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连日暴雨导致白云观三清殿山门部分墙体坍塌。

庙宇内多幅珍贵的壁画被雨淋湿,难以修复。

  2012年7月27日起,榆林市遭受连日暴雨侵袭,受灾严重。截至7月30日,榆林市共有9个县区受灾,受灾群众达24万人。其中,佳县是此次暴雨受灾最为严重的县区,日最大降水量已超过该县1969年有气象资料以来最大值。令人担忧的是,西北地区明代以来最大的古建筑群和道教圣地——白云山,在此次暴雨中受损毁最为严重。8月6日,记者来到佳县白云山,调查这个迄今为止有400多年历史的古建筑群所遭受的创伤。

  暴雨致佳县成“泽国”

  历史文物白云观受灾严重

  佳县,原本一个平静、安详的小县城,顷刻间,特大暴雨引发的山洪如猛兽一般,向着农田、水库、淤地坝、工厂、村庄、集镇汹涌袭来。洪水泛滥,窑房倒塌,农田被淹,道路冲毁,电杆倾倒……这次暴雨,让这个地处毛乌素沙漠东南缘的小县城成了“泽国”。全县受灾群众10余万人,直接经济损失约8亿元。

  此次暴雨,让位于县城南5公里的白云山上的白云观也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损毁。这座道观始建于宋代,主建于明清。明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由白云山著名道士李玉凤真人、榆林总兵张臣、佳县籍县丞牛登第共同组织修建。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神宗帝朱翊钧给白云山道观亲颁圣旨一道,并赠送《道经》一部和御书的“白云胜景”匾额。从此当地官民信士大兴土木,营造道观。后经历代不断修葺补建,形成规模宏大、鳞次栉比、古朴典雅、神秘幽静的庙群,是西北地区明代以来最大的古建筑群和道教圣地。

  据白云山景区管委会工作人员介绍,景区中修建时间最早的白云山三清殿在此次暴雨中部分墙体坍塌,受灾最为严重。三清殿属明代建筑,历经800多年风雨,但这次强降雨却让这座保持着原汁原味的古代建筑风格的道观受损。除此以外,白云观真武大殿也出现漏水现象。

  8月6日,记者驱车前往佳县白云山,路途中,记者看到,山洪冲断的道路正紧张有序地修复着,但修复工作导致路面拥堵,原本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走了3个多小时才到达。景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暴雨致使白云山南北两条旅游专线公路坡段路路面和边沟全部冲毁,好多护坡路基塌陷,直到8月1日才抢通便道,现在正在清理路面堆积的泥沙石块。

  庙宇遇雨就漏水

  大暴雨致当地旅游业受损

  现任中国道教协会理事、佳县白云观道长张明贵老先生告诉记者:“每次遇到暴雨或者大雨,庙宇就会出现漏水的情况,这是常事。但此次暴雨让白云山庙自建立以来遭受到了最严重的一次灾害。1976年,佳县也经历过一次大暴雨,对白云山庙的损毁比较大,但远不及这次的损毁让人痛心。暴雨致使白云山上建筑历史最久远的三清殿山门东北墙体屋顶发生坍塌,同时,景区内的54座庙宇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漏水、进水。目前,我们已将三清殿顶部用塑料布进行覆盖,防止再次遭受暴雨侵袭。但这种简单的办法,还是无法对庙宇进行很好地保护。”

  “7月27日、28日这两天,我们白云山道教民主管理委员会的人员全体出动,对54个庙宇群进行排查险情,防漏水,防堵塞。庙宇进水后,我们就用扫帚扫。为防止一些雕塑被水淋着,我们给盖上了塑料布,但还是有些壁画和雕塑受到了损害。28日,我们已将白云山的受灾情况上报了有关部门。这次暴雨对佳县,尤其是白云观的损失特别大,前几天,因为道路中断,这里几乎没有游客,这几天游客数量才逐渐恢复。”白云山道教民主管理委员会主任张鹏程说道。

  记者在采访中看到,尽管是暑假期间的旅游旺季,平日香火不断的白云山已没有往日的热闹场面。一位游客告诉记者:“我们是从鄂尔多斯来白云山旅游的,一直担心暴雨会不会把路冲垮了,现在来一看,连道观都被冲坏了。”

  白云观灾后修复困难

  修复需花费1650余万元

  据初步统计,白云山景区的维修费用需1650余万元。

  白云山道教民主管理委员会主任张鹏程介绍,这次灾害中,清理维修白云山南北两条旅游专线公路就需耗资580多万元;山洪泥石流造成供水管道毁坏100余米,直至8月3日才抢修恢复供水;清淤泥、抢险排隐患、抢修耗资78万元。经初步估算,对庙宇屋顶、院落、墙体进行修复和加固,需耗资780余万元。

  另外,白云山庙会共有窑洞三百余孔,分散在全山庙区周围,少部分坐落在庙院内。在这次灾害中,有三分之一多的窑洞发生排烟道灌入泥水情况,部分山体较高的院落出现泥石流通过窑门面下灌,再经门窗倒灌进窑洞的险情。清除窑洞里、院子中的淤泥,修复窑洞及院墙,加固墙基,耗资185万余元;因灾害造成其他设施设备损坏损失27万元,主要是职工宿舍设施设备的损失。“这次灾害损失严重,涉及面广,维修费用需要我们自己承担,但资金来源比较困难,我们迫切希望通过上级部门的牵线搭桥,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帮助。”张鹏程说。

  据悉,白云山景区现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同时也是国家文物保护单位,此次遭受暴雨损坏,需先向国家文物局汇报才能进行妥善修复。张鹏程认为:“目前来说,灾后修复是比较困难的,因为很多庙宇历史悠久,当时在建的时候材料比较简单,很多墙体都是用黄土建的,所以维修起来有难度。如果拆掉重建的话就失去了历史价值,但不拆的话很难维修好。” 文/图记者许森枷实习生李长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