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美泰公司在国际玩具展览会上展出的“脑力球场”(Mindflex)玩具。该玩具用前额的感应器和耳机头套监测玩家的脑活动,玩家只需要用“意念力”就能控制浮游的塑料小球。 (Daniel Karmann/图)

  人的意念可以被读取,进而控制某种机器设备吗?

  这是在科幻小说和《星球大战》电影中频繁出现的场景。但美国神念科技公司等很多企业正在致力于将其变成现实。

  2009年圣诞节,神念科技跟生产芭比娃娃的全球最大玩具商之一美泰玩具公司(Mattel)合作了一款玩具,名叫脑力球场(Mindflex)。玩家戴上头戴式的脑电波设备,集中注意力就可以用“意念力”控制模拟球场内一个浮游的小球,完成灌篮、钻栏和入水管等动作。美国《时代》周刊将脑力球场列入21世纪头10年100个最伟大的玩具之一。

  另一款产品是和拥有电影《星球大战》各种版权的玩具商UncleMilton合作制造的玩具,名叫星球大战原力训练器(Star WarsForce Trainer)。玩具模拟星球大战的场景,玩家集中注意力就能将玻璃管道里的小球抬升,像在电影里跟武士大师“尤达”对决一样,产品一推出就受到市场热烈追捧。

  神念科技公司将脑波技术带出实验室的创造性举动,激发了脑电波传感商业市场的发展。IBM公司在2011年预测,有了这项技术,5年之内,消费者只需要动脑筋就能打电话和操作电脑。

  其实,在过去十年中,这样的尝试并不鲜见。美国BrainGate公司就利用芯片植入技术,让一位下半身瘫痪了15年的中年妇女用“意念力”控制连接的机器人手臂,独立喝到了一杯咖啡;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和日本丰田汽车公司共同发布一款用脑电波控制的轮椅,这台轮椅能读懂驾驶者95%的指令。

  但因为人脑机理复杂,脑电波读取机器价格昂贵,所以这些产品还没有投入大量生产。而最先商业化的则是那些原理简单的玩具。2012年6月,台湾大宝科技有限公司就在“2012台北国际光电周”发布了一种“情绪灯”,它是一种照明系统,可根据人的意念,改变灯的发光颜色。

  这款“情绪灯”无需用手控制,只要用户戴上配有脑电波感测芯片的头套设备,灯光就会随着脑袋的放松程度改变颜色。大红色的灯光表示你头脑相当紧张,蓝色代表你很放松。

  做终端消费者的生意

  神念科技公司创立者兼CEO斯坦利·杨(Stanley Yang),毕业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工程学系,曾在全球领先的可编程逻辑完整解决方案的供应商Xilinx(赛灵思)做了11年工程设计师,1997年他自己成立了一个芯片制造公司Triscend,后来卖给了赛灵思。

  2004年,斯坦利·杨感觉生物传感技术是未来科技的大方向,于是在美国硅谷成立神念科技公司。他将医疗上监测人脑电波活动的脑电图集成一块长宽3毫米的芯片,将脑电图10到22个电极的感应器缩减为只有1个电极的头套耳机。这样,芯片就能采集如“集中度”、“放松度”等简单的参数指标。

  虽然这个传感器头套没有实验室里的脑电图机器专业,它还是能粗略地反映人脑的“意念”,配上接口技术,就能将这些数字化的指令输入到手机、计算机、家用电器、机器人等设备,实现人脑意念直接控制。

  斯坦利·杨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电话采访时,回忆起当时拿着计划书,上门找玩具制造商Uncle Mil-ton公司的情景:“我跟他们说,你们有《星球大战》这么多年了,但《星球大战》的力量你们在现实世界里还没有,我们的技术能帮你的力量变为现实,你要不要跟我们合作?结果他们马上就被吸引了,相当积极地投入设计,甚至找了《星球大战》的电影原声帮玩具配音。”

  跟两家玩具商合作的产品大卖,给杨打了一针强心剂,他坚信生物传感技术有利可图。他最初设想根据客户的需要走,给客户做好了一个产品以后,更多的客户会对这门技术有更多的创意和想法,靠客户源源不断的创意,蛋糕就能越做越大。

  但斯坦利·杨发现,只有大的玩具公司会对硬件设计有要求,市场里面还有很多其他软件游戏设计商能做很好的软件游戏。一开始就着眼于玩具和游戏市场的神念科技,希望尽快扩大用户群。

  这家公司在2010年获得了来自美国、日本、台湾地区、香港地区等的三轮风险投资,总共1860万美元。2011年,神念公司改变路线,从做实体玩具生产者的生意,转变为跟软件开发者合作,做终端消费者的生意。

  神念科技生产了统一的头套传感器脑立方(MindWave),同时搭建了软件程序应用商店(AppStore),给各路开发者提供软件开发包和硬件接口技术支持,让他们开发软件放到应用商店里销售。神念科技收取硬件头套100%的销售收入,应用程序方面,神念科技拿两成,开发商拿八成,跟苹果、安卓的应用市场的模式相像。

  斯坦利·杨说:“目前软硬件的收入各占我们的一半。当用户有一个耳机的时候,他们会买很多软件。”南方周末记者问其盈利情况,斯坦利·杨以正在筹划2013年上市、核准资产为由,拒绝透露具体数字。他说,市场增长得很快,2012年第一季度的收入已经跟2011年整年的销售额持平。

  进入中国

  进入中国开放的平台给神念科技带来了络绎不绝的合作者,截至2012年7月,神念科技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有1800个合作者。每一个合作方都带着不一样的需求和开发创意找神念科技合作,让神念的业务市场越来越广。

  2009年,在英国开电影公司的Tre Azam发现神念科技的脑电波技术后,决定生产有人机交互功能的意念电影(MyndPlay)。他设计了一款融入脑电波技术的多媒体播放器,观众用自己思维的力量来影响电影的结局。

  公司做的第一部短片是恐怖电影《鬼影》,观众看电影的时候,神念科技的头套能测量观众注意力是不是集中,越惊慌的人注意力越不集中,注意力数值越低,电影就会出来更恐怖的场景惩罚害怕的人。TreAzam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电话采访时说:“看这部电影就是要控制自己的情绪,要镇定才能打败恐怖的怪物。”

  意念电影公司跟包括华纳兄弟、迪士尼等电影制造商合作,至今做了25个电影短片,每个短片时长5到9分钟,有3到4个结局,每部电影在软件商店的售价从0.99英镑到7.99英镑不等。Tre Azam在电话里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们正在做一个可以有500人参与的僵尸对战人类的电影。在电影院里,观众被分为人和僵尸两个组,电影到底是僵尸赢还是人赢,取决于哪组观众的注意力更集中。”

  日本东京女生Kana Nakano是一个特别害羞的人,她一直很想找一种办法帮助自己不用说话就能在陌生人面前表达自己。2011年,她的伙伴Tomonori Kagaya发现了神念科技的脑电波技术,感觉脑电波技术能帮她解决这个问题。To-monori Kagaya在神念科技的头套上加了两个猫耳朵形状的装饰物,编入算法程序,做出了能根据脑电波变换动作的猫耳朵头套。当佩戴者精神放松的时候,猫耳朵会自然下垂,当用户注意力集中的时候,猫耳朵会马上竖起。

  2012年4月,这款名为“猫的秘密”(Necomoimi)的头套在日本和美国销售。Tomonori Kagaya团队与神念科技合作的这款产品,成为神念科技至今最成功的产品,4个月内在日本和美国一共销售了4万个。斯坦利·杨说:“猫耳朵老是卖得断货,有货的时候,在日本每5秒钟就能卖掉一个。”

  脑传感技术市场独立市场调查机构SharpBrains的CEO阿尔瓦罗·费尔南德斯(Alvaro Fernan-dez)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视频采访时说:“我们看到的神念科技的发展模式是非常明智的,他们做生物传感界的根目录,生产芯片,让众多的其他企业从他们的基础技术里面发展,这样他们便自然而然地接到了很多对他们芯片的需求。”

  两年前,神念科技进入中国,落户江苏省无锡高新区传感网科技产业园。对于神念科技来说,中国和美国是两大最重要的市场。2011年,神念科技的硬件设备在中国卖了1000万件。神念科技大中华区总裁张彤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所有的人刚接触脑电波技术的时候都会问:这是真的么?这个技术能干什么?然后他们自然而然就会思考:我能用这个技术干什么?”

  2012年2月,神念科技中国公司工程部开设了专为开发者提供各种技术支持的QQ群,现在已经有338人在群里。