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每个爱旅游的人都有一个西藏梦,每个爱西藏的人必定还有一个墨脱梦。无论寻迹户外的老驴,还是刚步入旅游这个江湖的菜鸟,无论是捧着张小娴在烟敦路品味细啜下午茶的小资美眉,还是都市里驾驶着越野车的“流氓大亨”,只要听闻过墨脱的传说,无一幸免地会中了墨脱的“毒”,胸中波涛汹涌起一个铿锵的墨脱梦。

  圆墨脱梦,希求的并不仅仅是高原“莲花”的神秘,成功男人圆“英雄系马、壮士磨剑”之梦;有几分轻狂的少年圆要把这世界看个透彻的历练之梦;失意者圆旷茫中挑战大自然的气势之梦;如花的美女圆“把你的笑貌写进我的生命”的突破之梦;户外新驴圆个人徒步史上的里程碑之梦;弃世者圆人生的完结之梦。

多雄拉雪山垭口,向导终于找准方向,这里与拉格遥遥相望。

  无论要圆什么梦,追求哪些理想,墨脱魔力都无边。去过墨脱,它便赢去我们的心。你对它的爱比爱情更刻骨铭心;你和它之间有一条无形的线,千里万里外,墨脱一次塌方一场豪雨,都会令你时而焦急,时而高昂。

  秋天来临,“金九银十”的徒步季又来到了,请随我一起徒步墨脱。

  莲花秘境的神秘光芒

  墨脱是什么样子?那里冷吗?气候如何?与世隔绝的中国最后一个不通公路(注:2010年公路已贯通,但也只能季节性通车)的县城有怎么样的容貌?每年二分之一时间被囚禁在雪山里的墨脱人如何生活?被称为“高原孤岛”的地方绵绵延伸着怎样的孤独?无数猜测在心中雀跃,墨脱闪烁着神秘的光芒,在喜马拉雅山脉东端南麓的雪山雾林里迷惑着众生。一串串疑问只有提问者,很少找得到有效的回复。

  多数人向强大的互联网寻求解答,或在书籍、报纸里挖掘有关墨脱点滴的消息。1951年5月,中央政府与西藏噶厦地方政府签署协议,西藏和平解放,但解放军第一次挺进墨脱,却足足等到一年之后。

  当年解放军如何挺进墨脱,没有更多详细的记载,但一个凄凉的故事却让人掩面动容。为了修建边境动脉,给“康藏公路”做调研,由解放军与苏联专家组成的工作组历尽艰险抵达墨脱宗(县)后返程时,突然一位老人跪倒在地,一边叩头一边从干瘪的嘴唇里说出几句不流利的汉话:大人在上,小人有罪。工作组的人搀扶老人,表明解放军身份,老人结结巴巴发问:解放军是什么?原来老人1911年跟随清朝驻藏大臣赵尔丰追击波密王深入,与队伍失散,就再也没有走出过墨脱……山高谷深,道路崎岖陡峭,暴虐的山洪,需要用双手用力抠着岩缝攀爬、稍不留神就会滑坠江心的悬崖绝壁,这一切都切断了老人叶落归根的路。

  墨脱,常年打开死亡之门的“黑色之谷”,让人生畏,译成汉语,却芬芳轻柔,盛满知足的宁静。《墨脱县志》里这样写道:藏经《甘珠尔》称白玛岗为“佛之至净土,圣地最殊胜”。这个会聚无穷美感的名字,传说起源于一千多年前,藏传佛教创始人莲花生大师越高山履平地,经过千难万险,最终发现了这个状似莲花的地方,能赐予人莲花般的宁静吉祥,因而大师就找了个地方住下来,建屋起庙修行宏法。大师起的“博隅白码岗” 名字也不胫而走,墨脱从此成为无数佛教信徒心中的朝拜圣地。然而事实却是,雪峰、冰川、林海,美得让人窒息的莲花秘境,却并不是人类最适合居住的地方。谁也说不清楚,由于地质复杂,气候诡变,每年有多少重大险情在这里发生,这里的人们又要经受多少次地震、雪崩、滑坡、泥石流和塌方。

  因为地处断裂带上,1989年国家投资上亿元贯通的墨脱公路,雨季来临时又被冲毁,几度中断。驴友界流传一个故事,1989年扎墨公路第一次贯通,第一辆兴冲冲驶入墨脱的汽车,却再没出来。勇于吃螃蟹的车主,也是第一个被螃蟹制服的车主。中国大江南北的天堑早已变通途,可是通往吉祥莲花墨脱的高山峡谷,依然阻挡着人类的车轮,阻碍着外界文明的进入,靠人背马驮进去的少量物质,让秘境里的人们看得见现代化文明,却无法像我们一样淋漓享受, 无法想象至今“刀耕火种,二牛拉杠”等原始状态的生产方式,在墨脱境内还普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