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新浪环球地理讯 北京时间9月14日消息,据美国国家地理网站报道,在这个炎热的夏季,许多国家和地区的人们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席卷而来的滚滚热浪。随着全球气候变暖的加剧,这种极端酷热的天气现象会越来越频繁。事实上,在酷暑中煎熬的不仅仅是人类,许多动物也在与不断变暖的气候及高温热浪做斗争。不过,面对高温酷暑,有的抗争者胜利了,进化出更适合自己生存的技术和能力,有的动物则失败了,它们将面临着死亡或灭绝的威胁,甚至将成为大自然适者生存法则的牺牲品。

一只土拨鼠在美国华盛顿州积雪盖顶的奥林匹亚山脉前享用大餐。与其他大多数物种一样,这种擅长挖洞的啮齿类动物对气候变化的适应能力和范围有限。土拨鼠通常发现于凉爽的高海拔地区,在冬季它们依靠厚厚的积雪作为自己避寒的隔热毯,而在夏季则是依靠于鲜美的植物作为食物来源。不过,如果在漫长的冬季积雪较少的话,或者在夏季干旱天气中植被枯死的话,再或者春季雨水过多妨碍它们交配行为的话,土拨鼠将面临生存的障碍。比如,今年美国西部积雪较少,接下来又出现创记录的高温和长期的干旱天气,这些都会令土拨鼠失去生存机会。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生态与进化生物学系主任丹尼尔-布鲁斯坦介绍说,在这种极端气候下,尤其是在落基山脉地区,土拨鼠数量已明显下降。布鲁斯坦警告称,全球变暖不仅仅导致地球上物种大灭绝,同时也使得极端天气出现的频率不断提升。不幸的是,这种极端天气也许成为了新的正常现象。随着全球变暖,会有越来越多的热浪、干旱气候。布鲁斯坦认为,今年也许是土拨鼠歹运的第一年。不过,近期落基山脉充沛的降水会为土拨鼠带来丰富的食物,让它们长得又圆又肥,它们才会有精力去繁育下一代。

  在雨水较少的春季和炎热的初夏,有蹄类动物和其他野生动物为了寻找青草或灌木丛而费尽心力。失去食物来源的它们不得不面临死亡的威胁。在美国犹他州,野生动物管理部门又额外颁发了一千份麋鹿搜寻证,用于对这种动物提供保护,让它们不至于饿死,并为鹿群提供足够的食物来源,保证它们安然度过接下来的这个冬天。然而,食物的问题同样存在于许多农场中。由于干旱天气导致谷类及其他饲料价格大涨,全国牲畜牧场主的生计难以维持。

  最近一段时间,伊利湖水域中的斑马贝似乎感到了些许温暖。在美国各大湖泊及北美五大湖水域中,这一入侵物种会吸食其他生物。如果温暖气候持续下去的话,斑马贝的数量将大幅减少。在今年夏天,许多水域中的斑马贝数量都在不断下降,部分原因在于美国中西部的热浪。密苏里自然资源保护部渔业生物学家格雷格-斯托纳尔近日表示,今年奥扎克斯湖的水温比通常水温高,是造成斑马贝数量减少的原因之一。

  在福克兰群岛,一对巴布亚企鹅正在冰冷的海水中趟过。这种神奇的动物虽然把南极看作是自己的故乡,但是它们似乎更喜欢无冰的区域,包括滨海平原、受保护的山谷和悬崖。美国杜克大学生态保护学教授斯图亚特-皮姆介绍说,最近几个月对于企鹅来说是最艰难的时光。南极大部分地区降雪量比平常多很多,这种积雪可能会将企鹅埋葬。皮姆表示,“它们还没有适应这种更温暖、雪量更大的气候。最终,气候也许会变得如此潮湿,以至于它们产的卵被冷却或被水冲走。”皮姆指出,由于全球气候变化,南极变暖的速度比其他地区快得多。“我很担忧生物多样性问题,因为某些物种可能会灭绝。为了防止生物的大灭绝,我们必须要严肃对待温室气体排放问题。”

  

成年树皮甲虫正在一棵树的树干上产卵。这种甲虫能够传染荷兰榆树病菌,这种菌类可以导致一棵树死亡,停止向树枝供应水分和营养。美国林务局报告称,正如热度可以导致动物更容易被病毒感染一样,在高温下树木也会变得更易受感染,高温可以让树木对荷兰榆树病及其他疾病的抵抗力减弱。在美国,树皮甲虫等甲虫已经杀死了数十亿棵树木。2012年的甲虫大爆发也是最大规模的一次爆发,这次爆发与不断加速的气候变化和持续干旱有关。在乔治亚州,米粒大小的黑色松脂甲虫和南部松树甲虫已经对许多松树物种造成了严重破坏。美国西部的持久干旱导致山区松树甲虫将大片的绿色植被变成了棕色。

  对于西尼罗河蚊来说,夏季是个好时光。这种库蚊属蚊子可以携带西尼罗河病毒。在这个夏季美国西部的热浪中,在俄勒冈州一家农场的牛栏里,一群西尼罗河蚊在牛身上享受美好时光后才开始产卵。虽然滚滚热浪几乎晒干了蚊子栖息地的所有水分,但是这种西尼罗河蚊似乎在这种高温酷暑中生存能力更旺。今年,美国西尼罗河病毒事件大约发生2000起,导致大约90人死亡。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称,这是自1999年这种病毒被首次发现以来,在美国发生的最严重的爆发事件。美国公共卫生领域专家认为,这个夏季的干旱天气可能是造成西尼罗河病毒爆发的重要因素之一。在最严重的情况下,西尼罗河病毒可以进入神经系统,导致脑膜炎或脑炎。但是,大多数人感染这种病毒后几乎没有症状。

  一只刺猬正在英格兰诺福克郡附近捕食鼻涕虫。一个温和、无霜的冬季气候以及接下来多雨的春节和夏季,导致英国某些地区鼻涕虫大量繁殖,比正常年份多两到三倍。据报道,研究人员发现,某些地区每平方米范围内生活着一千多条鼻涕虫。园丁和农民对这种粘糊糊的虫子很不感冒,但是刺猬们都希望多多益善,因为鼻涕虫和蜗牛是刺猬重要的食物来源。

  这是肺部的炭疽杆菌孢子,这种菌类可能导致炭疽热疾病。这种孢子一旦被吸入,它将会继续生长并释放出有毒物质,这种有毒物质已知能够导致内出血、组织坏死等严重后果。如果孢子被血液吸收或通过创口进入血液,就有可能导致疾病进入血液。今年夏天,在美国科罗拉多州和德克萨斯州农场里,炭疽热大爆发导致一百多只动物死亡。专家认为,干旱是罪魁祸首。长期的温暖气候会导致更多孢子的生成,而且它们在土壤中可以存活多年。在干旱的环境中,牲畜被迫到处觅食,在翻开土壤的过程中释放出大量的炭疽杆菌孢子。一旦有牲畜被感染,就很容易广泛传播,而且潮湿的春季也产生了大量的苍蝇,这些苍蝇也是传播炭疽热的重要媒介。(彬彬)

  新浪环球地理讯 北京时间9月14日消息,据美国国家地理网站报道,在这个炎热的夏季,许多国家和地区的人们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席卷而来的滚滚热浪。随着全球气候变暖的加剧,这种极端酷热的天气现象会越来越频繁。事实上,在酷暑中煎熬的不仅仅是人类,许多动物也在与不断变暖的气候及高温热浪做斗争。不过,面对高温酷暑,有的抗争者胜利了,进化出更适合自己生存的技术和能力,有的动物则失败了,它们将面临着死亡或灭绝的威胁,甚至将成为大自然适者生存法则的牺牲品。

  一只土拨鼠在美国华盛顿州积雪盖顶的奥林匹亚山脉前享用大餐。与其他大多数物种一样,这种擅长挖洞的啮齿类动物对气候变化的适应能力和范围有限。土拨鼠通常发现于凉爽的高海拔地区,在冬季它们依靠厚厚的积雪作为自己避寒的隔热毯,而在夏季则是依靠于鲜美的植物作为食物来源。不过,如果在漫长的冬季积雪较少的话,或者在夏季干旱天气中植被枯死的话,再或者春季雨水过多妨碍它们交配行为的话,土拨鼠将面临生存的障碍。比如,今年美国西部积雪较少,接下来又出现创记录的高温和长期的干旱天气,这些都会令土拨鼠失去生存机会。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生态与进化生物学系主任丹尼尔-布鲁斯坦介绍说,在这种极端气候下,尤其是在落基山脉地区,土拨鼠数量已明显下降。布鲁斯坦警告称,全球变暖不仅仅导致地球上物种大灭绝,同时也使得极端天气出现的频率不断提升。不幸的是,这种极端天气也许成为了新的正常现象。随着全球变暖,会有越来越多的热浪、干旱气候。布鲁斯坦认为,今年也许是土拨鼠歹运的第一年。不过,近期落基山脉充沛的降水会为土拨鼠带来丰富的食物,让它们长得又圆又肥,它们才会有精力去繁育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