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距离通辽市科左中旗舍伯吐镇东南30公里、哈民艾勒嘎查东北3.5公里处的哈民忙哈史前聚落遗址,7月25日开始进入第三次发掘阶段,一具胸口插有石簇的人骨骨骸的发现,再次证明了之前该遗址遭遇突发事件而废弃的说法。

考古工地全景

  【新闻回放】

  2010年4月27日,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与通辽市科左中旗文物管理所组成联合调查组,对新石器时期的哈民忙哈史前聚落遗址进行了实地探 访,5月份动土发掘;2010年9月,考古工地住房开始施工搭建;2011年8月4日,记者第一次走入考古发掘现场;2012年初,哈民忙哈遗址被列入 “2011年度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之一;2012年4月13日,通辽哈民忙哈史前聚落遗址被选为“2011年度十大考古发现”之一;2012年7月25 日,哈民忙哈史前聚落遗址开始进入第三个年头的发掘工作。8月14日,为了更清楚地了解考古工作,记者再次走进考古发掘现场……

  夏月胜: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

  14日早,记者跟随刚刚从呼和浩特市返回的夏月胜老师一同前往考古工地。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到达工地的夏老师显得格外兴奋,不时地询问发掘者的工作进度以及遗址内文物的出土情况。

  夏月胜是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工作人员,驻扎到工地已有2年的时间,今年2月份到考古工地开展工作之后,一直到8月份,仅回家两次,并且每 次呆在家里的时间都不超过5天。“我是1985年开始考古工作的,加入到这一行就是因为喜欢,每年最少有6个月的时间都是在外面,也得谢谢家人对我这份工 作的理解。”因为冬季不宜挖土动工,从2月8日开始,他就住在工地,开始整理、修复上一年发掘出土的陶器。由于器具在出土时几乎没有完整的,所以后期的复 原工作也十分艰辛,有时花上好几天的时间也拼不上一个陶器。透过工地上几十个拼凑完毕的陶器,记者依稀看到了工作人员背后的艰辛。

董哲向记者介绍修复后的陶器

  遗址曾遭村民疯狂挖掘

  据科左中旗文物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董哲介绍,2010年4月,文物管理所接到村民举报,称在舍伯吐哈民艾勒嘎查附近发现遗址迹象,附近不少村民都拿着麻袋、铁锹到树林里“挖宝”。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科左中旗文化管理所工作人员会同公安民警一同赶往现场。“当时那个场面,真是‘非常壮观’,大概有200名村民在现场挖掘,每个 人都拿着铁锹,看见有警察来了,就一窝蜂地开始跑。”后来,经过商讨,在上报给上一级单位的同时,文物管理所的工作人员开始到遗址附近的村子做宣传,“宣 传的内容就是告诉大家要增强国家文物保护意识,后期效果比较好,再也没有村民拿着铁锹、麻袋跑过来挖了。甚至不少村民觉得应该将遗址保护起来,共同保护好 属于这片土地的文化遗产。”董哲说。

考古工作人员在清理沟壕中的人骨

  发掘初期条件艰苦

  由于遗址地点距离村子较远,发掘初期,考古工作人员都住在距离遗址区3.5公里的哈民艾勒嘎查。每天早上4点多起床,坐着三轮车前往工地,中午返 回,下午2点出发,傍晚7点再返回。“那时候工作太艰辛,后来就考虑在工地建一座房子,方便工作。”董哲向记者介绍,房子是在2010年9月份开始动 工,2011年6月27日开始入住,“房子外形仿古,也是为了配合考古这一主题。有了房子,大家都非常高兴,每天早晨就可以多睡半个小时了。”

  董哲说:“现在整个考古团队有两名是一直跟过来的工作人员,9名赤峰学院考古系大二的学生,1名内蒙古师范大学考古学研究生,14名在村子里面找来 的工人。”虽然发掘条件艰苦一些,但是记者发现,团队里的每个人都会“苦中作乐”,下了工能喝上一杯凉的饮料,就是他们最开心的事。

首次发现的仰身直肢葬

  第三次发掘面积达1250平方米

  “去年的发掘工作到11月份才结束,当时整队的工作人员都没有想到工地会出土玉器,去年出土的所有玉器都是在一个房址中发现的,而这个房址恰好由我 负责发掘。那天早晨,一起来我就有点不顺,吃饭时迷迷糊糊地坐椅子坐了个空,摔倒在地上,一起工作的同事还取笑我说看来这一天不太好啊。”清早的一次意外 让考古工作人员阿茹娜的心情不是特别好,“当时觉得可能自己这一天什么都发掘不出来,没想到上了工地不到10分钟,我就挖到了玉,所有的坏心情一下就烟消 云散了。”

  据了解,考古队在2010年和2011年对哈民忙哈遗址进行了两次大规模的发掘,目前已发掘面积4000余平方米,共清理房址43座、灰坑38个、墓葬6座、环壕1条。出土陶器、石器、骨器、蚌器和玉器等近千件珍贵文物。

  遗址在发掘过程中,还清理出因失火坍塌的房址、保存相当完整的房屋木构架痕迹以及触目惊心的大批非正常死亡人骨的罹难场所。2011年停工后,考古工作人员将发掘出的人骨进行部分提取,做进一步的技术鉴定,并且辨别出了其年龄与性别。

  随着天气变暖,考古队在今年7月25日进入了第三个年头的发掘工作,此次发掘50个探方(考古学术语),共1250平方米。目前,考古队正在对偏外 围的探方进行发掘,截至8月15日,已经动土21个探方,并首次发现了仰身直肢葬,在沟壕中也首次发现了一具人骨骨骸,其胸口上插着石簇(新石器时代精制 打磨石器,造型古拙,线条流畅,刃口锋利)。据夏老师向记者介绍说,仰身直肢葬是把死者伸直了腿、仰面下葬,相比之前发现的仰身屈肢葬(腿部屈肢)、仰身 叠肢葬(腿部重叠,疑似被捆绑后下葬),大多数自然死亡者都采用此种葬法;而插在人骨胸口上的石簇,也证明了之前该遗址是遭遇突发事件而废弃的说法。

  发掘过程中,不时有一些考古爱好者慕名前来,想要看看这片遗址的发掘情况,7月26日,香港考古学会20余名考古爱好者特地来到工地现场,观看出土的房址、墓葬等。

  随着考古工作的继续进行,我们也期待这片土地能带给大家更多意想不到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