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19)转发到微博

  我们是孤独的吗?这恐怕是人类最迷惑的宇宙问题之一了。在多世纪的追寻中,地球的邻居,火星因和地球一样带有大气、卫星、火山、沙漠、峡谷甚至极地而成为人们瞩目的星球。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人类开始火星探索,从寻找火星人,到寻找微生物存在的证据,再到研究火星环境,乃至未来可能的火星殖民,这个红色星球一直都将是人类太空探索的焦点之一。

  神秘“火星生命”

  “好奇”号登陆火星,相当于把一个人类前所未有的“火星科学实验室”直接送到了红色星球上。“好奇”号带着一个重要目标:寻找火星上生命存在的踪迹。

  有一个局外人,对“好奇”号成功登陆的兴奋之情,可能要超过参与此次项目的科学家。他的名字叫吉尔波特·列维。

  上世纪70年代,美国宇航局启动了“海盗”火星项目,将两个探测器送上了火星,列维负责当时火星车上的生物实验之一——标签探测实验(LR实验)。

  当时,通过分析探测器采集到的火星土壤信息,列维发现了一种含有发射性有机碳的养分。

  这意味着什么?

  如果土壤中含有细菌等微生物,它们会吸收土壤养分,然后释放出一些消化分子,如二氧化碳。列维发现,土壤中存在着放射性的碳原子,这意味着火星土壤中曾存在着微生物的消化过程!

  这无疑是一个重大发现,当时,列维和他的同事打开了香槟,举行了庆祝。

  但是,一个星期不到,另一个实验项目——气相色谱仪(GCMS)的研究结果给列维泼了一盆冷水。

  GCMS实验把火星土壤加热,并没有找到任何有机碳分子。因为两个实验无法相互验证,美国宇航局最终宣布,列维的实验结果没有意义。

  尽管如此,列维有关火星生命的实验结果,依然成为此后火星生化试验中最具争议的一个,讨论延续至今。

  今年4月,一个国际科研小组再次对LR实验数据进行核查分析,并得出结论:“可能意味着微生生命的存在”。

  如今,史上最先进的探测器登陆火星,列维充满期待,他希望“好奇”号能“平反”他36年前的研究,“我很确信,火星科学实验室能够找到有机物”。

  卡内基科学研究所的地理物理学家罗伯特·海森认为,列维的研究结果尚未能得到良好的解释。

  他认为,如果火星土壤中真含有大量放射性有机碳元素,一种可能是“非有机过程”造成的,如小行星、彗星等天体撞击造成的有机含量。

  但是,也有种可能,即火星自身有机物留下的碳含量。有科学家认为,这可能意味着火星上存在着人类还无法想象的外星生命生态,它们甚至可能不需要水,演变出了一种利用过氧化氢而非水作为细胞内液的生命形态。这样,它们就可以在火星冬天极度寒冷的温度下生存。

  一些地球上所做的研究也支撑了火星曾经存在生命的说法。

  2001年时,一组国际科研小组曾分析过一颗40亿年前从火星飞到地球的陨石,结果发现,这块古老的陨石上有明显的微型磁晶迹象,这种情况和地球年轻时的样子很像,这或许意味着很早以前,火星和地球一样,有过一些链型的微生物。

  不过,目前科学界讨论火星上的生命,也是讨论远古时期的情况,今天的火星,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改造火星不是梦

  火星上即便没有马丁叔叔,并不意味着火星的环境不能被改造。它很可能成为未来人类星际移民的选择之一。

  根据科学家的设想,在自然状况下,如果一颗陨石坠落在带有生命的星球,撞击后,带有有机微生物的岩石碎片会撒向太空。如果这些有机物能够在真空的太空中存活的话,当它们最终掉在一颗贫瘠,但有着适合条件的星球上时,同样可以存活并壮大下去。

  科学家甚至假想,为了“殖民”某个星球,人类同样可以人为地创造这个过程,陨石的媒介角色就可以由太空飞行器来代替。不过,不管殖民者是宇航员、种子还是孢子,他们的生命力都必须是非常强的,能够在极端环境下生存。

  科学家已经发现了一些好的候选者,比如蓝藻,它可以直接利用太阳光生长,这个特点使它已经用在了宇航员生命支撑系统上,可以将人类的排泄物分解成水、氧气和养分。

  蓝藻还可以用来制造富含蛋白质的食物——螺旋藻,后者和大米、洋葱、土豆、菠菜等,被欧盟太空署列为未来“火星上必须种植的9种作物”。

  对于外星移民,现在看来,火星是个极佳的选择。火星虽然很冷,但在夏天时,赤道附近的温度可以达到20摄氏度左右,大气中则含有95%的二氧化碳,这使得植物的光合作用的梦想可以成真。

  不过,火星最不适合生命的弊端是它贫瘠的土壤。因此,征服火星的第一步,是令其岩石转变成含有养分的土壤。

  火星环境与地球相似,在地球上模拟的火星环境实验显示,即使火星全是岩石,但在微生物帮助下,某一天也会变成土壤。

  科学家的实验表明,第一代火星殖民者可以通过往土壤里倾倒一些“化肥”,令其立刻肥沃起来,但这并非可持续做法。从长远来看,需利用火星上大量的玄武岩火山灰来改变其地貌。科学家已从冰岛火山灰中发现,玄武岩的火山灰中可能存在适合改变火星岩石结构的细菌。

  此外,青苔也是很好的岩石处理剂,青苔可以在真空的太空环境下生存,甚至有德国科学家对地球上类似火星样本的岩石做青苔实验,发现其可以进行光合作用。

  不过,移民火星还有一个问题,那便是紫外线辐射。火星上没有臭氧,无法阻挡太阳照射出的致命的紫外线。对此,科学家的对策是:向火星大气层注入大量的温室气体如氟氯碳化物,一方面可以让火星暖和起来,另一方面也或许可以形成臭氧,形成紫外线防护屏。

  当然,改变一个巨大星球的难度,现在几乎是无法想象的,但是,人类正在一点点地充实自己移民火星的工具箱,或许未来的某一天,火星,真的就能成为人类新的家园。

  我是火星(Mars)

  苗条

  太阳系由内往外第四颗行星,类地行星,直径为地球一半,质量为地球的11%。

  冷漠

  火星基本上是沙漠行星,地表沙丘、砾石遍布,没有稳定的液态水体。

  易怒

  大气为多达95%的二氧化碳,氧气很少,沙尘悬浮其中,常有尘暴发生。

  多变

  大气很薄,地表日夜温差很大,某些地区白天可达28℃,夜晚可低至-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