大”的运动员,无论他们是男性还是女性、是业余选手还是专业选手、是残疾人还是非残疾人。(方陵生 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