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第32个火星日,即9月7日到8日拍摄的“好奇”号火星车机械臂末端的转动架的近照,位于前面和中间的是α粒子与X射线分光仪。这张照片是用“好奇”号上的桅杆相机成像系统拍摄的,它显示的是这辆火星车背后的土壤

  从新墨西哥熔岩流获得的玄武岩样本,它在“好奇”号上充当色导表。这张直径1.4英寸(3.5厘米)的色导表的照片,是由火星手持透镜成像仪9月9日拍摄的

 这张图显示的是α粒子与X射线分光仪从它的色导表获得的数据。峰值表明各种成分非常丰富,其中包括在火星大气里发现的氩、该仪器自身的锆,以及火星土壤微粒所含的硫磺和氯

 “好奇”号的火星手持透镜成像仪从距离8英寸(20厘米)的地方拍摄的一张图片,它显示的是化学与矿物学分析仪实验室开启的入口,粉状岩石和土壤将从这里放进去,进行分析。这个漏斗结构的入口直径大约是1.4英寸(3.5厘米),它上面覆盖一层滤网,用来过滤较大的颗粒

   火星手持透镜成像仪相机拍摄了色导表的这张照片,它包括一枚1909年铸造的美分。火星手持透镜成像仪的主要调查员肯-埃杰特强调,要注意林肯耳朵下面和1909这个数字的第一个“9”下面的斑点,那是火星物质

  北京时间9月1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宇航局的“好奇”号火星车已经展开它的X射线分析器,并完成首次火星物质元素成分分析,这是在从地球上带来的一个色导表上发现的少量硫磺和氯。α粒子与X射线分光仪(APXS)的主要调查员、加拿大圭尔夫大学的拉尔夫-格雷特说:“这些是我们收集到的第一手可靠的火星数据。”

  α粒子与X射线分光仪的意外亮相,发生在这项为期1个月的任务从工程试验转变到全面的科学观测期间。13日,任务经理詹妮弗-特罗斯珀在远程会议期间说,机械臂试运转还剩一天时间。品质鉴定时期仅比最小时间表延长1天。特罗斯珀故意轻描淡写道,那“并不坏”。她说:“品质鉴定结束后,工程组并没有完全放开,但是我们有点放松紧绷的神经。”未来两个地球年,这项耗资25亿美元的火星车任务将利用10个仪器揭开火星之谜,其中位于名单之首的问题是:远古火星确实存在可供生命生存的化学元素吗?为了深入研究这个谜题,“好奇”号的两个机载实验室最终将会收集土样、碾碎岩石,并收集大气样本,不过安装在该火星车机械臂末端的α粒子与X射线分光仪将会发挥重要作用。

  α粒子与X射线分光仪的设计目的,是向目标岩石发射X射线,然后读取反射能,确定都有哪些元素出现。这种信息能够帮助科学家决定哪种岩石值得利用其他仪器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去年11月“好奇”号发射升空前,科学家把一块新墨西哥玄武岩放在它上面,作为探测器的色导表。10日它获得第一份读数,这是该任务的第35个火星日。格雷特表示,此次发现的大部分元素都符合以前“好奇”号在火星漫游期间见到的元素,但是这次的钠和氯化物特别多。这显然反映了火星沙粒“微小粒子”的成分,这些沙粒可能是在8月5日登陆期间被抛到色导表上的。该探测器还发现火星大气里存在氩。读数的灵敏度显示,“该仪器确实运转很正常”。

  “好奇”号火星车的火星手持透镜成像仪(MAHLI)拍摄的照片上,还能看到少量火星物质。这项相机试验的主要调查人、玛琳空间科学系统的肯-埃杰特指出,在火星车上作为色导表的一枚一美分硬币上能看到两个斑点。一个直径是200微米,另一个直径是100微米。与之相比,人类发丝的直径大约是100微米。埃杰特说:“我们利用火星手持透镜成像仪拍摄的第一批火星沙粒近照,事实上是在我们送到这颗红色行星上的那枚硬币上看到的。”

  未来的观测活动不会这么意外:13日的一段时间里,“好奇”号的高清桅杆相机计划观察太阳,努力捕捉火星的一颗卫星——火卫一从太阳圆盘前经过的画面。未来几天里还有几次观测这一现象的机会,但之后需要过一个地球年,这种现象才会再次发生。“好奇”号的前辈“勇气”号和“机遇”号火星车不止一次从这颗红色行星表面观测类似的迷你日蚀现象。一旦工程试验结束,“好奇”号就将“前进、前进再前进”,奔向它的第一个主要目的地,一个被称作Glenelg的区域。这里是3种不同的火星地质特征聚集处,对这一地区进行研究,能够更好地了解过去几十亿年间火星发生了怎样变化。到达Glenelg需要数周时间:它距离“好奇”号着陆点大约400米,而迄今这辆火星车每天最多行进30到40米。

  特罗斯珀表示,该任务的科研组想在中途停下来,利用一块真正的火星岩石检测“好奇”号的仪器。她说:“我们将会一直前进,直到发现这样一块岩石,随后我们会停下来,通过α粒子与X射线分光仪和火星手持透镜成像仪进行接触科学。”任务科学家乔伊-克里斯皮表示,色导表可能是一大块有细密纹理的玄武岩,这是火星上最常见的一种岩石。克里斯皮说:“那将是我们发现的能够满足第一次接触科学需要的岩石。这块岩石必须足够大,无法用机械臂推动它。”她称,科学家现在还不准备“冒风险”,讨论在火星车轮下看到的砂砾土的成分。“也许要等到下周”他们才会这么做。通过铲起一些土样,把它放进“好奇”号上的火星样本分析仪(SAM)和化学与矿物学分析仪(CheMin)实验室,最终该科研组将会获得土壤成分的准确读数。稍后该火星车将会采用钻孔设备对火星岩石进行一系列研究。不过特罗斯珀说,这项工作需要花费一段时间。

  特罗斯珀说:“我们需要在多沙区域进行挖掘活动。这与需要数月时间的钻孔活动类似。”知道“好奇”号的仪器已经准备好是件好事情。看一看位于火星车舱面上的火星样本分析仪实验室的通道门开启和关闭的这段动画画面,并观察导航相机(Navcam )成像系统。美国宇航局的盖伊-韦伯斯特通过电子邮件透露了打算观察火星迷你日蚀的其他细节,他说:“这项观察计划包括,凌日期间桅杆相机大约曝光300次。它们可能会以极小的子集形式被接收,这样便于下载。”(孝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